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文化读本》的原文摘录

  • 西奥多・阿多诺( Theodor Adorno)对大众文化的分析(1941)提出了最著名的批评观点。他认为音乐工业的产品突出地表现在标准化和伪个性这两个过程中。阿多诺认为,标准化指的是现代流行歌曲及其他大众商业产品最的基本相似之处:这些产品就像任何其他的大众制造的商品一样,都是来自生产线;伪个性指的是偶然的差异被制造出来以掩饰一致性。 (查看原文)
    阿北的娇妻🍓酱 2020-07-14 15:26:57
    —— 引自章节:青年亚文化与媒介
  • 世代的继承取代了阶级斗争并成为变革的主要动力。将青年视为社会变革先锋的观念,到了60年代后期“反主流文化”兴起之时达到了极点,这种发展态势掌握了大多数评论家,由于缺乏连贯的阶级分析,绝大多数都转向了唯心主义理论,查理斯赖希那本《美国的青春化》代表了这种思路:文化符号成了辨识青年的标志,意识成为改变和消灭社团国家的动力。一战后建立的普遍中等学校教育体系和专门针对青年的一整套休闲和娱乐设施使得青少年最终机构化。 “反主流文化”越来越多地被描述成由一个特定的“代群体”所呈现的独特“风格”,而不是明确的青年意识。 迈克尔曼恩区分了阶级意识的四个层面:认同(把自己定义为对一种特殊的阶级地位的分享)、矛盾对立(阶级结构的核心是对立)、总体性(认可以上,即阶级既描述个体自身社会处境又描述整个社会状况)、为可选择的社会秩序推动阶级斗争。 亚文化风格的两个来源:嵌入到家庭和当地街坊当中的“境遇化的”阶级文化;由那些面向青年的娱乐工业所引发的“中介性的”符号表征体系。亚文化分析因此可以被视为是对转移到青年的特殊语境中的阶级意识的编码化表达,对于年龄作为协调阶级体验和阶级意识的中介所运用的综合方式的思考。 从与众不同的风格和参与其中的群体入手,进而揭示它的阶级基础。颠倒过来则很难对应。 (查看原文)
    七七|不言 2011-06-16 19:03:24
    —— 引自第74页
  • 商业媒介是在提供“符号资源”给年轻人,让他们理解他们的社会体验并建立社会身份。20世纪末媒介与消费者文化的激增使得亚文化风格增添了更为易变的形式。 以往的革命政治运动和反抗艺术根植于一种超验批判,而今则试图渗透其中,探索并激化它的矛盾,从而使得未来的可能性变得无法预知。 亚文化(无赖青年、摩登族、光头仔)从整体上生产了传统工人阶级的价值观及行为方式,并很容易成为年轻人生活中一段以休闲为目的的昙花一现的插曲,代表了底层对于等级序列中的抵抗。而反文化(垮掉的一代、嬉皮士)与此相反,他们更强调个体体验,在工作和休闲之间走极端,代表了中产阶级具有了更多的政治意识后从内部发起的反击。 拼贴是被亚文化群体吸收和重新语境化时它们的意义被转化的方式,同构指的是不同的风格元素——音乐、服装、休闲活动——结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具有凝聚性的亚文化群体认同的象征性表达。 (查看原文)
    七七|不言 2011-06-16 21:31:11
    —— 引自第327页
  • 主流或者更准确的说流行文化是作为一种社会性集成赝本而存在的,来自边缘的碎片被融入其中,而它自身的碎片却再次被放逐到了边缘。 (查看原文)
    七七|不言 2011-07-08 14:43:08
    —— 引自第39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