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国藩的正面与侧面》的原文摘录

  • 自己以前为人处世总是怀着强烈的道德优越感,自以为居心正大,人浊我清,因此高己卑人,锋芒毕露,说话太冲,办事太直,当然容易引起他人的反感。 “行事犹是独行己见,不能择善而从,故进言者安于缄默,隐身而退。” “不能推诚与人,盖有年岁。” “行有不得,反求诸己”这句圣人之言,他虽耳熟能详,实际上没有真正做到过。 “兄之面色,每予人以难堪” 他越来越清楚地看到了自身的致命弱点:太自傲、太急切、一味蛮干、一味刚强。 行事过于方刚者,表面上似乎是强者,实际上却是弱者。这片土地上真正的强者,是表面上看起来柔弱退让之人。所谓“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所谓“大柔非柔,至刚无刚”。只有必要时和光同尘,圆滑柔软,才能顺利通过一个个困难的隘口。只有海纳百川,兼收并蓄,才能调动各方面的力量,达到胜利的彼岸。 “昔年自负本领甚大,可屈可申,可行可藏,又每见得人家不是。自从大悔大悟之后,乃知自己本无本领,凡事都见得人家有几分是处” (查看原文)
    Unicorn 1赞 2020-02-08 18:08:49
    —— 引自章节:五、曾国藩的江西之困
  • 曾国藩发现,这些人的精神气质与以前的朋友们大有不同。他们都是理学信徒,有着清教徒般的道德热情。他们自我要求严厉峻烈,对待他们真诚严肃,面对滚滚红尘内心坚定。 这些朋友给了他极大的影响:………… 三十岁前的曾国藩人生目标只是公民富贵、光宗耀祖。结识了这些良友之后,检讨自己,不觉自惭形秽,因毅然立志自新:慨然思尽涤前日之污,以为更生之人,以为父母之肖子,以为诸弟之先导。 正是在三十年这一年,曾国藩立下了“学做圣人”之志。 (查看原文)
    窟鲁哒 1赞 2013-03-20 17:35:34
    —— 引自第118页
  • “昔年自负本领甚大,可屈可伸,可行可藏,又每见得人家不是。自从丁巳、戊午大悔大悟之后,乃知自己全无本领,凡事都见得人家有几分是处,故自戊午至今九载,与四十岁前迥不相同。” (查看原文)
    抱字 1赞 2015-10-21 19:00:19
    —— 引自第804页
  • 曾国藩早年是一个典型的愤青。单线思维,唯我独革,愤世嫉俗,矫激傲岸。做起事来手段单一,风格强硬,纯刚至猛,一往无前。因此处处碰壁,动辄得咎。中年以后,曾国藩终于在与世界的战斗中变得圆融了。然而这种圆融不是他本性中所有,是靠不屈不挠的精神从一次又一次跌倒中悟出来的,是从质朴方刚中升发来的。这是曾国藩和别人的不同之处,所以他的圆融是质朴刚正为基础的,和世俗的油滑机智境界力量不可同日而语。历经千折百磨之后,曾国藩的初心并无任何变化。他的志向仍然是“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他不再认为通过雷霆手段,能迅速达到目的。然而他还是相信通过浸润之功,日将月就,还是会实现这个理想。他说:“风俗之厚薄奚自乎?自乎一二人之心之所向而已。”也就是说,整个社会风气,可以由一两个有权有位有德之人提倡,就可以由上而下,由此及彼,带动天下人皆向义向善。“此一二人者之心向义,则众人与之赴义;一二人者之心向利,则众人与之赴利。众人所趋,势之所归,虽有大力,莫之敢逆。” (查看原文)
    bennyxin 1赞 2016-07-16 10:24:13
    —— 引自第45页
  • 这就是张宏杰给我们呈现的曾国藩,一生都活在矛盾和冲突中,一个有灵魂有体温有意思的圣人。 (查看原文)
    帝都的小熊 1赞 2018-11-02 08:43:45
    —— 引自第4页
  • 做至大至艰之事,开头一定要提起全力,有股冲 劲,“猛火”痛烧一段,否则绝难成功。 古往今来,绝大多数人的一生都处于昏睡或者赖床状态。有的人, 一生被物欲所禁锢,如同被困在圈中的猪,终生没能清醒。有的人, 意识到了醒来的必要,但终生处于一种“勤奋地懒惰着”的状态,一 生想用力力不足,想振刷刷不清,在关键处突破不了。其原因固然有 很多,但根本原因是对自己下不了狠心,不能毅然横起,扫绝一切 罗网。 人从昏怠状态中挣扎出来,就如同青年人赖床一样,开头最容易 反复。最好的办法不是在一边轻声催促,而是上去直接扯开被子,在 他脸上泼上一盆凉水。 曾国藩对朱熹这句话极为赞同。人要成长,必须有一个吃大苦的 过程。忽忽悠悠、舒舒服服是永远完不成脱胎换骨的。写日课修身, 就是曾国藩一生的“猛火煮”阶段。 通过写日课,曾国藩练就了过人的“研几”功夫,并受用终身。 几,就是“细节”,研几,就是严肃郑重地对待细节。“知”与 “行”孰重孰轻,历来争论不断。事实上,问题的根本在于这个“行” 是否真的到位,也就是说,一个人的行动力是否真的能担当起他的认 识。只有从细节抓起,在细节中贯彻自己的认识,才叫“实行”。“从 小事做起”,“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这些我们耳朵都听出跃子的话, 其实很少有人能真正做到。事实上,只有从细节抓起,才叫真正的 “实行”。大部分人的一生正是因为从太多细节上轻松愉快地滑过去, 到了大节之处,也就没有了斩钉截铁的力量。 而曾国藩正是通过这种自修方式,逐一检出自己身上近乎所有的 缺点毛病,在几乎所有细节中贯彻了对自己的严格要求。因此他的进 德修业,才迅速而有力。 (查看原文)
    Seizetheday 1赞 2019-01-24 14:30:16
    —— 引自第127页
  • “唯天下之至诚能胜天下之至伪、唯天下之至拙能胜天下之至巧” “驭将之道,最贵推诚,不贵权术” 要对同事、下属推心置腹 (查看原文)
    星星 2019-11-15 15:30:55
    —— 引自章节:二、“脱胎换骨”
  • 平时多说些正道、实话,不怕说得多,时间长了,大家自然知道为大家好。直率的话也不妨多说,但是不能把恶意攻击别人当成直率,特别是不能在背后谈论别人的短处。 (查看原文)
    星星 2019-11-15 16:23:35
    —— 引自章节:二、“脱胎换骨”
  •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锋芒毕露,人必非之。众人皆醉,我也只好喝上几杯。天塌大家死,中国的事,急不得。激动、愤怒、抨击、更张,都是不成熟的表现。因此,要成熟,要心胸宽阔,要辩证地、全面地看问题。天塌大家死,何必独着急? (查看原文)
    Phyllis.L 2019-12-02 23:07:38
    —— 引自章节:二、“画图甚陋”遭同事讥笑
  • 曾国藩在这里把家居的两年称为“大悔大悟”之年,经过一年多的乡的国落的思维方式发生了重大转变。后来他回忆自己的这一变化说 告年自负本领甚大,可屈可伸,可行可藏,又每见得人家不是。自从丁 E、戊午大海大悟之后,乃知自己全无本领,凡事都见得人家有几分是 ,故自攻午至今九载,与四十岁前迥不相同。 (查看原文)
    marrysue 2019-12-10 22:54:19
    —— 引自章节:四、在长沙“打脱牙和血吞”
  • 学贵初有决定不移之志,中有勇猛精进之心,末有坚贞永固之力 (查看原文)
    Oooopn 2013-10-06 17:55:11
    —— 引自第62页
  • 刘忆江先生的《曾国藩评传》是近年来为数不多的有分量的曾国藩传记之一。 (查看原文)
    无忧虫 2013-11-19 14:38:37
    —— 引自第11页
  • 古往今来,绝大多数人的一生都处于昏睡或者赖床状态。有的人,一生被物欲所禁锢,如同被困在圈中的猪,终生没能清醒。有的人,意识到了醒来的必要,但终生处于一种“勤奋地懒惰着”的状态,一生想用力力不足,想振刷刷不清,在关键处突破不了。其原因固然有很多,但根本原因是对自己下不了狠心,不能毅然横起,扫绝一切罗网。 人从昏怠状态中挣扎出来,就如同青年人赖床一样,开头最容易反复。最好的办法不是在一边轻声催促,而是上去直接扯开被子,在他脸上泼上一盆凉水。 (查看原文)
    旗帜 2013-11-24 21:11:50
    —— 引自第127页
  • 皈依天命说后,曾国藩一改过去的急切焦躁,在处理大事时变得从容不迫。他不再认为,王朝的命运可以由他一手左右。太平天国能不能平,大清王朝还能存在多少年,这些太大尺度的事件,不是某一个人甚至某一个集团能够决定的。在这些大事件背后,有着天时、历史、人心等诸多深层次力量,个人所能发挥的作用是很有限的。因此,他所要做的,只是在可能的范围内尽自己的能力而已,而不必杞人忧天,将太多无法承受之重揽到自己肩上。 (查看原文)
    旗帜 2013-11-24 21:14:10
    —— 引自第339页
  • 没有经验,曾国藩就自己在黑暗中探索。他精心果力,认真思考绿营兵种种弊端之原因.创造了许多崭新的军事原则.比如招兵不用城市浮滑之人,只选朴实山农。比如“将必亲选,兵必自募”,比如实行厚饷和长夫制度。这些创新,都是军事门外汉曾国藩殚精竭虑、集思广益的结果。事实证明,曾国藩的思路是非常高明的,湘军日后的成功正是基于这此制度基础。 (查看原文)
    梁思申不姓梁 2014-05-20 23:30:26
    —— 引自章节:曾国藩建立湘军,招兵只选朴实山农。将必亲选,兵必自募。实行厚
  • 晚清军队,“滥举”之风很盛。每有小胜,领兵大员都会拼命保举自己的属下,不管出没出力,上没上战场,都会均沾好处。曾国藩领兵之初,因痛恨此风,从不滥举。咸丰四年,他带兵攻下武汉,“仅保三百人”,受奖人数仅占出征队伍的百分之三。相比之下,胡林翼攻占武汉一次即保奏“三千多人”,受奖人数竟达到百分之二只十。消息传开,不少 人认为投曾不如投胡,许多曾国藩挽留不住的人员主动投奔胡林翼门下。 曾国藩原“以忠诚为天下倡”,以为仅凭忠义相激,就可以让部下出生人死。但阅历既久,才发现真正的抱道之士并不如他想象中那样多他 认识到“不妄保举,不乱用钱”,则“人心不附”。只有诱之以“名”, 笼之以“利”,才能网罗天下英才。因此复出之后,曾国藩“揣摩风会,一变前志”,大力保举,将朝廷名器当作自己的私恩。 (查看原文)
    梁思申不姓梁 2014-05-22 00:45:33
    —— 引自章节:“不乱保举,不乱用钱”,则“人心不附”。只有诱之以“名”,拢
  • 他要弟弟移花接木,给从未上战场的周氏送上一顶九品乌纱。这表明,在官场混迹多年的曾国藩已不再是愤世嫉俗的愤怒青年,而已成为善于“揣摩风会”的油滑官僚。他已把当年痛斥的“是非不明,黑白不分” 看作正常现象,并身体力行了。到后来,他不但自己勇于保举,甚至鼓励部下不要有太多顾虑而放手保举:“鄙人前衔奏补实缺,最足新耳目,而鼓士气,不可畏干部洁,而预自缩手也。” (查看原文)
    梁思申不姓梁 2014-05-22 00:48:51
    —— 引自章节:“空腹唱山歌,壮士也气短”。曾国藩终于不再愤世嫉俗,开始以官
  • 他以前对战争中的抢劫查得很严,而再出山后,对于抢劫所得,他通常“概置不问”,采取宽容态度。湘军攻下南京后,城中财物抢劫一空,竟无一银交与朝廷。曾国荃主张“按民勒缴” ,曾国藩不同意,认为这样会“徒损政体,而失士心”,主张各得所获,“所以悯其贫而奖其功” (查看原文)
    梁思申不姓梁 2014-05-22 00:48:51
    —— 引自章节:“空腹唱山歌,壮士也气短”。曾国藩终于不再愤世嫉俗,开始以官
  • 湘潭大捷后,湘军又连获武昌、半壁山、田家镇三处大捷。在官兵处处望风溃逃、不堪一击之际,湘军一枝独秀,成了大清王朝的中流抵柱。曾国藩因此难免踌躇满志,露出不可一世之态,以为太平军可举手而平: 而一直冷眼旁观的左宗棠认为,连胜之后的湘军全军上下都已经显出骄态。将士皆骄,是军事之大忌,也是由盛转衰之机所以他致书曾国藩,批评他存在轻敌思想,说湘军此时“将士之气渐骄,将帅之谋渐乱”,要求他提高警惕,以防大的闪失。 左宗棠的出发点当然十分良好,问题是他的书信风格一贯是满纸批评.“书辞傲诞”,把曾国藩置于比自痴强不了多少的角色上加以劈头盖 脸的训斥。 (查看原文)
    梁思申不姓梁 2014-05-23 01:51:24
    —— 引自章节:曾的湘军三处大捷,全军渐娇。左宗棠出言训斥
  • 但凡事过犹不及,脚踏实地固然是做事的基本原则,但是兵者诡途也,在一些特殊情势下,也需要敢于冒险,大踏步前进。在这样的时候, 曾国藩身上的弱点就显露出来了。他从来不敢出奇兵,用奇谋,因此错头 了许多好机会,许多时候事倍功半。 比如… 百余年以来,中国人对曾国藩不断进行神化,把他塑造成了事事完美无缺的圣人。事实上,曾国藩凡事都追求最扎实、最彻底,固然把风险降到了最低,但也大大影响了效率。而左宗棠总是在寻找效率最高的途径, 在适当的时候,他绝不害怕冒险。因此,两个人的军事思想经常发生冲突。左宗棠批评“涤相于兵机每苦钝滞”,确有七分道理。 (查看原文)
    梁思申不姓梁 2014-05-23 02:00:16
    —— 引自章节:曾国藩稳扎稳打,却不一定最高效;左宗棠稳中求胜,高效参杂风险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11 1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