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问题》的原文摘录

  • 人类前进运动中起主要作用的是情感,而理智则起次要的而且完全是从属的作用。 (查看原文)
    任子爵士 3回复 2赞 2012-12-09 15:44:44
    —— 引自第3页
  • 不能把个别外貌或局部后果看成无足轻重的东西,也不能用形而上学的观点把它和一般趋势视为一成不变。实际上,个别外貌和一般趋势的对立是相对的,它们之间的界限是可变的。对于一流杰出人物是局部后果的那个影响范围中的某一部分,对二流杰出人物来说很可能属于一般趋势。比如……人物越是杰出,局部后果的范围就越会向一般趋势那个范围伸进。反之亦然。因此历史学家在具体分析特定历史人物时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要善于分辨一般趋势在哪里结束,而个别外貌从何处开始。 (查看原文)
    书途穜归 2017-04-26 13:11:42
    —— 引自第4页
  • 早就有人说过,凡是存在着有利于人才发展的社会条件的地方和时候,都会有人才出现。 (查看原文)
    ギリシアの幸子 1赞 2019-01-21 16:28:00
    —— 引自第27页
  • 据说恩格斯曾经这样评价普列汉诺夫:他的天才“不亚于拉法格”,甚至不亚于拉萨尔”.又说:“我认为只有两个人理解或掌握了马克思主义,这两个人是:梅林和普列汉诺夫.” (查看原文)
    薬. 2015-08-10 09:24:03
    —— 引自第147页
  • 当我认为我的意志不自由只表明主观上和客观上完全不能不如我所做的那样去做时,而且当我的这些行动同时是一切可能的行动中最合我心愿的行动时,在我的意识中必然性跟自由,自由跟必然性就是同一的……我不能破坏自由跟必然性的这种同一性;我不能使它们相互对立;我不能感觉到自己受必然性的约束。然而这样的缺乏自由同时也就是自由最充分的表现。 (查看原文)
    观津 2021-06-16 11:20:22
    —— 引自第10页
  • 按照他们的意见,资本主义由于自身发展的进程而导致自身的否定,以及导致他们——俄国“学生们”,而且不仅只有俄国“学生们”——理想的实现。这是历史的必然性。他,这个学生,就充当这个必然性的一种工具,而且无论根据自己的社会地位,还是根据这种地位所造成的、自己的智能和精神的特征,他都不能不充当这种工具。这也是必然性的方面。不过既然他的社会地位正是使他养成了这种特性,而不是别的特性,它就不仅会充当必然性的工具,以及不能不充当而且热烈地希望和不能不希望充当这种工具。 (查看原文)
    观津 2021-06-16 11:20:22
    —— 引自第11页
  • 认识特定现象的绝对必然性,只会加强同情该现象并认为是引起该现象的一份力量的人的惊人毅力。 (查看原文)
    观津 2021-06-16 11:20:22
    —— 引自第14页
  • 一个人随时都能依其意志的突然决定给事变的进程施加以新的、出乎意料的和变化无常的力量,这种力量能够使事变进程更方向,不过这种力量本身却由于自己的变化无常而无法测量。……这种作用只有在特定的社会条件下才能实现 (查看原文)
    观津 2021-06-16 11:20:22
    —— 引自第28页
  • 个人因其性格的某些特点能够影响社会的命运。有时他们的影响往往甚至是非常重大的,不过,无论是这种影响的可能性本身,还是影响的规模,都是社会的组织、社会力量的对比来决定的。个人的性格只有在社会关系容许他这样做的那个地方、那个时候和那种程度内,才是社会发展的“因素”。……个人对社会的命运常常有重大的影响,不过这种影响是由社会的内部结构以及社会对其他社会的关系决定的。 (查看原文)
    观津 2021-06-16 11:20:22
    —— 引自第37页
  • 有影响力的人物由于自己的智慧和性格的种种特点,可以改变事变的个别外貌和事变的某些局部后果,但它们不能改变事变的总的方向,这个方向是由别的力量决定的人。 (查看原文)
    观津 2021-06-16 11:20:22
    —— 引自第44页
  • 为了使一个拥有某种才能的人凭借这种才能获得对事变进程的重大影响,必须具备两个条件。第一,他的才能应当使他成为比其他人更符合这个时代的社会需要:如果拿破仑拥有的不是自己的军事天才,而是贝多芬的音乐天赋,那么他自然做不成皇帝。第二,现存的社会制度不要阻碍你具有恰恰是当时所需要和有益处的那种特点的人物的道路。如果是旧制度在法国再维持75年,同一个拿破仑也许终身是一个不大知名度将军或上校…… (查看原文)
    观津 2021-06-16 11:20:22
    —— 引自第46页
  • 现实中出现的任何人才,即成为社会力量的任何人才,都是社会关系的产物……所能改变的只是事变的个别外貌,而不是事变的总趋势;他们本身只是凭借这种趋势才存在,没有这种趋势,他们永远也跨不过从可能进到现实的门槛。 (查看原文)
    观津 2021-06-16 11:20:22
    —— 引自第49页
  • 然而如果我知道社会关系由于社会经济的生产过程中的这些变化而朝哪个方面改变,那么我也就知道社会心理在朝着哪个方向改变;所以我就有可能影响这一心理。影响社会心理,就是影响历史事变。因此,在一定意义上,我毕竟能够创造历史,而且我没有必要等待历史“自行创造”。 “经济条件”或多或少缓慢的变化会定期地使社会必然或多或少迅速地改造自己的设施。这样的改造从来都不是“自行”发生的——它始终需要人们的干预,于是在人们面前就会产生伟大的社会课题。 (查看原文)
    观津 2021-06-16 11:20:22
    —— 引自第56页
  • 如果活动者的理解所能及的必然性没有成为人的自由行动的基础,在这种场合,任何特定人物的自由的(有意识的)历史活动的可能性都会变得毫无意义。 (查看原文)
    观津 2021-06-17 10:09:34
    —— 引自第66页
  • 换句话说,必然性向自由的过渡也是按照特定的规律进行的,这些规律能够而且应当为理论哲学所发 现。 理论哲学一旦实现这个任务,它就会给实践哲学打下全新的不可动摇的基础。既然我知道了社会历史运动的规律,我就能按照我的目的去影响这个运动,而不会因为乖戾的原子的径感到惶惠不安,也不会因为我的同胞作为天生有自由意志的 生物而每时每刻要给我制造一大堆最惊人的意外事件的那些意图感到惶惑不安。我自然不能替每一个单个的同胞的言行担保,尤其是如果他属于“知识阶级”,不过就一般特点说我将知道社会力量的走向,而且我只要依靠它们的合力就可以达到我的目的。 (查看原文)
    观津 2021-06-17 10:09:34
    —— 引自第68页
  • 我们说,在社会观念领域天才之超越其同时代人是在这样的意义上:他比他们更早地理解新的、产生着的社会关系的意义。所以在这里说天才不依赖于环境是不可能的。在自然科学领域天才发现规律,这些规律的作用当然是不依赖于社会关系的。然而社会环境在任何伟大发现的历史上的作用,第一,表现在知识总量的准备工作上,没有这些知识任何一个天才根本做不成任何事情,而第二,表现在天才把注意力的方向放在这个或那个方面。在艺术领域内,天才给特定社会或特定社会阶级的基本审美倾向提供 最好的表现。最后,在所有这三个领域内,社会环境的影响都表 现在给个人天才的发展提供或小或大的可能性上。 当然,我们任何时候也不可能用环境的影响说明一个天才的全部特性,不过这还证明不了任何东西。 弹道学能够解释炮弹的运动。它能够预见它的运动。但是它任何时候也不能告诉您这个弹头恰恰炸裂成多少片而且每一个别的碎片恰恰飞向何处。但是这丝毫不会削弱弹道学得出的那些结论的可靠性。 (查看原文)
    观津 2021-06-17 10:09:34
    —— 引自第71页
  • 不要把灯火留在“知识分子”狭窄的书房里!只要存在着这样一些“英雄”,他们以为,启发自己固有的聪明才智,他们就足以随心所欲地把群氓带到任何地方去,就足以把群氓当作黏土,愿意捏成什么就捏成什么,这时理性统治的时代就始终是漂亮的空话、高尚的幻想。只有当“群氓”本身变成历史行动的主角,当他们这些愚昧无知的“群氓”身上发展出与这个时代相适应的自我意识时,这个时代才会开始一日千里地逼近我们。我们曾经说过,发展人的意识吧。 我们现在补充说,发展生产者的自我意识吧。主观哲学在我们看来之所以有害,正是因为它把群氓和英雄对立起来,以为群氓不过是一堆零,其意义仅仅取决于那站在首位的英雄的理想,从而妨碍知识分子去促进这种自我意识的发展。 (查看原文)
    观津 2021-06-17 10:09:34
    —— 引自第74页
  • 现代辩证唯物主义力求消灭阶级;而且它是在消灭阶级已成为历史必然性的时候出现的。因此,它向应当成为最近历史时期的主角的生产者呼吁。因此,从我们这个世界存在以来和地球围绕太阳旋转以来第一次发生科学同劳动者接近的现象:科学赶去帮助劳动群众;劳动群众在自己的自觉运动中依靠科学的结论。 (查看原文)
    观津 2021-06-17 10:09:34
    —— 引自第75页
  • 他们把社会环境的性质,首先理解为人们在他们的生产力发展的每一特定阶段所形成的那些社会关系的性质。环境的心理只是在这以后并且作为上述关系的结果才出现的。而在这种场合伟大历史人物的活动中就没有那种不能用社会环境的性质来说明的“残余”,因为伟大人物只是比较清楚比较敏锐地在自己的头脑中反映了这些性质。而且正因为如此,伟大人物才能跟“群氓”发生暂时的矛盾,但是在同一些社会关系影响下,“群氓”逐渐转到“英雄”方面来。《既得权利的体系》的作者[摘编者按:指拉萨尔]比工人们自己更加清楚地理解德国工人的状况。因此他们有时讥讽《既得权利的体系》的作者。但是环境的性质,即德国经济关系,很快就使德国的先进工人确信那个曾经以大胆的观点使他们震惊的人是正确的。不过如此而已。就是在这个“终极的结果”中也根本没有什么不能用社会关系的逻辑加以分析的东西。 (查看原文)
    观津 2021-06-21 10:21:42
    —— 引自第85页
  • 他(奥古斯丹 梯叶里)在自己《关于法国历史的书信集》中的一封信里说道:“一个极为特别的现象,就是[历史学家总是顽强地不承认人民群众有首创精神和思想。当整个民族从一国迁移到另一国并在那里定居下来,编年史家和诗人就总是把这个事件描绘成为似乎是某一个英雄为了显身扬名而发起建立新的国家的;当新的风习形成起来,就一定说这是某个立法者倡议和强迫实行的;当一个新的国家成长起来,就一定说这是某个王公创立的。而人民和公民总不过是]某一个人的思想的[掩饰物]。” (查看原文)
    观津 2021-06-21 10:21:42
    —— 引自第87页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