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都》的原文摘录

  • 钻石是情真意长的永恒象征,也是资产积累的富裕指标。钻石以其超乎寻常的价值,伪托生活及生命无价的追求。它惹起我们“重获自由”的迷思,只因为我们甘愿被它套牢。钻石成了商品拜物异教的法器,资本主义淬炼出的舍利子。 (查看原文)
    陈凭轩 1赞 2012-03-12 17:29:01
    —— 引自第250页
  • 我在圣马可广场, 看到天使飞翔的特技, 摩尔人跳舞, 但没有你, 亲爱的, 我孤独难耐. (查看原文)
    络绎很无聊地 1赞 2012-11-19 17:21:59
    —— 引自第160页
  • 司机酒后驾车似的猛超车狂按喇叭,数十年如一日,似乎是这家客运公司招考驾驶的资格限定之一,你且见他一直吃票,频频催促上车投钱的乘客动作快些,并好心挥手叫他们赶快找座位坐稳且干脆由他代为投钱好了。他果然把铜板投入票箱掷地铿锵有声,纸钞却给卷到手心里,待车行某个红灯,你见他摸摸鼻子搔个痒,就把纸钞塞入袜子内了。年轻的时候,你一定会热心肠冒着被扁的危险当场纠正揭发他,此刻你只别过头去,窗外是被众财团自耕农买光了的关渡平原,窃国者侯,窃钩者诛,贼来迎贼,贼去迎官,称大清良民。 (查看原文)
    陈凭轩 1赞 2012-03-12 17:22:08
    —— 引自第197页
  • 大概非眷村,或六十年代后出生的本省外省人都无法理解,很多眷村小孩(尤其他们居住的若是个有菜市场、有小商店、饮食店及学校等的大眷区),在他们二十岁出外读大学或当兵之前,是没有“台湾人”经验的,只除了少数母亲是本省人,因此寒暑假有外婆家可回的,以及班上有本省小孩而且你与他们成为朋友的。至于为数众多的大陆籍妈妈们,十数年间的唯一台湾人经验就是菜市场里那几名卖菜的“老百姓”,因此她们印象中的台湾人大致可分为两种:会做生意的和不会做生意的。 正如你无法接受被称作是既得利益阶级一样,你也无法接受只因为你父亲是外省人,你就等同于国民党这样的血统论,你更觉得其实你和这个党的关系仿佛一对早该离婚的怨偶,你往往恨起它来远胜过你丈夫对它的,因为其中还多了被辜负、被抛弃之感。 你大概不会知道,在那个深深的、老人们烦躁叹息睡不着的午夜,父亲们不禁老实承认其实也好羡慕你们,他多想哪一天也能够跟你一样,大声痛骂妈啦个B国民党莫名其妙把他们骗到这个岛上一骗四十年,得以返乡探亲的那一刻,才发现在仅存的亲族眼中,原来自己是台胞,是台湾人,而回到活了四十年的岛上,又动辄被指为“你们外省人”,因此有为小孩说故事习惯的人,迟早会在伊索寓言故事里发现,自己正如那只徘徊于鸟类兽类之间,无可归属的蝙蝠。 总而言之,你们这个群族正日益稀少中,你必须承认,并做调适。 (查看原文)
    土猴TD 1赞 2012-08-02 00:08:45
    —— 引自第101页
  • 最好,只留下有用的记忆,不然会好危险的。 (查看原文)
    陈凭轩 2012-02-24 22:19:06
    —— 引自章节:匈牙利之水
  • 你不知道她是短发还是长发,你们这个年纪,头发如何精心整理通常只有两种款式,短发欧巴桑头和长发欧巴桑头。 (查看原文)
    陈凭轩 1回复 2012-03-05 11:50:03
    —— 引自第169页
  • 至此,我必须说明一下,我并无意嘲笑认真阅读小说的读者或评论者,实在是我忍不住要指出,在阅读者看来严密或唯一可能的小说结构,在它的形成过程中其实是完全开放的、不可知的、充满无数变数和危险,甚至大多数时候是无法尽如人(作者)意的——自然,我仍然相信也有一批为数颇众的作者,能进行颇具效率、意志百分之百贯穿全文的创作方式—— (查看原文)
    何羊 2012-07-08 16:14:30
    —— 引自第85页
  • 有时候我仿佛身处花房,困于两株茂盛的川桐树下,无窗的那一整面墙壁倒挂各式干燥花叶并散发着木乃伊的气息,我被迫饮着魔女打扮的店主女孩所建议的一种阿尔卑斯山植物草茶,才发现我现下最想写的一篇东西已被我的一位女同业写去,你看过吗,去年在文学圈引起一阵讨论的小说,描写一个才二十五岁却老衰若僧尼的女子,隐居似的在某大厦顶端筑一间这个咖啡馆味道的小屋,成天晒晒药草、自制怪茶、看看落日和城市天际线,是我近年看过最恐怖的作品。 (查看原文)
    何羊 2012-07-08 16:21:58
    —— 引自第89页
  • ……你想知道我创作的业务机密吗? (查看原文)
    何羊 2012-07-08 16:29:26
    —— 引自第90页
  • 就是那样!我们这种创作方式的作者,正就是这个写照,老是若有所思、若有所求地拖着一个大吸铁,踽踽独行于城市和荒野,更行过漫长人生的每一路段和角落。 (查看原文)
    何羊 2012-07-08 16:31:35
    —— 引自第90页
  • 隧道里,乘客都自动停止交谈,小声呼吸,微微觉得耳鸣,黯夜般的隧道内,车厢窗玻璃变成了镜子,你们的身影憧憧落在四壁镜里,没有窗外的景物做定点标识,很容易失去速度感,于是你们像漂浮在大气中,更像摆荡往冥府的渡船,也偶有对面来车,无人驾驶灯火通明的车体错身无声而去,赶黎明前去投胎转世,你目送它远去,往往说不上羡慕,或其实想劝阻。 (查看原文)
    何羊 2012-07-08 17:40:37
    —— 引自第206页
  • 相關的另一個但不關死亡的例子,某篇小說精采描述一段婉約少婦的出軌情事,在一個與情人偶遇但應該可以偷情的成熟時機,少婦卻卻步了,攔阻她的當然不是道德,不是深情善待她的丈夫,不是殺風景的來不及避孕∣∣,而是,那日她僅僅只是一時興起外出走走買菜,物質匱乏的年代,她著的底杉是已洗得破爛薑黃的家常棉布內衣∣∣ (查看原文)
    何羊 2012-07-09 10:35:22
    —— 引自第256页
  • 新人類視感情愛慾為負擔,怕吃苦,寧願過無性的生活 (查看原文)
    何羊 2012-07-09 11:02:50
    —— 引自第257页
  • 那时候不都这样吗,也不觉冷,也不觉热,也不觉饿,也不觉累,只要心满满的。 (查看原文)
    2012-09-07 23:47:11
    —— 引自第142页
  • 因为他发现时间,是会磨损的,会出现缝隙,很多事情,重要的、不重要的,因此纷纷掉落其中,无从寻找。他尚判定不了这一发现的好坏,或于他们,竟会不会是一种幸福,或正相反。 (查看原文)
    M-yl 2012-09-13 19:12:43
    —— 引自第49页
  • 我们谈起鲁迅,未必只是抬举朱天心,也更想指出她老灵魂式的逻辑,也可能陷入一种套套语言(tautology)僵局,正如鲁迅自噬其心的游魂一般。老灵魂以其世故犬儒,作为批评天下无道,兼亦“反抗绝望”的方法。但同样的世故犬儒也可能培养出“虚假的洞见”(englightened false consciousness)甚至成见,陷溺其间而不能自拔。 (查看原文)
    子非鱼 2013-01-05 14:32:23
    —— 引自第246页
  • 不小心掉入怀旧的陷阱,但却不挣扎,甚至暗自欢迎,久久总要暖身温习,害怕事迹堙灭,记忆遭到腐蚀 (查看原文)
    visionmao 2013-01-09 21:36:10
    —— 引自第47页
  • 时间是会磨损的,会出现缝隙,很多事情,重要的,不重要的,因此纷纷掉落其中,无从寻找 (查看原文)
    visionmao 2013-01-09 21:42:25
    —— 引自第49页
  • 那时候不都这样么,也不觉冷,也不觉热,也不觉饿,也不觉累,只要心满满的 (查看原文)
    visionmao 2013-01-16 13:47:18
    —— 引自第142页
  • 是的,不如说,他们较接近西方占星家所谓的“老灵魂”,意指那些历经几世轮回、但不知怎么忘了喝中国的孟婆汤,或漏了被犹太法典中的天使摸摸头,或希腊神话中的Lethe忘川对之不发生效用的灵魂们,他们通常因此较他人累积了几世的智慧经验(当然,也包括死亡和痛苦),他们这些老灵魂,一定有过死亡的记忆,不然如何对死亡如此知之甚详,心生恐惧与焦虑。 (查看原文)
    二得稳定 2014-03-17 17:14:57
    —— 引自第58页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