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在彼德拉河畔,哭泣的笔记(235)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peishanxu

    peishanxu

    1, 路,就是要让人走到外头的世界去的。 2, 我想和他坐在咖啡馆里,回忆那些逝去的时光——那时的我们总认为,世界太过辽阔,没有人能真正明白它。 3, 你必须冒险,他说。只有当聊想不到的事真的发生了,我们才会完全明了『生命的奇迹』。 4, 原本我可以……。这句话的含义是什么?在我们生命里的每一刻,都有某些原本应该发生却并未发生的事。神奇时刻总在不为人觉察时到来,而后,突然间,命运之手改变了一切。 5, ..

    2013-01-17 05:51   11人喜欢

  • tang

    tang (尘世荒凉)

    爱是一个陷阱,出现时,人们只看到它的光,却看不到它的影。

    2012-05-06 14:47   8人喜欢

  • Syrah

    Syrah

    可叹的是,总有人不愿冒险一试。或许他此生永远不会感到失望或幻灭,或许他永远不会经历那些有梦之人遭逢的痛苦;但当他回顾往昔时—— 每个人都会在某个时刻回顾过去——他将听到来自心底的声音:“当上帝赐予的神奇时刻来临时,你做了什么?你是否善用了上帝赋予你的那些天分?由于害怕失去它们,你竟将自己的一生埋藏于洞穴之中。因此,你必将枉走这一趟人生,这就是你的宿命。”认识到这一点其实是很可悲的,因为当他们终于..

    2011-03-06 12:32   14人喜欢

  • Syrah

    Syrah

    等待。这是我学到的爱情第一课。日子变得漫长了,你得做几千个计划,想象每一次可能的对话,决心让自己有所改变——同时也越来越心焦,直到所爱的人终于出现。只是到了那一刻,你又不知该说些什么。等待让你变得紧张,紧张又成了恐惧,而恐惧让你怯于流露真情。

    2011-03-06 13:00   9人喜欢

  • Syrah

    Syrah

    爱是不必多问什么的,因为如果停下来思考,我们的心灵就会被莫名的、难以言表的恐惧所吞噬:害怕成为笑柄,害怕遭到拒绝,又或者是害怕减损魅力。这似乎荒诞无稽,但人就是会这样。所以我们不必多问,只要去做就好。正如你常说的,我们得甘冒风险。   (1回应)

    2011-03-06 12:51   11人喜欢

  • 夏木晴子

    夏木晴子 (快乐的生活源于心灵!)

    1、爱是与另一个人心灵相通,并通过那个人,找到神的光辉。 2、倾听内心的声音 P33 3、这是一个陷阱。以后,如果在收音机或酒吧里再听到这首歌,我就会想起他,想起毕尔巴鄂,想起我生命里这一段秋天变成春天的时光;我将会忆起这场冒险,这些激情,以及内心里的那个孩子。P58 4、真正的自己是一个懂得倾听自己内心声音的人,他为生命的奥秘而深深着迷,乐于迎接奇迹的降临,对自己所做的事总是满心欢喜,充满热情。“另..

    2013-09-09 21:04   3人喜欢

  • haosure

    haosure

    心底的那个孩子所说的话,我们必须注意倾听,我们不应为那个孩子的存在而感到羞赧,我们一定不要吓着那个孩子,因为他孤身一人。本就鲜少有人倾听他的话语。 我们必须让那个孩子主导我们的生命,因为只有他知道,每天都不同于往日。 我们必须让他再度感到被爱,必须去悦于他,尽管这意味着,我们得以不惯常的,或是别人看来蠢笨的方式待人接物。 在上帝的眼中,人类的智慧是一种狂妄,但如果我们能够聆听灵魂深处那个孩子的声音,..   (2回应)

    2012-12-21 23:14   3人喜欢

  • 脊椎

    脊椎 (请不要把我降维)

    我再度感到一种自由。多年来,我一直与自己的内心交战,生怕陷入忧伤和痛苦,也惧怕遭到别人的背弃。然而现在我明白了,真爱是超越一切的,若不能去爱,生命便不具意义。 我总以为,别人有爱的勇气,但我没有。而现在我发觉自己竟也能够去爱。就算爱意味着别离、孤独或忧伤,也值得我付出一切。

    2012-09-22 00:55   3人喜欢

  • 一只椰子鸡

    一只椰子鸡

    爱是永存的,变换的只是男人。

    2012-08-07 05:06   3人喜欢

  • tang

    tang (尘世荒凉)

    等待是一种痛苦。遗忘也是。只是不知这两者孰轻孰重?

    2012-05-06 16:58   3人喜欢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23 24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我坐在彼德拉河畔,哭泣

>我坐在彼德拉河畔,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