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曲》的原文摘录

  • 由我进入愁苦之城 由我进入永劫之苦 由我进入万劫不复的人群中 正义推动了崇高的造物主 神圣的力量 最高的智慧 本原的爱 创造了我 在我以前未有造物 除了永久存在的以外 而我也将永世长存 进来的人们 你们必须把一切希望抛开 (查看原文)
    lingzhao 12赞 2012-04-28 23:28:16
    —— 引自第15页
  • 我的老师说:“你现在应当避开懒惰,因为一个人坐在绒毯之上,困在绸被之下,决定不会成名的。无声无臭度一生,好比空中烟,水面泡,他在世上的痕迹顷刻就消灭了。所以,你要站起来,用你的精神,克服你的气喘。假使精神不跟着肉体堕落,那么他可以战胜一切艰难。你要爬的梯子还长呢,就是离开了此地也不算完结。假使你明白我的话,那么快些行动吧,对于你是有益处的。” 于是我站了起来,表示了我勇敢的气概,我说:“走吧!我现在有力量了,有信心了。” 我们走上岩石,比以前的更加崎岖、狭隘、峻峭、难于行走。我一头走一头说话,用以遮盖我的畏怯。 (查看原文)
    [已注销] 5赞 2012-05-08 19:29:06
    —— 引自第85页
  • 黎明正战胜在它前面逃散的早祷时刻的夜色,使得我远远地看出大海的颤动。我们在那片荒凉的平原上向前走去,如同正在返回迷失的路上的人,在回到那里以前,觉得一直在走徒劳的路。 (查看原文)
    夏夜晚风 3赞 2020-04-03 13:19:13
  • 由我进入愁苦之城, 由我进入永劫之苦, 由我进入万劫不复的人群中。 正义推动了崇高的造物主, 神圣的力量、 最高的智慧、 本原的爱 创造了我。 在我以前未有造物, 除了永久存在的以外, 而我也将永世长存。 进来的人们, 你们必须把一切希望抛开 这里必须丢掉一切疑惧,这里必须清除一切畏怯。 我们巳经来到我对你说过的地方,你将看到那些失去了心智之善的悲惨的人。 (查看原文)
    ishine 2赞 2012-02-15 02:23:04
    —— 引自章节:第三章
  • 你要像坚塔一样屹立着,任凭风怎样吹,塔顶都永不动摇;因为心中念头一个接一个产生的人,由于一个念头的力量削弱另一个念头,经常会使自己的目标离开自己更远 (查看原文)
    hying 2赞 2013-04-30 10:51:38
    —— 引自第34页
  • 自然的爱永远没有错误,但另一种爱会因对象邪恶,或者因力量过强或过弱而犯错误。当它奔向首善时,和在次善方面能自我节制时,它不可能是有罪单位享乐的原因。但是当它转向邪恶,或者以过多或过少的热情追求善时,被造物就悖逆造物主而行。爱必然是你们所有的一切美德和一切应受惩罚的行为的种子。 (查看原文)
    hying 2赞 2013-05-09 12:38:20
    —— 引自第164页
  • 从整个情节看来,……但丁在面临地域之行(象征悔悟和解脱罪恶的过程)最困难的一段旅程时,显然在强调指出,人在自救过程中,将会遇到的、必须克服的最严重的障碍。阻止有罪的人悔罪自新的障碍是种种诱惑和内疚,也就是说,对自己过去生活的回忆和懊悔(复仇女神),以及宗教上的怀疑或者绝望(美杜莎)。人的理性(维吉尔)在一定范围内足以打退这一切攻击,但最终要有神恩(天使)的帮助,才能完成赎罪和得救的过程。 我们就像患了远视眼一样,看得见距离我们远的事情,至高的主宰扔给我们这点光明。当事情临近或者已经发生时,我们的智力就完全无用了。 (查看原文)
    [已注销] 1赞 2014-11-13 16:19:07
    —— 引自第63页
  • 再没有比不幸中回忆幸福时光更大的痛苦了。 (查看原文)
    王看山 1赞 2015-09-24 08:19:51
    —— 引自第30页
  • 那一天,我们没有再读下去。 (查看原文)
    王看山 1赞 2015-09-24 08:19:51
    —— 引自第30页
  • 兽类只能以暴力伤害,人类则除了暴力外还可用欺诈手段,欺诈是滥用理性和智力,乃人类特有的罪恶,因而比用暴力伤害更为上天所不容。 (查看原文)
    王看山 1赞 2015-09-28 22:49:45
    —— 引自第67页
  • 在欺诈中总有理性干预,总意识到它是罪恶,因此良心总受到伤害 欺诈总离不开算计,总要明确什么是达到不正当目的的最佳手段;因此,欺诈总伤害进行抗拒的道德良心。 运用理性来做欺骗人的坏事,是那样滥用理性,以致于使人对于这种滥用感到懊悔。 (查看原文)
    王看山 1赞 2015-09-28 22:49:45
    —— 引自第67页
  • 造物主和创造物都从来不是没有爱的,或者自然的爱,或者心灵的爱; 自然的爱永远没有错误,但另一种爱会因对象邪恶,或者因力量过强或过弱而犯错误。当它奔向首善时,和在次善方面能自我节制时,它不可能是有罪的享乐的原因。 但是当它转向邪恶,或者以过多或过少的热情追求善时,被造物就悖逆造物主而行。 爱必然是你们所有的一切美德和一切应受惩罚的行为的种子。 (查看原文)
    Mr. L 1赞 2018-07-03 05:43:20
    —— 引自章节:第十七章
  • 可是,因为爱决不会使眼光离开其主体的幸福,所以万物都不会憎恨自己;因为不可能设想任何存在物是离开最初的存在物而独立的,所以一切都被物都不肯呢跟憎恨他。如果我这样区分正确无误, 人就只有可能爱他的邻人之不幸了; 有人希望通过贬低她的邻人使自己出人头地,只是为了这一目的而渴望人家(别人)从崇高的地位上被打下来;有人惟恐自己由于别人高升而失去权力、恩宠、光荣和声誉,因而忧心忡忡,以至于希望相反的情况出现;还有人由于受到污辱而似乎怒火中烧,渴望进行报复,这种人必然准备加害于他人。 这三种形式的爱在这下面三层受惩罚。 (查看原文)
    Mr. L 1赞 2018-07-03 05:43:20
    —— 引自章节:第十七章
  • 于是,我对他说:“诗人哪,我以你所不知的上帝的名义恳求你,为使我逃脱这场灾难和更大的灾难,请你把我领到你所说的地方去,让我看到圣彼得之门和你说得那样悲惨的人们。 (查看原文)
    夏夜晚风 1赞 2020-03-31 22:02:37
    —— 引自第48页
  • 爱,不许任何受到爱的人不爱, 这样强烈地使我欢喜他,以致, 象你看到的,就是现在他也不离开我。爱使我们同归于死。 (查看原文)
    沈玉琳野 2019-11-21 00:48:16
    —— 引自第40页
  • 地狱篇‖人类为之而互相争夺的 为'命运女神'所掌握的财货真是过眼云烟。 因为月光之下现在或以往 所有的黄金都不能使这些 疲倦的灵魂中的一个得到片刻的安息。 (查看原文)
    沈玉琳野 2019-11-21 00:51:47
    —— 引自第52页
  • 2关于地狱河流的形成,古今注释家有不同的解释:多数认为,这些河流是由克里特岛老人巨像的“一道”裂缝中流出的眼泪形成的,亦即最初仅是一条河流,经过地狱各层坡,这条河流逐渐分成不同的环形湖泊、河流,从而成为阿凯隆特河、斯提克斯沼泽、弗列格通河、科奇土斯湖;巴尔比等近代注释家则持不同说法,认为:各条河流是由雕像的“几道”裂缝流出的眼泪形成的。 5科奇土斯湖( Cogito)系位于地狱最底层亦即第九环的冰湖,叛卖者的亡魂都在那里受惩。 勒特河(Lete或Ieo),亦名“忘川”,因该河能使亡魂忘记尘世间的生活。但丁把它放在《炼狱篇》中的地上乐园:经过忏悔赎罪的灵魂,在勒特河中洗涤,便可摆脱尘世的一切罪愆,升往天堂。 (查看原文)
    Lizzy 2019-12-10 15:11:15
    —— 引自章节:第十四首
  • 我无法再继续前行, N刚一爬到那里,就坐下不动。 “现在你该改掉这偷懒的毛病,” 老师这样说道:“因为不论 坐在羽绒垫上还是躺在被子下,都同样不能天下扬名旦没有声名,虚度此生的人 就会在世上留下自己这样的残痕: 犹如水中的泡浓,空中的烟云。 因此,站起来吧:用打赢 切战役的精神来战胜辛劳 只要不想萎蘼不振,随沉重的身体倾倒。 应当顺着更长的阶梯向上爬; 光是离开那些人还不够 你若领悟我的话,现在就干起来,争取有利于你的结果吧。”我于是站起身来,显示出 我拥有的气息比我感觉到的还要足, 并且说道:“走吧,我是刚强有力,无所畏惧。” 我们踏上石桥,向前走去 这石桥是如此坎坷嶙峋,狭窄难行, 而且比前一座还要陡峭至甚。 (查看原文)
    Lizzy 2019-12-10 17:14:31
    —— 引自章节:第二十四首
  • 一个人的器官感着欢乐或痛苦的时候,他的精神便专注在这器官上,其他的器官似乎就完全丧失功用了。这情形可以指出“人身一种精神活跃之外尚有其他精神”之错误。所以当一个人专心致志于听或看的时候,他对于时间之流过是不觉得的。因为一种器官工作时,便与精神相系,其他器官未工作时便与精神无关。我知道这种真理是根据确切的经验。听着曼夫烈德的说话,不觉太阳已高升了五十度,使我吃惊不小。我们到了一处,其时灵魂们同声叫道:“这里是你们所要找的路!” 田野的人,每当葡萄成熟的时候,把路口用荆棘塞起来,但还留着一条比这里宽一些的小径。我和我的引导人,与那些灵魂分离以后,便孤零地踏上那山路。有人攀登过圣奥雷,有人下降过诺里,也有人到过毕兹曼托瓦的山顶,只是靠着一双腿;但是在这里需要一双敏捷的翼,我所说的翼是那坚强的意志,并跟随着这位支持我的希望,做我火把的引导人。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2-05-10 16:31:39
    —— 引自第134页
  • 后来我又看见一群百姓,都是怒火冲天,用石子向着一个少年人投去,大家喊道:“杀呀!杀呀!”至于那少年呢,已经将死,要跌倒在地了,但他的眼睛望着天空,现着怜恤的面容,在受这样凶猛的攻击之下,他请求上帝赦免他的虐杀者。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2-05-10 19:42:08
    —— 引自第173页
<前页 1 2 3 4 5 6 7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