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的原文摘录

  • 无论你解不解我的风情,无论我解不解你的衣扣,在此刻,我是如此地想念你,不带们。 珊珊接到手帕,迟疑着,因为她有三个要遮的地方,实在不知道这哪儿比较合算。我大喊一声,遮脸 我心想,真实王八蛋呀,这么难听的名字居然还是个艺名。 司机很实在,他说服了我,他说,你坐在车里,但是钱没付满,我心里不爽快,你在后面,我就能对我自己说的通,这个是客货两用车,你身上钱不够,你不能是个客,你只能是个货。 我离开了流沙,往脚底下一看,操,原来我不是一个植物,我是一只动物,这帮孙子骗了我20多年。 在路上经常看见一样的老车,但是我自己那台总散发着特殊的光芒,我曾静把它停在另外一辆一样型号的旅行车旁边仔细端详,是不是我的这台在比例上真的要合适一些,但是这两台车是一样的,我觉得这是精神的力量。一顿饭出来,我就拿钥匙捅错了车门,我这才发现,那是偏见的力量。 她男人给我回消息了,消息上说,今天使我们一周年纪念日,我们感情很好,请你不要再骚扰她。娜娜说,哎呀,那你一定很难过。我说,是啊,可是我和她分手才两个月。 我总是发现,当我在发呆的时候,他们已经在思考了,当我在思考的时候,他们已经行动,当我行动的时候,他们已经翘了,然后我又不敢行动了。 你说说,你在干小姐这一行之前,你是在干什么啊?娜娜打开一包薯片,说道,学生。我说,嗯,只可惜你是干完了一行再干另一行,如果你是兼职的话,估计能赚得更多。 (查看原文)
    刹那芳华 10回复 385赞 2012-06-13 21:39:54
    —— 引自第1页
  • 你懂得越多,你就越像这个世界的孤儿 我觉得他们没有爱上一个人,所以他们才喜欢快歌,而爱上了一个人,他就会喜欢上慢歌,因为你需要弄明白,他们到底在唱什么,是否贴近我的心境。 在危险的卡车和时常亮不亮的路灯下幻想,在未来的旅途里,香车美女,奔向远方。不想是破车孕妇,孩子还不是我的,连他妈都不知道孩子是谁的。 对于不想爱的一男一女,在一个旅途里,始终是没有意义的,她的生活艰辛,我愿意伸手,但我不愿意插手。我有着我的目的地,她有着她的目的地,我们在一起,谁也到达不了谁的目的地。 我当时很自豪,因为我自己都没懂我在说什么。回头想来,只是我们都不知道周遭的艰辛,才会文艺地感叹。 我觉得霹雳是一个非常酷的词,而乖,则是一个贬义词。 在做到任何有争议的事情的时候,我总会把他从记忆力拽出来,意淫他的态度。 你觉得我是那种人么?娜娜说,是。我说,我真的是。 反正什么事情都是一个电话就搞定了,连电话丢了,都是一个电话就搞定了。 你说我们到这个世界上来一遭,不就是为了找一个喜欢的人,有个孩子就可以了。我就是不幸,这两个没能结合起来。 我总觉得在所有的故事里,我只是一个旁观者,我总是想做一个参与者,但我总是去晚一步。 朋友说,还是你有野心,那里真没红包,红包包不下那么多钱,一般都是打卡里。 我坚信我只是去错了一家报纸而已,并不是入错了一个行当。 我说,我坚信邪恶不能压倒正义。他抿了一小口,说,但是他们可以定义正义与邪恶。 你相信吗,在这个世界上,你用脑子想过的事情,你总是以为自己已经做过了。 我们的道路都不是自己规划出来的,都是别人在规划的时候把我们圈进去的。 (查看原文)
    刹那芳华 10回复 385赞 2012-06-13 21:39:54
    —— 引自第1页
  • 我只是那个和她一样在走路的人,我走得还比她慢些,只是她在超越我和我并肩的时候我推了她一把,仅此,这是我所有能做的,而后,她离开了我的臂长范围,我只能给她喊几句话,再远,她就听不到我说什么了。我不想走得快一些,因为那是我的节奏,在那个节奏里我已经应接不暇。 我也见过不少艺人,她们的共通点就是她们的世界里只有她们自己,她们似乎对他人都不赶兴趣,她们时常把自己看得比天重,时常把自己看得比云轻,她们时而自信,时而自卑,也许是因为他们职业本能告诉她们,纵然这个世界天翻地覆,你也要站在舞台上把自己那出戏演好。 我和她的感情里,其实从来没有出现过什么第三者,现实是最大的第三者。 我们一路上还有好几百公里,万一打不通,我难过好几百公里,我不。我说,你真是自欺欺人特别有一套。 我本来只是爱他,你知道爱这个东西,很轻松的,女人随随便便就爱死谁了。 当我都不知道自己的性格是什么样儿的,一和她单独在一起,我就晕菜了。 当我的生命里只能讲一个故事的时候,我愿意将这个故事说出来,这个故事平淡无奇,平铺直述,既没有曲折,也没有高潮,也就是寻找,相识,分开,就如同走在路上看见一盏红绿灯一样稀松平常,但若驻足,你会发现,它永远闪着黄灯。我就一直看着这盏信号灯,在等下等了很久,始终不知道黄灯结束以后将要亮起的是红色还是绿色,一直等成了一个红绿色盲。 (查看原文)
    刹那芳华 10回复 385赞 2012-06-13 21:39:54
    —— 引自第1页
  • 因为我们没有经历过周遭的艰辛,所以只会文艺的感慨。 (查看原文)
    想见27岁的自己 10回复 68赞 2012-06-26 11:56:52
    —— 引自章节:不知道是第几章⋯⋯
  • 我发现我生命里所崇拜的都是那些热血的人们,虽然我不是一个冷血的人,但我的血液是温的,我总喜欢看见那些热血的人们,我希望我成为他们中的一个。我总是发现,当我在发呆的时候,他们已经在思考了,当我在思考的时候,他们已经行动了。当我行动的时候,他们已经翘了,然后我又不敢行动了。翘了的他们就成为我生命里至高的仰望。我天生佩服他们希望他们身上的血能够温热我的身体。 (查看原文)
    然冉自得 56赞 2012-06-19 22:29:56
    —— 引自第32页
  • 我知道你从不会来,但我从不怀疑你彼时的真心,就如同我的每一个谎言都是真心的。 (查看原文)
    大梨奀. 13赞 2012-07-26 10:26:48
    —— 引自第214页
  • 有些事情,所有人都觉得是对的,它也有可能是错的。但是我要告诉你,不要拿青蛙给现实改变自己找借口,温水是煮不了青蛙的,青蛙没有那么蠢,这就是现实。 (查看原文)
    格格巫。 1回复 14赞 2012-09-11 20:56:28
    —— 引自第118页
  • 这个世界之大能让你完全把自己洗没了,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我可以重新塑造一遍我自己,没有什么是不会改变的,我上一个角色已经演完了,这是我接的新戏。 无论如何,这个人已经在我的生命里过去了,唯一留给我的问题便是,我应该是像期盼一个活人一样期盼她,还是像怀念一个死人一样怀念她。但这些都无所谓,长路漫漫,永不再见。 旅途上的黑夜除了苍茫和畏惧以外,没有什么好形容的,无论是多么奇异美丽的地方,到了这一时刻,都只留下一样的凄然,有一些莫名亮着的路灯,光的深处不知道藏的什么,唯有一些集镇和补胎店能留下一些安全感。在月色里,我能看见视线穷极处的远山,黑压压的一片,座落在深蓝色的幕布里,我开始胡思乱想那些山里的人家,不知道他们守着群山能做什么,也许夫妻俩洗了脚以后窝在床上看新闻联播倍感幸福。但他们能遇上对的人么?他们如何相恋?山里遇上一个人的几率有多少? (查看原文)
    神奇蘑菇🍄 7赞 2012-09-12 18:52:21
    —— 引自第1页
  • 我睡眼朦胧的说道,亲爱的,生活它不是深渊,它是你走过的平原和你想登上的高山,它就像我们睡过的每一张床,你从来不会陷下去,也许它不属于我们,但它一定属于你,你觉得它往下,是因为引力,它绝不会把你拖下深渊,它只想让你伏在地上,听听它的声音,当你休息好了,听够了,你随时可以站起来。你懂么。 (查看原文)
    Polar 7赞 2012-04-10 17:38:41
    —— 引自第82页
  • 移动着的人永远比固定着的人更迷茫。 (查看原文)
    大梨奀. 7赞 2012-07-26 09:52:33
    —— 引自第187页
  • 于是我毅然往上一挣扎,其实也没有费力。我离开了流沙,往脚底一看,操,原来我不是一个植物,我是一只动物,我终于可以决定我的去向。我回头看了流沙一眼,流沙说,你走吧,别告诉别的植物其实他们是动物。 (查看原文)
    然冉自得 6赞 2012-06-19 22:14:50
    —— 引自第22页
  • 一列火车从百米外的铁轨上经过,我数着一共有二十三节。数火车是多么消磨时间的方式,唯一的缺点就是没有办法验算。但是何妨呢,恼人的时间在这一刻没有痛苦地过去了,而且全神贯注。楼下的儿童也和我一样在数火车,最后一节火车过去后,他转身对他的父亲说,爸爸,是二十四节。 (查看原文)
    Allen 5赞 2012-07-13 00:17:12
    —— 引自第8页
  • 尤其是看着身边的娜娜的时候,我深知不是每一个小姐都像娜娜一样唱不口水的歌,说不掉渣的话,我也深知婊子的无情,正如戏子的无义。但这对婊子和戏子都不公平,我们的一生很难对婊子动情,很难对戏子动心,纵然我对婊子动情,婊子也很少赠我真情,纵然我对戏子动心,戏子也未必还我真心。人生中各有一次或几次,已经是活出重口味,在这样个别的事情中,受伤害的概率当然很大,正如被女教师伤害,被女白领伤害,被女学生伤害,都是一样的,姨子和戏子无非带着更浓的粉底而来,让我无从知道她们的真面目,而揣测一个人的喜怒哀乐总是容易出错。这两个名词从来不是对妓女和演员这两种职业的称呼,而是女孩子两种生活状态的描述。骄阳烈日,秋风夏雨,娜娜坐在我的身边,她是个什么,我并不关心,她就和我副座的安全带一样,是一场旅途的标准配置。既然给了汽车一个副座,那就让它坐上人,只需要一个不讨厌的人。至少娜娜从未开口让我不好受。 (查看原文)
    Polar 1回复 4赞 2012-04-10 18:15:51
    —— 引自第147页
  • 我从心底认为我们不能在一起,但就好似去试驾一台自己买不起的车,总是没有什么问题。 (查看原文)
    小子其王 4赞 2012-07-06 00:50:58
    —— 引自第123页
  • 无论如何,找个人已经在我的生命里过去了,唯一留给我的问题便是,我应该是像期盼一个活人一样期盼她,还是像怀念一个死人一样怀念她。但这些都无所谓,长路漫漫,永不再见。 (查看原文)
    C.C.叔家的糕点 4赞 2012-08-15 01:49:27
    —— 引自第93页
  • 我实在不知道应该要怎么给人安全感,因为我深知人总是一边在寻求安全感,一边在寻求刺激感。 (查看原文)
    大梨奀. 3赞 2012-07-25 10:42:13
    —— 引自第138页
  • 我也深知婊子的无情,正如戏子的无义。但这对婊子和戏子都不公平,我们的一生很难对婊子动情,很难对戏子动心,纵然我对婊子动情,婊子也很少赠我真情,纵然我对戏子动心,戏子也未必还我真心。人生中各有一次或几次,已经是活出重口味,在这样个别的事情中,受伤害的概率当然很大,正如被女老师伤害,被女白领伤害,被女学生伤害,都是一样的,婊子和戏子无非带着更浓的粉底而来,让我无从知道她们的真面目,而揣测一个人的喜怒哀乐总是容易出错。而这两个名词从来不是对妓女和演员这两种职业的称呼,而是女孩子两种生活状态的描述。 (查看原文)
    流逝qq 3赞 2012-09-07 09:17:12
    —— 引自第147页
  • 我们的道路都不是自己规划出来的,都是别人在规划的时候把我们圈进去的 (查看原文)
    🔅霹雳贝贝 3赞 2012-11-04 19:06:42
    —— 引自第141页
  • 当小伙伴们还在打弹子的时候,我已经知道了弹子是怎么做成的。但那又有什么用呢?我了解了弹子,依然没有人和我一起玩,丁丁哥哥说,你懂得越多,你就越像这个世界的孤儿。 2.p82 生活它不是深渊,它是你走过的平原和你想登上的高山,它就像我们睡过的每一张床,你从来不会陷下去,也许它不属于我们,但它一定属于你,你觉得它往下,是因为引力,它绝不会把你拖下深渊,它只想让你伏在地上,听听它的声音,当你休息好了,听够了,你随时可以站起来。你懂么 3.p82 好在我不会自杀,因为我坚信,世界就像一堵墙,我们就像一只猫,我必须要再这个墙上留下我的抓痕,在此之前,我才不会把爪子对向自己。 4.p120 我深知这样的姑娘就像枪里的一颗子弹,她总要离开枪膛,因为那才是她的价值,不过她总是会 射穿你的胸膛而落在别处,也许有个好归宿,也许只是掉落在地上,而你已经无力去将她拾起来。更难过的是,扣扳机的永远还是你自己。 5. p120 我当然知道婊子无情,戏子无义,但是无情无义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没有人是永远有情有义的,它看我的事业,它在开始的时候,我是有情有义的,他在壮大的时候,我是无情无义的,现在它成功了,我又变成了一个有情有义的人。你去说什么戏子呢,你不是么,你也是一个戏子,只不过你表演的时候没有摄像机对着你而已。没被抓住的贼也叫贼。 6.我不知道是否有一种很奇怪的感情,它深刻到你想去结束它,或者冰封它。只因它出现在错误的时间里,于是你要去等待一个正确时间重启它,而不是让错误的啥时间去消耗它。少则一天,多则一生。 7.旅途上的黑夜除了苍茫和畏惧以外,没有什么好形容的,无论是多么奇异美丽的地方,到了这一时刻,都只留下一样的凄然,有一些莫名亮着的路灯,光的深处不知道藏的什么,唯有一些集镇和补胎店能留下一些安全感。 8.其实任何旅途从来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远,若愿意从南极步行到北极,给我一条笔直的长路,我走一年就... (查看原文)
    老王子 3赞 2013-07-08 21:02:44
    —— 引自第61页
  • 格尔木,那是通往西藏的路,在车厢里,有更多的人在念经。酥油茶的味道,陌生的站名,晚上,车里很冷。外面是火星一样单位茫茫盐湖,我感到透骨的孤独。 (查看原文)
    穿高跟鞋的乞丐 2赞 2012-07-16 00:10:25
    —— 引自第9页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34 35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