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的原文摘录

  • “社会存在决定意识”。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写道。或者如维特根斯坦在其著作《论确定性》一书中所说:“我们的语言根植于我们的行为。”这种说法具有重要的政治影响。比如,它意味着如果我们想要彻底改变我们的思维和感觉,就得改变我们的行为。教育大众或改变看法是不够的。我们的社会存在限制着我们的思想。唯有通过改变这种社会存在(也就是我们的物质生活形态),方能打破这些限制。紧靠冥思苦想是不可能超越束缚我们思想的这些限制的。 (查看原文)
    仗剑天涯 6赞 2012-08-03 18:59:42
    —— 引自第147页
  • 未来不过是 现在加上更多选择。 只要掌权者掌握着更强大的暴力机器,政治的天平就永远是朝他们倾斜的 (查看原文)
    krighg 2赞 2019-11-08 23:37:58
    —— 引自章节:第一章
  • 资本主义制度的逻辑就是:只要有利可图,即便反社会也在所不惜。 当今世界的贫富之别更像侦探与罪犯的共生,但 先有罪犯,才有侦探... (查看原文)
    krighg 2赞 2019-11-08 23:37:58
    —— 引自章节:第一章
  • 在我们这个时代,真正的预言家不是那些头发蓬乱、哭哭啼啼地宣告着资本主义行将覆灭的无家可归之人,而是那些受雇于跨国公司的专业人士:他们窥探体制内部的玄机,确保这个体制的统治者在接下来的十年里依旧可以稳坐钓鱼台。这样看来,所谓的先知并非那些洞察天机的世外高人。《圣经》中的先知也从来没有试图预知未来。恰恰相反,先知的伟大之处在于他们谴责现世的贪婪、腐败和权力欲,并向我们发出警告:如果不能做出改变,人类将根本没有未来。马克思正是这样的一位先知,而不是什么预言家。 (查看原文)
    南北时光 2赞 2012-05-07 23:01:14
    —— 引自章节:第四章
  • 第一章 当前西方反马克思主义观点之一 马克思主义结束了。在那个工厂林立、到处充满饥饿暴动的世界里,那个以数量众多的工人阶级为标志的世界里,那个到处都是痛苦和不幸的世界里,马克思主义还多少有些用处。但马克思主义在今天这个阶级分化日益淡化、社会流动性日益增强的后工业化西方社会里,绝对没有一点用武之地。如今,仍然坚持支持马克思主义的都是一些老顽固。他们不肯接受这样一个事实:我们的世界已经取得了极大的进步,而过去的那个世界再也不会回来了。 “马克思的时代过去了”这样的话使一些马克思主义者如释重负。这意味着他们终于可以离开罢工游行与纠察的队伍,回到心急如焚的家人们温暖的怀抱中,在家里度过一个平静的夜晚,而不用去准备冗长的会议发言或者激情喧嚣的演讲了。马克思主义者最大的愿望不见得就是永远做马克思主义者。从这个意义上说,这完全不同于做一个佛教徒或者亿万富翁。马克思主义者更像一名医生。在一般人眼里,医生都是跟自己过不去的人,虽然他们深知病人痊愈后自己就将失去价值,但他们还是尽心竭力地救治每一个病人。同样,政治激进分子的任务就是努力让自己早点退出历史舞台,因为那样就意味着他们为之奋斗的目标已经实现了。这时候他们就可以安心地退休,烧掉他们的格瓦拉海报,拿起已经放了很久没碰的大提琴,聊聊比亚细亚生产方式①更有意思的话题。如果二十年之后,这个世界上还有暴动的马克思主义者或者女权主义者的话,那将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情。马克思主义应该仅仅适用于一个临时性的历史阶段,所以那些将全部身心都奉献给马克思主义事业的人恰恰没有抓住马克思主义的实质。马克思的时代终将过去,但之后的生活会更加美好。这正是马克思主义的要义之所在 (查看原文)
    贺拔岳 2赞 2017-03-10 23:29:45
    —— 引自第3页
  • 在某些经济部门,老式的等级结构或许已经让位于以去中心化、网络化、团队导向、信息充足、直呼其名和开口衫为特征的组织形式。但跟以前相比,资本集中度更高了,赤贫和无产者的人数每个小时都在激增。虽然首席执行官们穿上了牛仔裤和运动鞋,但这个星球上每天都有十亿人在挨饿。南方国家的大多数特大城市都是疾病横行、过度拥挤、臭气熏天的贫民窟,而约三分之一的全球城市人口居住在贫民窟内。城市穷人至少占据世界一半人口。与此同时,就在世界的命运正被少数只对其股东负责的西方公司所把持的时候,一些西方人士却以传道士般的热情向世界散播自由民主。 (查看原文)
    南北时光 1赞 2012-05-07 23:31:53
    —— 引自章节:第七章
  • 在资本主义制度下 人民无权决定到底应该把钱花在建造医院上还是生产早餐麦片上 在社会主义体制中 每个人都能充分行使这样的权力 (查看原文)
    _長亭。 1赞 2013-08-01 14:03:45
    —— 引自第30页
  • 在马克思主义之后生活仍将继续,这才是马克思主义的要义所在。 (查看原文)
    Wash_Bottle 1赞 2020-02-20 23:44:23
    —— 引自第3页
  • …随着大量贫困劳动力涌入发达经济体,又造成了种族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抬头。 (查看原文)
    Wash_Bottle 1赞 2020-02-20 23:44:23
    —— 引自第5页
  • …而是因为他们越来越强烈地感到他们对抗的是一个难以摧毁的政体。事实证明,起决定性作用的并不是新资本主义制度的种种美好幻景,而是改变资本主义制度理想的破灭。 (查看原文)
    Wash_Bottle 1赞 2020-02-20 23:44:23
    —— 引自第6页
  • 有史以来第一次,一种占据人类社会主导地位的生活方式不仅滋生出种族主义、四处传播文化愚民主义、把我们推向战争和赶入劳动营,并且具有了将我们从这个星球上彻底抹去的能力。 (查看原文)
    Wash_Bottle 1赞 2020-02-20 23:44:23
    —— 引自第9页
  • 只有当资本主义制度能够冲破自身的藩篱,开创出一个根本无法想象的全新局面的时候,才能改变它自己的命运。 (查看原文)
    Wash_Bottle 1赞 2020-02-20 23:44:23
    —— 引自第10页
  • 如果没有马克思衷心赞赏的中产阶级,我们就不会得到自由、民主、民权、女性主义、共和主义和科学进步等一大批宝贵遗产,同样在历史上也不会出现贫民窟、血汗工厂、法西斯主义、帝国主义战争和梅尔·吉布森。 (查看原文)
    Wash_Bottle 1赞 2020-02-20 23:47:08
    —— 引自第14页
  • 斯大林主义已经是失败的血腥实验,它败坏了社会主义的名声,让世界其他许多本该从社会主义获益的地方嗤之以鼻。 (查看原文)
    Wash_Bottle 1赞 2020-02-20 23:47:08
    —— 引自第15页
  • 资本主义制度只有在对大多数人实施剥削的情况下才能创造财富。 (查看原文)
    Wash_Bottle 1赞 2020-02-20 23:47:08
    —— 引自第16页
  • 马克思本人从来没有设想过会在穷国实现社会主义。……在物资匮乏的条件下不可能消除社会阶级,因为剩余物质太少而无法满足所有人的需要,人们对剩余物质的争夺反而会重新导致社会阶层分化。 (查看原文)
    Wash_Bottle 1赞 2020-02-20 23:47:08
    —— 引自第16页
  • 马克思主义者也从来没有设想过社会主义在一个国家单独实现的可能性。……社会主义革命当然要在某一地开始发生,但是却不可能在一国范围内最终完成。 (查看原文)
    Wash_Bottle 1赞 2020-02-20 23:47:08
    —— 引自第17页
  • 布尔什维克时期俄国实行的对劳动的军事化管理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正式努力奠定经济基础的结果导致了社会主义的政治上层建筑(如大众民主和真正的自治)被毁。 (查看原文)
    Wash_Bottle 1赞 2020-02-20 23:47:08
    —— 引自第18页
  • 理想的社会主义需要掌握高技能、受过良好教育且具有优秀政治素质的民众,还需要繁荣的公民组织、高度发展的技术、开明的自由传统以及民主习惯。 (查看原文)
    Wash_Bottle 1赞 2020-02-20 23:47:08
    —— 引自第18页
  • 当时俄国的局势…只能在物质和文化的极度贫乏、原始和粗陋状态之中挣扎前行,从而践踏或者扭曲了争取社会主义的努力。 (查看原文)
    Wash_Bottle 1赞 2020-02-20 23:47:08
    —— 引自第21页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12 13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