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克•拉康》的原文摘录

  • 拉康说,爱只是一个隐喻,象征着两个主体结合为“一”,就像《会饮篇》中爱的神话所显明的,爱是对完整性的寻求,但根本就不存在“一”这样一个东西,在爱的相互性中,我们总是觉得他者享有更多,爱总是要求爱,要求更多的爱,要求“再来一次”,这个“再来一次”正是对他者的裂隙的命名,是对那个“非一”之在的命名……而实际上那个他人不过是支撑我们的欲望的“对象a”,是那被称作身体之实在界的东西,是他者身体上的那些洞孔、裂缝和边缘,是无法被象征化的剩余,在那里显现出来的只是一种身体原乐,一种不同于菲勒斯原乐的他者原乐。 (查看原文)
    消逝风中的墓地 1回复 7赞 2013-04-01 22:15:54
    —— 引自第758页
  • 拉康所谓的主体的“命运”实际就是指主体或主体的无意识是象语言一样被结构的,而主体的真理/真相就存在于能指的重复或坚持中,并且是有意识的主体所不知的,是一般的日常话语所无法言说的,但它能在主体之言的缝隙或裂口中以隐喻的方式呈现出来,它能在高度凝缩的诗性语言中显示自身的一角,在此,能指的隐喻性就象语言一样被结构的无意识的语言运作,相对于主本而言,语言或者说能指的结构是先期在场和已然在场的,它总在暗处支配着主体的言说,只是有意识的主体并不知道罢了。 (查看原文)
    1赞 2012-03-29 17:05:42
    —— 引自第29页
  • 镜像阶段是一出戏剧,是个体的形成被投射到历史之中的“时间辩证法”,这一辩证法亦是串联戏剧幕间的逻辑线。而“预期”的投射和“体验”的回溯则构成了剧中人物的行为,也决定了这个人物过去和将来的命运,即:由于他是通过预期来产生将来,通过回溯来产生过去,使得他的命运注定是被抛入的、不由自主的;又由于这一系列的预期和回溯都为ー个“虚设的复合体”、一个被整形的幻象即镜像所主导,使得这个人物注定要为虚幻的、异化的身份盔甲所困扰,其对自我的确认根本上是一种自我误认 (查看原文)
    Hysteriafoi 1赞 2020-07-06 14:47:34
    —— 引自章节:第三节 终于到了镜像阶段
  • “拉康步入成年之前所经历的仅仅是典型的资产阶级式的感伤,他的痛苦只是由于内心永久的不满足,由于急切地想要冲破限制,由于还没有成为世界的主人。简言之,这是一种伴随着极其常见的神经质的想象性的痛苦。他根本不知道何谓真正的匮乏:饥饿、贫穷、失去自由、迫害。他因为年纪太小而不必把最美好的岁月消耗在凡尔登的战火下,他只是从斯坦尼斯拉斯学校的花园里看到了战争,唯一让他想到一点点战争的史诗性疯狂的就是他所看到的那些残肢断臂和那等待着死亡的眼睛。他从未领教过战场上那令人窒息的血腥的恶臭,他从未投入过反抗真正的压迫的战斗。从一出生,那些生活舒适的商人长辈们就对他娇生惯养,他唯一吃过的苦头就是家庭的约束,可这些恰恰不是为了使他成为一个英雄。但是伴随着英雄主义的这种缺乏,则是对任何意义上的顺从的坚决拒绝。拉康是一个反英雄式的人物,绝不适合于过庸碌的生活,注定是离心的,不可能屈从于无数庸常的行为规范——因此他对疯癫的话语十分感兴趣,视其为理解疯狂的世界的唯一钥匙。” (查看原文)
    中中中螽螽螽 1赞 2021-09-12 21:53:23
    —— 引自章节:第二章 自我认同的罪与罚
  • 那么,究竟什么样的时刻可以让主主体与无意识发生这种偶遇,令我们捕捉到主体之真理的一角呢?拉康说:在主题的言说行为中,在主题的话语中。 (查看原文)
    漂亮男骸 1赞 2021-11-06 17:53:36
    —— 引自章节:第三节 言说主体
  • 主体的历史是由发送给别人的言语所构成的。 (查看原文)
    漂亮男骸 1赞 2021-11-06 17:53:36
    —— 引自章节:第三节 言说主体
  • 我在言语中寻求的是他人的应答。我的问题是那把我构建为主体的东西。为了被他人承认,我只能依照是的样子来讲述已是的样子。为了发现他,我用一个名字来呼唤他,而为了回答我,他必须接受或拒绝这个名字。 我在语言中确认自己,但这只有像一个对象那样让自己迷失在语言中才可以做到。在我的历史中所实现的,既不是曾是的那种过去态,因为它已经不存在了,甚至也不是在我的所是中已是的那种完成态,而是我将来之所是的那种先行的将来态,因为我之所是总处在生成的过程中。 (查看原文)
    漂亮男骸 1赞 2021-11-06 17:53:36
    —— 引自章节:第三节 言说主体
  • 当主体向他的同类言说时,他使用的是日常语言,这种语言将 想象的自我固持为不只是“去绽存”( ex-sisting。)的东画,而且是 真实的东西。他不知道在具体的对话被维系的领城有什么,他应付 的是a、a这类的众多角色。由于主体把它们带入了同他自己的形 象的关系中,他对其说的对象也就是他所认同的对象。 据说,我们分析家不可忽视了我们的基本假定一一我们认为, 除我们之外还有别的主体,真正的主体间关系是存在的。如果我们没有可描述主体间性的特征的证言,那就是主体可能会对我们撒谎,那我们就没有任何理由那么认为。那是决定性的证据。我没有说那是其他主体之现实性的唯一基础,那只是它的证据。换言之,我们事实上是在对A1、A2言说,即那些我们不知道的真正的大他者、真正的主体。 他们位于语言之墙的另一侧,原则上我永远不能达至他们那里。根本上说,每当我说真正的言语时,他们正是我的目标,但我经过反射达至的却总是a、a"。我总是瞄准真正的主体,然而却不得不满足于他们的影子。主体与大他者,与真正的主体们,被语言之墙隔开了。 尽管言语是在大他者、真正的主体的实存中建立的,可语言如此被构成却是为使我们返回对象化的小他者,返回我们当作所需之物创造的小他者,包括认为他就是一个对象,就是说他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当我们使用语言时,我们同小他者的关系总是在玩这个模糊性的游戏。换言之,就像语言将在大他者那里建立我们一样,它也将强烈地阻碍我们理解大他者。而且这在分析经验中确实是至关重要的。 主体不知道他在说什么,而且是有足够的理由,因为他不知道他是什么。但是他可以看到自己。他以不完善的方式从小他者的方看到自己,正如你们所知道的,此乃是镜像原型根本上不完善的性质的结果,那个原型不仅是想象的,而且是幻觉的。 (查看原文)
    漂亮男骸 1赞 2021-11-06 17:53:36
    —— 引自章节:第三节 言说主体
  • 拉康在1964年的第11期研讨班中就已经把“观看”和“凝视”明确地区分开来 前者是想象界和象征界的交互作用 后者则属于实在界向想象界和象征界的延伸或侵入,“凝视”从来不是主体对对象的凝视,而是处在实在界的创作性内核对主体的凝视,是主体在幻象中想象有一个令人惊骇的不可穿透之物在看着自己,并因这一幻象而使主体之分裂成为一个永恒的在场 (查看原文)
    2012-03-29 16:44:54
    —— 引自第23页
  • 语义含混、概念叠加、论题跳跃、逻辑缠绕、表述艰涩、科学化与玄学化并存 (查看原文)
    乘风好去 2012-03-29 17:27:00
    —— 引自第24页
  • 前一刻还在有板有眼的进行理论阐述,可接着就插入一段无意识般的梦呓或高度修辞化的寓言式文字;这会儿还是超现实主义的文本嫁接和语义滑动的高级仿写,可接下来就是煞有介事地引入其科学的伪形。 同一主题的不断重述,不同主题的交叠回环,多重界域的相互指涉,相异学科的嫁接穿插,更别说他的作品中术语的多重意义的缠绕,数学型的微言大义,格言警句的层出不穷,对他人文本出人意表的阐释以及典故的不断援引和对病历的不断引申,等等,这种迷宫式的巴洛克风格使得他的文本——不论是口语的还是书面的——中充满了高难度的、令人目不暇接的理论炫技 (查看原文)
    乘风好去 2012-03-29 17:27:00
    —— 引自第24页
  • 对存在主义的批评必须以它为主体的困境提供的证明为基础,而这一困境其实就是从那个证明中产生的:那是一种只要在监狱高墙内便无法得到真正确证的自由;一种表达了纯粹意识无力克服任何情势的介入要求;一种理想化的窥淫—施虐式的性关系,一种只有在自杀中才能达成自我实现的个性;一种只能在黑格尔式的谋杀中得到满足的他人意识。 (查看原文)
    boring monkey 2013-09-18 22:32:00
    —— 引自第130页
  • 在写入任何经验之前,在写入任何个体的推论之前,甚至在写入只与社会需要有关的机体经验之前,就已经有某个东西在组织这个领域,刻写这个领域最初的要旨。……在严格的人类关系被建立之前,某些关系就已经被决定了。它们乃是取自自然提供的支撑之物,这些支撑物以对立的主题排列。自然提供——我必须使用这个词——能指,然后这些能指再以创造性的方式阻止人类关系,为其提供结构并建构他们 (查看原文)
    boring monkey 2013-09-24 12:00:04
    —— 引自第316页
  • 我只能从某一点去看,但在我的存在中,我却在四面八方被看。 (查看原文)
    boring monkey 2013-09-27 14:32:17
    —— 引自第549页
  • 在欲望学会通过象征辨认出自身——让我们现在说到这个词——之前,它只在他人中才能被看到。 起初,在语言之前,欲望只存在于镜像阶段的想想关系的想象关系的单一层面上,它被投射到他人中,它在他人中被异化。因此,它被激发的张力缺乏一种结果。那就是说,它唯一的结果——黑格尔教导我们说——就是他人的毁灭。 从其所朝向的对象的观点看,主题的欲望只有通过一种竞争,通过同他人的一种绝对敌对性才能在这一关系中得到确证。并且每当我们走近某一给定主体中的这一原始异化,最根本的侵凌性就会出现——这就是欲望他人消失,因为是他支撑着主体的欲望。 (查看原文)
    boring monkey 2013-09-27 15:10:22
    —— 引自第598页
  • 在人类主体中,欲望是在他人中、通过他人实现的……那是第二个时刻[第一个时刻是]镜像时刻。在这个时刻,主体已经整合了自我的形式。但他只能在最初时刻为了他在他人那里看到的这个欲望而交换他的自我的跷跷板游戏之后整合它。从此,他人的欲望——此即人的欲望——进入了语言的调停。正是在他人中且通过他人,欲望被命名。他进入了“我”和“你”的象征关系中,进入了一种相互承认和超越的关系中,进入了一个已经准备好容纳每一个体之历史的法则的秩序中。 (查看原文)
    boring monkey 2013-09-27 15:17:31
    —— 引自第600页
  • 所谓转喻是“能指为赋予意义一个位置而构成的实际i场域的一个方面”又是什么意思?这句话说的就是能指的横向组合,拉康的意思是说,单单转喻本身并不能产生意义,而是为意义的出现提供一个语境,因为能指的意义不是先行内在于能指之中的,它只是一种意指效果,是事后回溯的结果,在转喻中,能指的临近性联结终归只是能指之间的运动,它至多只是表示了能指对意义的坚持 ,能指公式中的横杠并未被穿越,没有隐喻的纵向替代,没有对能指链的回溯性建构,意义的效果是不可能出现的 (查看原文)
    Kitsch 2013-12-25 22:18:52
    —— 引自第504页
  • .......认为移置就是转喻,凝缩就是隐喻......于是,移置不再意味着心理能量的转移,不再是表象以扭曲的形式来呈现无意识愿望的过程,而是能指在链条上不断滑行的过程,是能指对意义呈现的一种坚持,但无意识上方的横杆难以被穿越;而凝缩也不再单单意味着表象的多元决定,不再只是无意识隐意的复杂化,而且还是使隐意获得呈现的过程 (查看原文)
    Kitsch 2013-12-25 23:25:59
    —— 引自第513页
  • 不过,拉康说,在第二阶段,介入挫折的辩证法的父亲既非象征的父亲,亦非实在的父亲,而是想像的父亲。为什么说是想像的父亲?想像的父亲不是现实父亲的形象,而是在想象中建构出来的一个有着父亲般威严或权力的形象与角色,其之所以是“想象的”,根本在于这个角色常常是由母亲来承担,因为母亲作为象征秩序的一部分已经把父法内在化了,她已经卷入了象征秩序,代行父法的禁令,她已经成为让孩子认识到母亲是被剥夺的这一事实的中介 (查看原文)
    Kitsch 2013-12-28 20:10:48
    —— 引自第531页
  • 在弗洛伊德看来,迫害妄想的本质机制就是颠倒与投射,一个人妄想症的核心在于其对另一个人的爱恋所形成的幻象,妄想症患者首先会把“我爱他”这个宣示转化为“我恨他”(颠倒作用),然后他会说,我恨他是因为他恨(迫害)我(投射作用),在此被投射的乃是自身内部受到压抑的恨的情感,因此妄想症的颠倒与投射实质上是一种防御。 (查看原文)
    Kitsch 2013-12-28 21:08:27
    —— 引自第538页
<前页 1 2 3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