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邦暴力团(下)的笔记(102)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已注销]

    [已注销]

    亏欠。一种我从来没有的情感。(省略)而且有的人有这种情感、有的人没有。后者也许活得太浅薄、太粗糙或者太坦荡、太自在,总之是太心安理得。这样的人生命中没有经历过真正巨大的惊骇、挫折和艰险,从而也没有得到过堪称珍贵的帮助、救济和抚慰。短少了这么一种情感的人犹如伸手需索随即获得满足的婴孩,整个世界是由一连串的“我要——我得到”、“我要——我得到”所打造起来的。(省略)但是这个我却没有能力察觉、体会或者想...

    2011-04-13 10:49   1人喜欢

  • 杜昏昏

    杜昏昏 (后山脚下洗碗姑)

    然而我没有停止这种交谈的意思。我喜欢这样—在无际无涯的黑暗之中,说一些于对方而言并无意义的话,听见一点轻盈微弱的应答,也以轻盈微弱的应答来对付自己所听到的、没什么意义的话语。事实上我一直相信,绝大部分的人类的交谈好像都是如此—不过是一个人和黑暗的对话。这是交谈的本质。也正由于大部分的人不愿意承认他每天谈论的东西,甚至一辈子所谈论的东西都只是“一个人和黑暗的对话”,他们才会想尽办法发明、制造甚至...

    2018-04-01 10:59   1人喜欢

  • Whyya

    Whyya

    似乎事情总是这样:当你认为一切都安适了、服帖了、顺遂了,就会惊觉这世界已经稍许地改变着了。

    2012-05-28 00:46   1人喜欢

  • 猫小逗儿

    猫小逗儿

    事实上我一直相信,绝大部分的人类的交谈好像都是如此——不过是一个人和黑暗的对话

    2012-05-10 02:31   1人喜欢

  • [已注销]

    [已注销]

    绝大部分人的交谈好像都是如此-不过是一个人和黑暗的对话。这是交谈的本质。也正由于大部分的人不愿承认他每天谈论的东西,甚至一辈子所谈论的东西都只是“一个人和黑暗的对话”,他们才会想尽办法发明、制造甚至精心设计出各种掩饰黑暗的装置

    2011-02-25 19:05   1人喜欢

  • Chinchilla

    Chinchilla (“我的自行车链掉了。”)

    世界上没有国家这种东西,有的只是无穷尽的竹林市么。   (1回应)

    2011-02-10 13:52   2人喜欢

  • toeyc

    toeyc

    多余的,冗赘的,有之无益于主题推进,无之亦不害于情节发展

    2018-09-13 23:08

  • 杜昏昏

    杜昏昏 (后山脚下洗碗姑)

    发明这道菜的厨子想必有一肚皮冰炭难容的感慨,恨世间野性尽为蠢物缚束牢笼,才想出这么一番折腾来—其中最见深刻的,正在‘拆架’的意思上。君不见,如何教人收伏野性、甘为蠢物囚裹呢?很简单,‘无骨’可矣!没了骨头,尽管委曲求全,毕竟只能盘中作肴而已了。 去骨

    2018-04-16 10:23

  • 杜昏昏

    杜昏昏 (后山脚下洗碗姑)

    一幅画的美妙,既不在它如何图真形似,亦不在它如何寓意存思,而是在它如何显藏露隐,使某个观画的人能独得所悟—一幅卓越的绘画,就像一帖高明的药方,恰好只能适用于一个需要它的对象。得着那帖药方而痊愈的病家倘若不止一个,只能看成是病家的运气、福祉,而不该是医者追求的目的。同样地,一位优秀的画家的任何一幅画,或许只是为了向某一个独特的观画者传递一个知音识趣的召唤,倘若这幅画不只得着一个知音识趣的观者,只...

    2018-04-09 22:05

  • 杜昏昏

    杜昏昏 (后山脚下洗碗姑)

    “面具爷爷”闻言之下悄然说道:“人世间哪里有鬼神可以立足之地?自凡说神道鬼,皆是因为怕人失去了敬畏之心,才借这鬼神的说法来畏之、戒之的。人一旦有了敬畏之心,也就不至于胡作非为、无法无天了。” “他既然变不成个鬼回来,又为什么要替他打扫房子,还擦皮鞋呢?” “面具爷爷”想了片刻,一副不该说、又不得不说的神情,几度启齿,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最后终于迸出这么几句来:“人虽然不在了,可是祭之、祀之就仿佛...

    2018-04-02 01:54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10 11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城邦暴力团(下)

>城邦暴力团(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