《琥珀》的原文摘录

  • 做男人的谁都不肯送人这么贵重的礼物,除非他企望别人把原物仍带回去 (查看原文)
    包子吃包子 1赞 2012-11-16 22:51:44
    —— 引自第568页
  • 她悲伤得一颗心如同被扭着扯着一般,因而索性让自己哭个痛快,只觉得这是她一生中最悲惨的一刻,她不愿意鼓起勇气来控制自己了。当她盼望伯鲁立刻追来安慰她,可是看看他并没有来,她就哭得越发如痴如癫,终至她觉得有点作呕。 (查看原文)
    淹死在水里的鱼 2014-09-19 18:44:01
    —— 引自第73页
  • 这个世界的快乐和悲哀一半发生在床笫之间。 她觉得什么都不想要了,就只要躺到床上去忘却一切----甚至于忘却自己的存在。 (查看原文)
    淹死在水里的鱼 2014-09-19 19:03:13
    —— 引自第99页
  • “爵士:君欺我太甚矣,是可忍,孰不可忍!今与君约,明晨五时在髓骨町与君会面,其地即当大辟溪与大路交叉处也,务希握刀在手。如或不便,则请另约一时,当谨敬候教。 仆冒雷士上尉上" (查看原文)
    伟大的even 2018-01-21 13:52:41
    —— 引自第306页
  • 當初她告訴約翰說他已做了父親的時候,她曾注意到他的面容,見他先經過一陣的驚惶,便突然展出快樂和驕傲的神色。當時他嘻開臉笑起來,熟悉的臉上閃出一副白礫礫的牙齒,低著頭哪一種崇敬的眼光看著她,跟她最後一次看見他的那種眼光一模一樣的。她對他記得最清楚的也就是他的眼睛,因為那眼睛是琥珀色的,仿佛一杯酒里通過太陽光一般,黑色的瞳仁旁邊鑲著綠褐兩色的斑點。那眼光非常有力,仿佛他的全身精力都凝聚在那裡一般。 在她懷孕的期間,她一逕都希望這個孩子的眼睛能像約翰;她這希望非常熱烈,始終都覺得自己一定可以如願而償的。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1-07-23 08:46:12
    —— 引自第3页
  • 這次被選定的夫婿穆阿蒙,是獵德岩的伯爵,一年半以前,他曾到薔薇町來拜訪,裘蝶曾見過他一面,他今年三十五歲,新鰥不久,已經有了個繈褓中的兒子了,她雖見過他,卻已記不大清楚,只記得自己並不歡喜他。他的身材不過五尺六七寸,骨骼很纖弱,卻配上一個大大的頭顱,跟他的狹窄肩膀和瘦削身軀一點不相配,他的面容頗有貴族氣,窄窄的鼻子,薄薄的嘴唇,眼光雖然嚴厲而冷酷,卻反映著一種肅穆的英明。這一種品行對於一個十七歲的女孩子是不受歡迎的,因為她心中所存想的是一個美貌,風流,而英勇的青年呢,而且那伯爵神情之間,總覺有一種東西要是她望而生畏,她自己也說不出所以然來。總之,她即使從來沒有見過曼約翰,也不會要他做夫婿的。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1-07-23 09:18:57
    —— 引自第10页
  • 十六年以來,梅綠村並沒有改變,就是過去二百年裏面,它也是改變得絕少絕少的。 通關全村有條南北的直路,圣凱察靈禮拜堂矗豎在那條路的北端,像是一個仁慈的神父。從此分歧而下的便是夾路的村舍,一律是配著閣樓的半料茅房,上面蓋著茅草或稻草。那稻草本來金黃,逐漸變成濃褐色,現在因長著苔蘚而成翠綠了。屋面都有凸出的小軒窗,上有耐冬藤蘿之類蒙罩著。屋前都有未加修葺的厚籬笆與道路相隔,上面開著小小的柴門,有幾家人家都裝著攀援薔薇的穹形棚架,籬笆上面可以看見各式各樣的花兒也有飛燕草,也有紫的白的野百合,也有高達檐頭的木芙蓉;或又可看見一株草莓果,一株梅子,或是一株櫻桃,正在繁花怒放的時節。 跟禮拜堂相對的一端有一片牧場,遇到村中有所慶祝的日子,一班青年都在那裡比足球,賽拳術,同事那裡也就是全村人的跳舞場。 有一家紅磚門牆的客店,壁板之類都是成年古代的銀灰色橡樹做的,門口挺出一塊裝在鐵杆上的臨街大招牌,上面畫著一隻粗劣的金獅子,附近就是鐵匠住家的矮房以及和它毗連的鐵鋪,再過去就是藥房,木匠的作場,合一兩家其他的店鋪。其餘的矮房都是農民住的,那些農民都有自己一點小小的耕地,行有餘力才到附近大農場上去幫忙。原來這梅綠村附近並沒有王公大人的產業,村中的經濟生活是全靠一般家庭優裕的自耕農維持的。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1-07-23 09:30:18
    —— 引自第17页
  • 莉蓓對他瞠視著,一時說不出話來,那人卻將雙手放在前面馬鞍上,繼續笑嘻嘻的看著她。他穿著一件黑絲絨的外衣,一件緊身的短靠,一條大褲腳管褲子,上面鑲著金絲滌,他的頭髮是黝黑的,眼睛是灰綠的,上唇上面留著一撇漆黑的小髭須。他的相貌美得很是惹眼,但這並不是他的特色,因為他雖則顯然是貴族中人,他的面容卻流露出一種不肯妥協的兇暴和力量,顯得他是一個冒險家和投機家,一個不受一切拘束的人物。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1-07-23 09:49:01
    —— 引自第20页
  • “我們這裡的客店也并不錯的,爺!”一個低音調的女性聲音這麼叫起來,原來剛才牧場對面跟兩個青年農夫在說話的那個女孩子也跑過來了。其他的女孩子一經看見她來,就都像膽小的貓兒似的僵著不敢動,那些騎馬的人卻都突然感到新鮮的興味,把眼睛四下搜索起來。“他家的老闆奶奶做起酒來算厄塞一等呢!” 說著,她對阿木筆微微行了個萬福,立刻就把眼睛瞟到那個最先開口說話的人臉上,那人也正在凝神注視她,不期臉上已經換出一副愛慕,沈思,而又警覺的新表情了。其時眾目睽睽的都看著他們兩人,他們兩人的視線卻接觸了許久方才分拆。 那孫虎魄這才抬起一條肩膀兒,向那閃爍在落日光中的舊金獅子招牌指了指。“就在那邊鉄店的隔壁,爺。” 她那蜜色的頭髮成了濃重的浪紋落在她的肩膀上,當她抬起頭瞠視他的時候,她那清明若琥珀的眼珠子仿佛要從眼角里翹了出來;她的眉毛的漆黑的,聳成了了兩個小小的弧形,眼睫毛也濃而且黑。總之,她的全身都包圍這一種熱烈濃郁的氣氛,對於男人會得到一種愉快的滿足——這是她不能負責的,但她對於這種氣氛一逕具有敏銳的自覺,其他的女孩子所以要恨她,也就是爲了她的這種氣氛,倒不是為她的美。 她的服裝跟其他的女孩子到沒有什麽兩樣:一條鄉土氣的牛毛裙子,裏面襯著一件綠色的緊身,外罩一件白色的衫子,結上一條黃色的圍裙,配上一個黑色花編貼身肚褡,她的手腕是露著的,腳上一雙清清楚楚的黑鞋,然而她同其餘的女孩子究屬不一樣,猶之乎野花不像家花,麻雀兒不像金孔雀。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1-07-23 10:55:03
    —— 引自第2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