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ft City》的原文摘录

  • i come out of a formica Kebab-house alone after lunch, my head prickly with retsina. The air outside is a sunny swirl of exhaust fumes; that faint, smoky-turquoise big city colour. (查看原文)
    亚亚平宁 2012-12-13 11:46:28
    —— 引自第1页
  • If a city can estrange you from yourself, how much more powerfully can it detach you from the lives of other people, and how deeply immersed you may become in the inaccessibly private community of your own head. (查看原文)
    亚亚平宁 2012-12-13 13:28:49
    —— 引自第3页
  • 一个世界所看中的,正是另一个世界所鄙视的。人应该如何管理自己的肉体、衣着、谈话方式和思维方式,并没有任何明确的规定 (查看原文)
    What on Earth 2014-01-03 01:28:59
    —— 引自第66页
  • 你成了一个可以辨认的会走路的代码,供陌生人阅读,而且同样经常地供陌生人误读。 城市提供了一种命运和身份,这种命运和身份在心房中一直像蝶蛹一样蛰伏,等待着光和热的突然迸发,等待着比例的变化,以便获得自由。 在城市,种种形象向我们倾泻而来,都是我们可能会成为的那种人的形象。身份被展示成一种具有可塑性的东西,一种关于所属和表象的物质。 城市有一种四处蔓延的品位帝国主义,把越来越多的商品进行改装,最后仅仅成了私人身份的表现而已。一件家具,一双鞋,一本书,一场电影等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东西向人们传达了关于拥有者什么样的信息。拥有的意义范围很广,其中包括人喜欢什么,相信什么,以及买得起什么。 谢天谢地,我们的梦想比较小气,比较谨慎,也比较拘谨。我只有两套西装,动不动就张口结舌,大惊小怪,根本就不是那些老练骗子的对手。然而,他们职业生涯中的一次次生动闪光----他们每开一次火,就会又烧掉一种色彩----会把我们自己生活中较小、较羞怯,而且较秘密的细节照亮。 我每天可能与三十来人交往,我过的是一种久坐不动、相对与世隔绝的生活。有些只是电话上的声音,有些是偶遇的生人,有些是疏远的熟人,有些是亲密的朋友。除此之外,还有从中一穿而过的人众:地铁车厢外的一张张脸,大街上走动的人体,其中有些叫不出名字的人形会突然暂时变得清晰起来,出现一种稍纵即逝、不够全面的个性----一个好像共谋或似有疑问的眼神,一个狡猾的推搡动作,伸张身份却又立刻撤离身份的一个个时刻。 在这一切之间,是大块似有若无的时间,不合拍、也不相符的分分秒秒,在这段时间里,你好像只是在等人把剧本送来,等着下一场表演开始。因为疑病症,你又回到了自身:在喉头揪了一把;膝关节痛得扭了一下……这些症状都在提醒你,你还活着。总是有种感觉,好像这大块大块死气沉沉的无聊时间会随意延长下去,一拖就是几天或几周,全是空荡荡的,没有角色可演。有时候,我... (查看原文)
    女宛心兑 2016-12-20 10:58:38
    —— 引自第48页
  • 在城市生活,等于是在一个互为生人的社会中生活。 (查看原文)
    Azzurre 2011-10-24 15:57:03
    —— 引自第8页
  • 城市在我们试图把我们自己的个人形式强加在它们身上时,也通过抵抗来塑造我们 (查看原文)
    到里斯本看海 2011-11-09 18:30:15
    —— 引自第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