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艺四十年》的原文摘录

  • 良品常常反映出秩序之美,秩序就是道德。在恪守道德的世界里,不允许粗陋的品质和粗杂的劳作。工人们只有生活在真正有秩序的组织里,才会有诚实之德。良器之义为信得过的产品,为便利器物之称谓。器物之美是信用之美。 (查看原文)
    潘萄籽 3赞 2013-06-25 12:54:55
    —— 引自第99页
  • 当今时代正在急剧地变化着,所有的事物也许会匆匆流逝。时与心,以及物都迅速地成为过去。因循守旧的重荷使之沉沦,而在我们面前一切又重新翻转过来。未来是新的,过去也是新的。原先习惯的世界如今则是不可思议的世界。在我们的眼前,印象深刻的是那些没有改变的、平凡的事物。如同被擦过的镜子一般,照出来都是新鲜的。在此面前善也好、恶也好,是不能伪装的。所有的物品都是美的吗?对其进行区分的时代已经到来。现在是评判的时代、意识的时代。评论者之幸在于被我们所认可。我们决不会让时代的恩惠落空。 离开被尘土掩盖的黑暗之处,在此展现一个崭新的美的世界。虽然是谁都知道的世界,但也是谁也没有见过的世界。 (查看原文)
    ..浅色... 2014-12-27 09:51:20
    —— 引自第63页
  • 这样的美并未强加于我们,在炫耀美的今天,我们对朴实之作尤为怀念。 (查看原文)
    ..浅色... 1回复 2014-12-27 10:05:12
    —— 引自第66页
  • 利休是一个非常有才气的人,同时也是一个性格倔强、态度傲慢而有自信的人。正因为如此,才能在各路诸侯和武将间周旋,将他们玩弄于股掌之中。 可是在他的生活中不懈地利用豪门,已经带有不纯的因素了。与其说是建立起纯粹的茶道,还不如说是利用豪门来繁荣“茶”,或者还可以说是利用“茶”来运作豪门。于是,“茶”被政治、经济利用了。 利用权力和金钱也许能使“茶”普及,但也很快就显露出“茶”的堕落兆头。 利休是被命令自杀的,这也是刁横与傲慢在作祟吧。对于利休来说有很多被杀、被恨的理由。然而最终我还是不喜欢他勤于献媚豪门的帮闲的生活方式。无论如何也不能认为他是一个人格清白而又深厚的人。虽然有才能,但结果还是俗人,离禅之心境甚远。 (查看原文)
    竹嬾 2015-04-21 23:52:06
    —— 引自第258页
  • 这样的美是赐予,是恩惠,是被授予的。只有对自然采取顺从的态度才能够收到如此恩宠。倘若作者自持傲慢,就不会有接受恩宠的机缘。美的法则不为他们所有,这样的法则存在于超越“自我”和“物我”的世界里。法则是自然的作业,不是人类的智慧。 运用法则者是自然,观其法则者为鉴赏。一个茶碗拥有美的因素在于属于自然的生产,在认识方面则属于直观。茶人们都说“茶碗是高丽”,即日本的茶碗不及朝鲜。为何不及,是因为想要通过自己的作为来达到美的精彩之处,但却因为冒犯自然而变得愚蠢 一旦直接看到,就能够清晰地、直观地去看。他们不需要名家的鉴定,不会依赖铭文,不用询问是谁之作,也不跟从别人的评论。还有,也不是为古而爱。直接地去看,物与眼之间没有遮挡,是直接的、鲜明的印象。眼无点尘,所以才毫不犹豫地判断。器物融入他们之中,他们才能进入器物之中。他们之间是相互交织着的,因为爱是相通的。 (查看原文)
    心理魏VV维生素 1赞 2011-12-19 23:11:01
    —— 引自第22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