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利西斯》的原文摘录

  • 他,自己生下了自己,中间夹上圣灵,自己派自己来当救赎者,在他自己和别人之间,他,受到了妖孽的欺弄,被剥光衣服又挨了鞭打,被钉在十字架上饿死,活像蝙蝠钉在谷仓大门上,他,让自己埋入地下又站立起来,下地狱救人之后才上天,在那里坐在自己的右手边,做了一千九百年,然而将来有一天还要回来毁灭一切生者与死者,但那时所有生者已经成了死者 (查看原文)
    彰彰鱼 15赞 2013-01-14 16:34:00
    —— 引自第306页
  • 对啦[1] 因为他从来也没那么做过 让把带两个鸡蛋的早餐送到他床 头去吃 自打在市徽饭店就没这么过 那阵子他常在床上装病 嗓音病病囊囊 摆出一副亲王派头 好赢得那个干瘪老太婆赖尔登[2]的欢心 他自以为老太婆 会听他摆布呢 可她一个铜板也没给咱留下 全都献给了弥撒 为她自己和她的灵魂 简直是天底下头一号抠门鬼 连为自己喝的那杯搀了木精的酒都怕掏四 便士 净对我讲她害的这个病那个病 没完没了地絮叨她那套政治啦 地震啦 世界末日[3]啦 咱们找点儿乐子不好吗 唉要是全世界的女人都像她那样可够 呛 把游泳衣和袒胸夜礼服都给骂苦了 当然喽 谁也不会要她去穿这样的衣 服 想必正因为没有一个男人会对她多看上一眼 她信教才信得那么虔诚 但 愿我永远不会变得像她那样 奇怪的是她倒没要求我们把脸蒙起来 话又说回来 啦 她的确是个受过良好教育的女人 她就是唠唠叨叨地三句话不离赖尔登先生 叨 我觉得他摆脱了她才叫高兴哩 还有她那只狗 总嗅我的毛皮衣服 老是 往我的衬裙里面钻 尤其是身上来了的时候 不过我还是喜欢他[4]对那样的老 太婆有礼貌 不论对端盘子的还是对叫花子 他都是这样 向来也不摆空架子 但也不会老是这个样儿 要是他真有什么严重的毛病 住院要好得多 那儿什 么都那么干净 可我想我得催上他一个月他才肯答应 对 可医院里又会出现 个护士 他会赖着不肯出院 一直到被他们赶了出来 兴许那护士还是个修女 呢 就像他身上带着的那张下流相片上的 不过那女的跟我一样才不是什么修女 呢 对 因为男人们一生病就软弱起来 净说些没出息的话 要是没有个女人 照料就好不了 要... (查看原文)
    目冬 10赞 2012-11-12 10:07:34
    —— 引自章节:第十八章
  • 人可以一辈子孤身一人生活。真的,这是可能的。甚至可以给自己挖墓,可是死后不能不靠别人盖土。人人如此。只有人才埋葬。不对,还有蚂蚁。这是人人都首先注意的事。死人要埋葬。比方说,鲁滨孙・克鲁索是符合现实的吧,可也得星期五来理他。要说呢,其实每个星期五不是都埋葬一个星期四吗? (查看原文)
    林雨中 6赞 2018-06-12 12:39:52
    —— 引自第170页
  • 所有这一些可厌的争吵,挑起人们的恶感,好斗性格或是某种腺体,被人错误地认为是维护尊严和一面旗帜,按他的浅薄意见大多是一个金钱问题,这是一切问题的根源,贪婪和嫉妒,人们总是不懂得适可而止。 (查看原文)
    etvoid 3赞 2015-02-23 11:42:50
    —— 引自第883页
  • 他认为猎奇是新闻界的事,不是小说家的任务,而小说家的任务是表现人的本质。 (查看原文)
    'K 3赞 2012-12-24 12:36:45
    —— 引自第4页
  • 天才是不会做错事的。他是明知故犯,那是认知之门。 (查看原文)
    你说这事我突然 3赞 2015-06-20 07:53:16
    —— 引自章节:第九章(中册第9页)
  • 我相信您宁愿倾听一个头脑过热的人瞎扯,也不愿听那些神经麻木而彬彬有礼的人那模棱两可的应酬话。 人虽已归故土,精神上却仍处于流亡状态。 经得住时间考验的伟大作品,其创作者除了精湛艺术之外,都必具有一颗悲天悯人的心。 在文学上,则指小说家不加评论地描绘人物通过联想、回忆等内在的思想活动,随时对外界事物所起的反应。也可称作内心独白。 (查看原文)
    nannan 2赞 2015-03-07 22:50:06
    —— 引自第125页
  • 一阵含痰的咳嗽声在书摊的空气中回荡着,肮里肮脏的帷幕都震得鼓鼓的。摊主咳嗽着走出来了。他那灰白脑袋不曾梳理过,涨红了的脸也没刮过。他粗鲁地清着喉咙,往地板上吐了口黏痰。然后,伸出靴子来踩住 自己吐出的,并且弯下腰去,用靴底蹭了蹭。这样,就 露出他那剩下不几根毛的秃瓢。 布卢姆先生望到了。 他抑制着恶心的感觉,说: —— 我要这一本。摊主抬起那双被积下的眼屎弄得视力模糊的眼睛。 ——《 偷情的快乐》,他边敲着书边说。这是本好书。 [爱尔兰]詹姆斯·乔伊斯. 尤利西斯(套装上下册) (经典译林) (Kindle 位置 10602-10608). . Kindle 版本. (查看原文)
    Ίκαρος 1赞 2019-11-25 16:37:59
    —— 引自章节:第十章
  • 以前我就像他:肩膀也这么削瘦,也这么不起眼。我的童年在我旁边弯着腰。遥远得我甚至无从用手去摸一下,即便是轻轻地。我的太遥远了,而他的呢,就像我们的眼睛那样深邃。我们两人心灵的黑暗宫殿里,都一动不动地盘踞着沉默不语的一桩桩秘密:这些秘密对自己的专横已感到厌倦,是情愿被废黜的暴君。 (查看原文)
    太白兔 1赞 2012-05-03 23:11:28
    —— 引自第82页
  • 夏日的黄昏开始把世界拢在神秘的拥抱中。在遥远的西边,太阳沉落了。这一天转瞬即逝,晚霞将最后一抹余晖含情脉脉地投射在海洋和岸滩上,投射在一如往日那样厮守着湾水傲然屹立的亲爱的老霍斯岬角以及沙丘海岸那杂草蔓生的岸石上;最后的但并非微不足道的,也投射在肃穆的教堂上。从这里,时而划破寂静,倾泻出圣玛利亚祷告的声音。她----海洋之星,发出清纯的光辉,永远像灯塔般照耀着人们那被暴风颠簸的心灵。 (查看原文)
    小屏风 1赞 2013-01-16 10:26:13
    —— 引自第1页
  • 抚摸我吧。温柔的眼睛。柔软的柔软的柔软的手。我在这儿很寂寞。啊,快抚摸我吧,现在。什么字是人人都认识的字?我独自在这里,静静的。也很悲哀。抚摸,抚摸我吧。 (查看原文)
    魔奥 1赞 2014-06-13 07:21:14
    —— 引自第83页
  • 潘是希腊神话中半人半山羊的神,司农牧,性活泼,中午喜睡眠。 (查看原文)
    1赞 2014-08-08 23:18:52
    —— 引自第83页
  • 要拯救中国的千百万人。不知道他们对不信天主的那些中国佬是怎么个讲法。不如给一两鸦片。天朝臣民。在他们听来是胡说八道。他们的神菩萨侧卧在博物馆里。手托着脸颊,自在着呢。 (查看原文)
    1赞 2014-08-10 10:19:35
    —— 引自第124页
  • 世界上的思想运动造成了革命,而思想运动的起源,却是山坡上农民心里的梦幻和憧憬。对于他们,地球不是一块可以开发的土地,而是有生命的母亲。 (查看原文)
    魔奥 1赞 2014-08-15 08:13:27
    —— 引自第286页
  • 自从我喂了那些鸟儿,已经过了五分钟。三百人翘了辫子,另外又有三百个呱呱落地,洗掉血迹。人人都在羔羊的血泊中被洗涤,妈啊啊啊地叫着。 整整一座城市的人都死去了,又生下另一城人,然后也死去。另外又生了,也死去。房屋,一排排的房屋;街道,多少英里的人行道。堆积起来的砖,石料。易手。主人转换着。人们说,房产主是永远不会死的。此人接到搬出去的通知,另一个便来接替。他们用黄金买下了这个地方,而所有的黄金还都在他们手里。也不知道在哪个环节上诈骗的。日积月累发展成城市,又逐年消耗掉。沙中的金字塔。是啃着面包洋葱盖起来的。奴隶们修筑的中国万里长城。巴比伦。而今只剩下巨石。圆塔。此外就是瓦砾,蔓延的郊区,偷工减料草草建成的屋舍。柯万用微风盖起来的那一座蘑菇般的房子。只够睡上一夜的遮蔽处。 人是毫无价值的。 这是一天当中最糟糕的时辰。活力。慵懒,忧郁。我就恨这个时辰。只觉得像是被谁吞下去又吐了出来似的。 (查看原文)
    太白兔 1赞 2015-03-18 14:21:48
    —— 引自第322页
  • 他镇静地俯视着她的丰满的身子,眼光落在两团柔软的大乳房之间,像母山羊奶头似的斜顶在睡衣内。 (查看原文)
    三皮 1赞 2017-09-24 11:57:45
    —— 引自第101页
  • 谁知道呢?他说。要学习,就得虚心。而生活就是伟大的教师。 (查看原文)
    林雨中 1赞 2018-05-20 14:29:19
    —— 引自第59页
  • 利奥波尔德·布卢姆先生吃牲畜和禽类的内脏津津有味。他喜欢浓浓的鸡杂汤、有嚼头的肫儿、镶菜烤心、油炸面包肝、油炸鳕鱼卵。他最喜爱的是炙羊腰,吃到嘴里有一种特殊的微带尿臊的味道。 (查看原文)
    林雨中 1赞 2018-05-29 12:23:22
    —— 引自第89页
  • 我预见自己的苍白的胴体在水中伸开躺下,赤条条的卧在一个暖烘烘的子宫内,涂上一层喷香的肥皂,轻轻地搓洗着。他看到自己的躯干和四肢被水托着,拍着细浪轻轻浮起,柠檬黄的;肚脐眼,肉的蓓蕾;看到自己那一簇蓬松凌乱的深色鬈毛浮了起来,漂在那蔫软的众生之父周围,一朵懒洋洋漂浮着的花。 (查看原文)
    林雨中 1回复 2018-05-30 13:08:03
    —— 引自第134页
  • 他的眼睛淡蓝得像是被风净化了的海水,比海水还要淡蓝,坚毅而谨慎。他这个大海的统治者,隔着海湾朝南方凝望,一片空旷,闪闪发光的天边,一艘邮船依稀冒着羽毛形的烟,还有一叶孤帆正在穆格林沙洲那儿抢风掉向航行。 (查看原文)
    风的谷 1赞 2019-01-16 13:12:09
    —— 引自第12页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17 18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