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所有明日的聚會》的原文摘录(共 8 条)

  • 如果有一天在鏡子前真的快認不出自己了,我會想起一個個燃燒的夜晚,一盞盞昏黃的燈光。晚上九點,布幕拉開,心愛的樂團在台上演奏,身邊是跳上跳下的搖滾孩子。我會在第三首歌的時候喝完第一罐啤酒,第八首歌的時候將雙眼閉上,感受心跳的悸動,血液在體內沸騰,耳膜鼓鼓作響,然後在那首最喜愛的歌曲前奏出來時感動地熱淚盈眶。 這些我都知道,因為我在那裡。 (查看原文)
    Rock Otaku 2012-05-20 15:11:31
    —— 引自第265页
  • 千万别忘了唱片内页散发的油墨香,纸的触感,与翻动时迎面而来的风。这些事永远不会被冰冷的科技给取代。当然,还有将CD拔离底座的瞬间,那声清脆动人的“啪”。 (查看原文)
    toitaly 2012-05-20 18:44:44
    —— 引自第86页
  • Progressive前卫摇滚:结构复杂、曲式冗长,专给失眠症患者服用。 Acid Folk酸性民谣:宅男玩给宅男听的音乐。 Jazz爵士乐:中年人听的摇滚乐。 Hip-Hop嘻哈:70年代纽约布朗克斯区黑人对人类文明的辉煌贡献。 (查看原文)
    大头 2012-08-12 11:58:03
    —— 引自第42页
  • U2主唱Bono曾说:“路瑞德之于纽约,就如乔伊斯之于都柏林。” (查看原文)
    大头 2012-08-26 13:46:44
    —— 引自第64页
  • “千万别和爱人共同创业。” (查看原文)
    大头 2012-08-26 14:35:52
    —— 引自第68页
  • 行过半世纪,Hipster在流行文化的语汇里复活,只是意义较当初更多元,难以归纳出但一形态。纵然替它下定义是困难的,坊间仍整理出一些特征,作为辨认的依据。Hipster通常符合至少一项下列条件: (查看原文)
    酗酒铁T马继科 2018-05-09 18:03:51
    —— 引自第175页
  • 一、就读学风开明的人文、艺术、传播或设计相关科系,该系鼓励前进思潮和自主思考,拥有多为自由派教授,颇受学生欢迎。 (查看原文)
    酗酒铁T马继科 2018-05-09 18:03:51
    —— 引自第175页
  • 二、衣服都选合身尺寸,或故意小一号,与九十年代西雅图Grunge风潮崇尚的大一号松垮风格相反。但凡事都有分寸,不能搞得太紧,否则像灌香肠就不妙了。并且全身可能根本没剩几斤肉,还是一天到晚吵着要减肥。 (查看原文)
    酗酒铁T马继科 2018-05-09 18:03:51
    —— 引自第175页
  • 三、迷恋二手衣,老爸的皮夹克、爷爷的毛衣和奶奶的眼镜都是宝,新衣服也处心积虑弄得旧旧的再穿。希望别人以为自己穿得随随便便,为了达到那种效果却花上大把时间。不迷信名牌,却抗拒不了精致的质地和做工,抗拒不了对象本身的美。 (查看原文)
    酗酒铁T马继科 2018-05-09 18:03:51
    —— 引自第175页
  • 四、患有程度不等的恋物情结,或者说,集中火力反复购买但一品项:唱片、球鞋、书、T恤、相机等。不知不觉染上某种无法根治的癖好,身不由己进入收藏家模式。 (查看原文)
    酗酒铁T马继科 2018-05-09 18:03:51
    —— 引自第175页
  • 五、有好心肠,关心社会公义,却不善表达。富正义感,自认反抗权威,真的要上街游行又嫌热,出门前得先擦防晒油。以最低限度的方式参与政治,天气不好就懒得离家投票,然后告诉自己“反正也改变不了什么”。 (查看原文)
    酗酒铁T马继科 2018-05-09 18:03:51
    —— 引自第175页
  • 六、年纪轻轻就注重养生,不吃有脚的动物,是广义上的素食主义者。平日作息不太规律,常熬夜。除了做爱,上次运动得回溯至大三的体育课,当时还可以选了“最不会流汗”的高尔夫球。对环保议题极有警觉,视防范全球变暖为己任,却每天抽掉一包烟,排放许多二氧化碳。 (查看原文)
    酗酒铁T马继科 2018-05-09 18:03:51
    —— 引自第175页
  • 七、对环境电音、噪音朋克、后摇滚等曲风怀抱无可救药的偏执,对旗下只有三组艺人的挪威厂牌、总部设在厕所的西班牙厂牌如数家珍,甚至和厂牌老板通过邮件。可是洗澡时仍深情款款对着莲蓬头高唱席琳迪翁或凯莉米洛的经典曲目,副歌时的激昂破音还惹来邻居敲门抗议。 (查看原文)
    酗酒铁T马继科 2018-05-09 18:03:51
    —— 引自第175页
  • 八、对独立制片、艺术电影秉持宗教般的狂欢,苦读俄语只为了背熟塔可夫斯基的电影对白。看过黑泽明的每一出作品,坚信大卫林奇是伪装成导演的心里治疗师。争辩特吕弗的《四百击》是不是影史上最棒的片子,往往把场面搞得难以收拾。与朋友吃火锅时却坚持欣赏《大人物拿破仑》或《菠萝快车》等笨片,将气氛营造得茫茫然。 (查看原文)
    酗酒铁T马继科 2018-05-09 18:03:51
    —— 引自第175页
  • 九、聊天时快夹杂特殊代号和缩写,并将名词当动词、动词当形容词,只要“外行人|听不懂就感觉良好。成天将后现代、存在主义、形而上学挂在嘴边,旁人问起各派精义却得求助Google。 (查看原文)
    酗酒铁T马继科 2018-05-09 18:03:51
    —— 引自第175页
  • 十、使用苹果电脑,或打算跳槽苹果电脑。对他来说,苹果执行长史蒂夫乔布斯比微软创办人比尔盖茨酷上无限次方。 (查看原文)
    酗酒铁T马继科 2018-05-09 18:03:51
    —— 引自第175页
  • 十一、约在十九岁到三十九岁之间,不过年纪仅供参考。Hipster都像涅槃名曲《Smells Like Teen Spirit》,浑身散发少年仔的气息,就像《天才一族》的导演韦斯安德森或专拍露骨照的摄影师Terry Richardson。况且没人规定年过四十就不能继续穿紧身裤,或在洋装里加条荧光丝袜。 (查看原文)
    酗酒铁T马继科 2018-05-09 18:03:51
    —— 引自第175页
  • 当代Hipster是很矛盾的产物,假装不在乎,其实比谁都在乎;有些自命不凡,追求与众不同,然而不凡与平凡只有一线之隔。他们和新世纪一样混沌,是暧昧时代的特有产物。 (查看原文)
    酗酒铁T马继科 2018-05-09 18:03:51
    —— 引自第175页
  • 关于梦这回事,就如 Ian Curtis 在《Unknown Pleasures》专辑里唱到的: Guess your dreams always end 而Ian Curtis死后,Joy Division 剩余成员从灰烬中卓然站起,另组 New Order,首张专辑《Movement》的第一首歌,曲名就叫《Dreams Never End》。 (查看原文)
    mjxian 2011-05-24 00:00:02
    —— 引自第112页
  • 2003年,纽约市政府将这个转角命名为 Joey Ramone Place,纪念这名独一无二的摇滚领袖。从此在 Bowery 大道往来的年轻人只要抬起头,都会看见 Joey 的名字衬着蓝天白云闪耀在下城的天空上,他们或许会想,我不必是伟大的科学家或政治家,也许将一辈子奉献给自己最喜爱的事,哪天这座城市的一条街也会以我为名。 (查看原文)
    mjxian 2011-06-04 10:13:11
    —— 引自第18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