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hird Way》的原文摘录

  • 如果政治思想想要重新获得感召力,它们就必须走出单纯对现实政治作出反应的模式,而且不能把眼光仅仅局限于人们习以为常的事务和狭小的空间范围之内。如果没有理想的话,政治生活就一无是处;但是,如果理想与现实可能性无关,它们就是空洞的。我们既需要知道自己想要创造的社会是什么样子,也需要知道向这种社会迈进的具体方式。 理论之体必须有政策骨架的支撑,不仅仅是从理论上认可其所作所为,而且要提出具有更明确的方向感和目的感的政治框架。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2-09-27 09:53:55
    —— 引自章节:社会主义之后
  • 社会主义的起源与与18世纪中晚期发生的早期工业社会的发展息息相关。它的主要对手——也产生于这一时期,后者是在反对法国革命及其后果的过程中逐渐成型的。社会主义一开始是作为一种与个人主义相对立的思想体系而出现的,只是在后来才把重点放到对资本主义的批判上。在共产主义随着苏联的兴起而获得特定的含义之前,它在很大程度上是与社会主义一词彼此重合的,两者都是试图维护社会或共同体的首要地位。 在马克思看来,社会主义的兴衰取决于它能否创造出这样一个社会的能力:与资本主义相比,这个社会能够生产出更多的物质财富,并且能够以更加公平的方式来分配这些财富。如果说社会主义现在衰落了,则正是由于这些主张落空了。 社会主义的计划经济理论从来都是很不完备的,这些理论低估了资本主义在创新、适应以及不断提高生产力方面的能力。社会主义也未能把握市场作为一种向买卖双方提供基本信息的机制的重要意义。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2-09-27 09:53:55
    —— 引自章节:社会主义之后
  • 国家普遍而深入地介入社会生活和经济生活 国家对公民社会的支配 集体主义 凯恩斯式的需求型管理,加上社团主义 限制市场的作用:混合经济或社会经济 充分就业 强烈的平等主义 多方位的福利国家,保护公民“从摇篮到坟墓” 线性式现代化道路 低度的生态意识 国际主义 属于两极化的世界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2-09-27 09:53:55
    —— 引自章节:社会主义之后
  • 主要的一个流派似乎保守派,“新右派”这一术语就源于这一流派。新自由主义变成世界各地许多保守党派的政治观点。但是,还有另外一种与自由市场哲学相联系的重要思想类型,那就是道德和经济问题上的“自由放任论者”(libertarian)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2-09-27 09:53:55
    —— 引自章节:社会主义之后
  • 小政府 自治的公民社会 市场原教旨主义 道德权威主义,加上强烈的经济个人主义 与其他市场一样,劳动力市场也是清楚、明晰的 对不平等的认可 传统的民族主义 作为安全网的福利国家 线性式现代化道路 低度的生态意识 关于国际秩序的现实主义理论 属于两极化的世界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2-09-27 09:53:55
    —— 引自章节:社会主义之后
  • 最简单地说,现代性是现代社会或工业文明的简略表述。说得更详尽一点儿,现代性包括:(1)一系列特定的对世界的态度,即这样一种世界观,其对由于人的介入而导致的历史转变持开放的立场;(2)错综复杂的经济组织,尤其是工业生产和市场经济;(3)特定领域内的政治组织,包括民族-国家和广泛民主。作为这些特性的结果,现代性与任何先前的社会秩序类型相比,更具动态性。它是这样一种社会——或者,用更技术性的语言说,是一种复杂的组织,它与先前的文化生活形态不同,是面向未来而不是面向过去的。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2-09-29 09:16:29
    —— 引自章节:吉登斯谈现代性
  • 在现代性出现的过程中,一种新的经济秩序的创造是首要的,这就是资本主义的经济秩序。但现代社会也包括一种特殊国家类型的形成,在更一般的意义上说,这是一些特殊的组织形式。这些根本上是依赖于信息的结构化过程。这就是我为什么用“监督”——从福柯借来的概念——来概括构建信息系统并形成新的行政权力系统的方式。现代国家的出现是这个过程的基本实例。 我认为,军事权力(至少从分析上看)是独立于现代性其他维度的。伴随大规模战争的发展,和先前18世纪后期相比,战争和军队在本质上有了显著变化,与以前的系统类型相比,这是一种不同的军事权力类型。我之所以将工业主义和资本主义及其他现代性的维度分开,是因为工业主义涉及到现代社会的技术根基。这关系到以机器为基础的文明的发展,即科学-技术的进步。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2-09-29 09:16:29
    —— 引自章节:吉登斯谈现代性
  • 现代性的一个特点是远距离发生的事件和行为不断影响我们的生活,这种影响正日益加剧。这就是我所说的脱域(dis-embedding),即从生活形式内“抽出”,通过时空重组,并重构其原来的情境。...随着国际分工的更大发展,经济交换变得越来越“脱域”于当地社区,并在时空上得以重组。这个“当地”映射在更大的过程中,或戏剧性地在一些部分上被重塑。“脱域式”和“重嵌式”(re-embedding)的过程在经济领域中发生的同时,也发生在生活的其他领域。 “脱域式”和“重嵌式”过程通过时空传递重新结构化和重新建构,从而建构成不同类型的社会系统。...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2-09-29 09:16:29
    —— 引自章节:吉登斯谈现代性
  • 社会的反思性[reflexivity]指世事越来越多地由信息而不是既定的行为模式建构而成。这就是脱离传统和自然后我们的生活情形,因为我们必须做出大量面向将来的决定。在这个意义上,我们以一种比前几代人更具反思性的方式生活着。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2-09-29 09:16:29
    —— 引自章节:吉登斯谈现代性
  • 对我们来说,所有关于未来的思考都已变成了方案和构思,理论上每个方案都能影响它所关注的现实。这不仅是我们不能确切知晓未来的一个例子——其在逻辑上当然是正确的——而且我们思考未来的方式也已经改变了:无论是共同的议题,还是个体生活,都是如此。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2-09-29 09:16:29
    —— 引自章节:吉登斯谈现代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