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王鞠躬,国王杀人的笔记(115)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donna

    donna

    沉默可能产生误解,我需要说话, 说话将我推向歧途,我必须沉默。 我不哭,我必须坚强,很长一段时间如此。 一旦你没有了希望和恐惧,你就是行尸走肉。 无来由的恐惧的瞬间,也许最接近真实的存在。 我曾试图接近周围的环境,让它将我打磨,将我损耗,把我肢解到永远不能复合。 现在看起来,当时的行为近乎乱伦。 最关键的东西往往无法言说,而言说的冲动总在它身旁流淌。 我去看杏树不为父亲,不为国家,不是受乡愁的驱使...   (1回应)

    2011-04-17 16:10   44人喜欢

  • Célès

    Célès

    谋杀常常被导演成自杀。反过来,轮到自己人时,自杀也可能被说成是意外。 原本是猎人打鹿,但鹿却穿过了这位猎人的上腭。

    2013-02-06 16:09   5人喜欢

  • 人间草霂

    人间草霂

    “你带手绢了吗?”这是每天早上我走到街上之前,妈妈站在家门口问我的问题。我没带手绢。因为我没有,所以我要回到屋里去拿一块。我不带手绢是因为我总要等妈妈的问题。手绢证明妈妈每天早上都在关心我。一天剩下的日子就只有我自己关心自己。

    2012-12-04 20:10   5人喜欢

  • 中端墙头张伊万

    中端墙头张伊万 (你说甜蜜生活里有脏东西)

    在独裁统治下,欣赏俏皮的、几乎天衣无缝的幽默,也意味着美化它的离题。无望中诞生的幽默,绝望中生出的噱头,模糊了娱乐与羞辱之间的界限。 献给中国社交网络段子界。

    2012-12-02 19:40   4人喜欢

  • Neverland

    Neverland

    有时我很想大声质问:你们知道什么叫受伤吗?我从罗马尼亚走出来已经很久了,但没有走出独裁控制下的人性荒芜,它的遗产总是变换方式闪现眼前。东德人对此已经无话可说,西德人也已经听够了,但这个主题还是让我欲罢不能。我的写作必须停留在我受伤最深的地方,否则我不需要写作。在这一点上,德国的面包倒是和我很一致:"年轻的新娘在答应'是'时顾不上说话/因为她在忙着啃倒霉面包。"

    2013-06-04 17:03   3人喜欢

  • Célès

    Célès

    死神在向我招手,我做好了起跑的准备,在几乎得手之际,细小的地方却不愿配合。或许那就是心兽。

    2013-02-06 16:50   3人喜欢

  • 人间草霂

    人间草霂

    沉默与说话同等重要。沉默可能产生误解,我需要说话;说话将我推向歧途,我必须沉默。

    2012-12-04 21:03   3人喜欢

  • 庄醒

    庄醒 (醒在一只眼睛的沙漠中)

    爱一个人又必须离开她,因为她不了解自己的行为,不了解她对我的感情被利用来伤及我的生命。她把我们的友谊,借给了对她鞠躬却要杀我的国王,以为还能从我这里得到一如当年的信任。为了对我撒谎,她必须欺骗自己,二者手牵手,彼此无法分开。失去这份友谊,是我至今无法摆脱的心结。我也要为她找到心兽和国王,因为这两个词是双刃剑的两刃,出没于爱与背叛的丛林,忽隐忽现。我的文字虽已跃然纸上,表达却依然欠缺,我不得不继续追...

    2013-03-17 12:51   2人喜欢

  • 不在场

    不在场

    09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奖演说:《“你带手绢了吗?”》 手绢证明妈妈每天早上都在关心我。一天剩下的日子就只有我自己关心自己。——p001 “阶颊”或“阶眼”说明楼梯也有面孔。不管你用的材料是木头还是石头,是水泥还是钢铁:人类为什么固执地把自己的面孔也贴到世界上哪怕是最笨重的东西?为什么他们要用自己的肉身来命名没有生命的东西,当做是个人身体的部分?是否这种隐蔽的温柔也是必要的,可以让艰苦的工作对于技工也能易于承..

    2013-01-01 21:59   2人喜欢

  • 人间草霂

    人间草霂

    一个人消失的后面,只有沉寂,只有亲人和朋友圆睁的双眼。城市国王不会暴露自己的弱点,他蹒跚时人们以为他在鞠躬,他鞠躬时却在杀人。

    2012-12-04 20:54   2人喜欢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11 12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国王鞠躬,国王杀人

>国王鞠躬,国王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