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忘录 短评

  • 39 能工巧匠沙门哥 2017-04-10

    昆德拉可以用很轻快的文体表达很深刻的主题,这种能力貌似很罕见。我对昆德拉没得诺贝尔奖表示不平,对村上春树竟然是比昆德拉更大的诺奖热门而感到无语。就思想的成熟度和深刻性来说,村上根本和昆德拉差了好几个段位,而且村上的大部分著作,在我看来就是 Kitsch 的完美实体化。 把村上奉为大师是这个时代精神矮化的表现。

  • 21 猫语猫寻 2011-04-21

    我一向都不太喜欢与政治牵扯太深的书,这本书就是,可是我却非常奇特的喜欢这本书。而且一只用了不到5小时就读完了它。

  • 15 放飞小晴 2012-01-15

    看完以后会处于一种深深的力拓斯特中。。。。

  • 17 Luffyjun 2012-08-22

    这让我想起7年前在书店遇到我的外国文学老师,我说昆德拉的书好不好看,他表情淡淡的说一般,我说我看过《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问《笑忘录》如何,老师表情怪异的不假以辞色,我当时不明白。七年后我才看了这本早就买了却束之高阁的书,顿时明白老师的表情,可他要那么理解他的书,他真是蠢透了…

  • 4 肖浑 2015-09-28

    更像是一本格言金句集,情节似乎无关紧要

  • 4 Saltimbanques 2015-04-25

    忘了是在哪一次旅行的途中读完一遍,又重读。笑与忘,遗忘和布拉格,或许是别的城市,管它叫什么名字,也许都是个偶然。

  • 2 两块钱 2013-07-08

    重新读了一遍。很多让人意想不到的隐喻,真心牛啊。时代背景什么的,真的是去了捷克才明白。

  • 1 Strelizeia 2012-05-30

    第3本書,才重新認識了昆德拉,這位入世極深的大家。這本帶有其自傳色彩的人生探討,米雷克說:人與政權的斗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斗爭。帶著克萊門蒂斯的帽子,在帕塞爾的葬禮上、在揚的海灘邊,像永不落的太陽,刺眼眩暈,帶著點力脫思特的后遺癥,一如我們裸露地來到這個世界一般,敞亮亮地,笑著也就遺忘了。

  • 1 流渣 2015-05-14

    Litost的事件

  • 1 姜来福 2013-05-31

    昆德拉总值得重读。

  • 3 lino 2014-07-03

    《笑忘录》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阅读昆德拉作品的感受,我想应该是“清淡”。这清淡并不是指内容空洞,相反的,昆德拉的每本书中每一个故事,每一个假设,每一个结论,都不是随意写就,都充满着对我们的生活、我们的欲望深刻地思考和解读,无论是《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生活在别处》以及《笑忘录》,都像天空中一抹白的透出蓝天底色的云,像轻的仿佛呼吸一样的风,把你轻轻地裹挟其中,让你感受着,理解着,共鸣着,赞叹着,却不给你一点压迫。他嘲弄着,却不尖锐,他轻蔑着,却带着谅解。不给你道德的枷锁,不给你光明的希望,只告诉你,你所经历的,所快乐的,所痛苦的,所得到的,所失去的,所向往的,所遗忘的,都是你的人性使然。6.21

  • 2 长亭 2012-04-15

    我喜欢米兰昆德拉,散漫的乐章般的文字。

  • 1 DongTianYi 2011-07-19

    好吧,我可能是昆德拉的脑残粉...

  • 1 小黑石 2016-02-20

    被困儿童岛的境况,一场梦魇。

  • 1 茉酱 2016-02-03

    玩笑是爱和诗的敌人。

  • 1 We do not sow 2013-10-24

    笑具有双重功能:天使的笑(媚俗的笑)构建牧歌容纳人的情感,魔鬼的笑则毁灭牧歌并消解其意义。而本书的另一主题:忘则伴随着笑将一切都毁灭。从本质上来说,历史不断重复也不断被遗忘,任何当下发生的事情一旦被遗忘都毫无意义。

  • 2 行者 2012-10-05

    看不太懂,翻译有问题吧?爱的社会性要归结到动物性,动物性到虚无。边界:不可逾越。

  • 0 把噗 2015-07-12

    无感

  • 1 布丁! 2012-03-23

    我一点也没明白 为什么这是关于塔米娜的一部小说 笑忘录三个字最初的印象来源于王菲的喉咙 肤浅的认识不过是如何能笑忘 忘是那么艰难痛苦的事情 又如何能笑 昆德拉的小说里永远围绕着捷克的历史 而又不仅仅是历史 那应该是什么 噢 我不知道

  • 0 成知默 2013-12-01

    变奏式小说,关于笑和忘,关于遗忘和布拉格,关于政治、命运、哲学、集体狂欢与自我困境,甚至“米兰·昆德拉”在小说中也多次发声,作为彼时时代的亲历者与注脚之一。昆德拉说这部变奏小说“相互接续的各个部分就像是一次旅行的各个阶段,这旅行贯穿着一个内在主题,一个内在思想,一种独一无二的内在情境,其中的真义已迷失在广袤无际之中,不复为我所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