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寓导游》的原文摘录

  • "谁说中国人没有原罪观呢?"我在回复王克纯教授的电子邮件上打下了这样几个句子,“我们的原罪就是流徙,距离权力越遥远,中国人的罪孽感就越深重罢?” 他没有再回复过我。我们之间这一场看似没有结局的对弈恐怕也就在我自己的最后这一段话上有了结局──我忽然想到,王克纯教授跟我兜了那么大一个圈子,目的是要我自己去发现:一旦我书写,就拥有了权力;而一旦我对书写有了自觉,便又处于一种厌弃权力的流徙状态。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2-08-09 17:47:33
    —— 引自章节:序
  • 你读过,也听过很多这种口吻的大众传播报道,可能会信任报道的事件属实。问题在于:你的信任建立在对这种报道口吻习惯上。这种口吻可能只是叙述一些联想而已,我们要详细考证一番。 (查看原文)
    开玩笑的人 2020-09-06 18:36:13
    —— 引自章节:印巴兹共和国事件录
  • 做父亲的忽然觉得女儿十分陌生,她怎么可能知道“可怜”是非常非常懒惰又无用的情绪?于是他拿过望远镜来,把焦距调准了港外北方最远处的浪潮,说:“你懂什么叫可怜?” (查看原文)
    寡人有疾 2013-01-02 18:34:24
    —— 引自第279页
  • 你们这些一天到晚接触资料、整理资料、运用资料的人凭什么去相信资料呢? (查看原文)
    开玩笑的人 2020-09-01 17:56:21
    —— 引自章节:走路人
  • 至于为什么安排这样的情节,其实一点也不重要,反正艺文复兴运动以来,读者解读作品的花样儿越来越多,他们是多数,多数人的头脑永远比作者一个人的头脑好,他们总会想办法再创作出百无聊赖为什么杀母娶父的动机来的一一写到这里,我忍不住要再一次歌诵我们这个少数服从多数的和谐的社体制,它至少使艺术和文学在取得大多数人谅解的情形下有了生机。是的,每一个读者都可以透过他的认知来帮助创作者解释作品的原意,那可真替我们省了不少事,以便我们有精神从事更复杂而诡秘的创作。 (查看原文)
    开玩笑的人 2020-09-03 18:01:46
    —— 引自章节:写作百无聊赖的方法
  • 童年十二月,我又举发了两个记者。他们一连几天报道了本市低能儿的收容、教育问题,我认为这是别有用心的做法。低能儿根本不是国人造成的,只要稍微通晓一点本国历史的人都不难发现:中国五千年博大精深的文化体系里,从来没有教养出任何一个低能儿。如果有低能儿,也一定是日本鬼子或美国间谍偷运来栽赃的。我在那份报告的观感建议栏里特别附带说明,提醒上面的人注意!报上那些低能儿照片如果不是伪造的,明眼人也可以看出来他们的发色淡、眼皮双、下巴凸出、舌头长,哪有一点龙种子孙的风采。 (查看原文)
    开玩笑的人 2020-09-05 18:50:38
    —— 引自章节:写作百无聊赖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