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的男爵的笔记(676)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赫耳蒙

    赫耳蒙 (neurotransmitter serotonin)

    有人写烤饼,有的写肉汤,有人要一个金发女郎.有人要两个深肤色女人,有人愿意整天睡大觉,有人希望全年可以采蘑菇,有人想要一辆四匹马拉的车,有人喜欢有一只母山羊,有人想重见死去的母亲,有人愿会晤奥林匹斯诸神。总之世界上的一切好事情都被写在本子上了,或者说被画上了,因为许多人不会写字,有人甚至画的是彩色图画。柯希莫也写上了一个名字:薇莪拉。多年来他到处写这个名字。   (8回应)

    2012-06-04 01:39   57人喜欢

  • 蔡珍黛熙

    蔡珍黛熙

    基于某种内心的执着追求的事业,应当默默进行不引人注目。一个人如果稍微加以宣扬或夸耀,就会显得很愚蠢,毫无头脑甚至小气。   (1回应)

    2012-06-25 21:43   53人喜欢

  • Samuel

    Samuel (偶然来到,偶然离开)

    “许多年以来,我为一些连对我自己都解释不清的理想而活着,但是我做了一件好事情:生活在树上。”   (2回应)

    2012-05-17 03:17   35人喜欢

  • 好了

    好了

    他背过身来与人们拥抱。常常在想人与人交往的时候,最美的是中间那段距离。我们在对方心中的映射好像是光的传播,它波光粼粼地晕开在眼前,我们便随着扭曲了的物象,对自己的想象坚定不移。在树上的柯希莫与地上的人们如此和谐地生活,是要感谢叶子从枝头落到树底的这段距离。因为这两头连着的是完全不同的世界,彼此遥远所以彼此安详。我以为这是“只有先与人疏离,才能最终与他们在一起”的含义。

    2012-08-14 12:05   28人喜欢

  • Januone

    Januone (矛盾体)

    我读这本书的大体感受是: 开头是很美妙的,对树上生活的描写仿佛打开了一扇认识世界的窗子;中段是很荒诞的,对卡尔维诺瞎编的‘奇闻轶事’有无力吐槽的感觉;结尾是很深刻的,特别是看了卡尔维诺对其‘自我实现’三部曲的写作意图描述。 因此,这里摘抄的两段文字,来自后记 显而易见的是现在我们生活在一个没有奇迹的世界,人们最简单的个性被抹杀了,而且人被压缩成为预定行为的抽象集合体。今天问题已经不再...   (1回应)

    2012-07-23 23:59   18人喜欢

  • 猫糊糊

    猫糊糊 (@Depa)

    他懂得这个道理:集体会使人更强大,能突出每个人的长处,使人得到替自己办事时极难以获得的那种快乐,会为看到那么多正直、勇敢而能干的人而喜悦,为了他们值得去争取美好的东西(而在为自己而生活时,经常出现的是相反的情形,看到的是人们的另一副面孔,使你必须永远用手握住剑柄)。 这个火灾的夏季因此而成为一个不错的季节:在大家的心中有一个需要解决的共同问题,每个人都把它放在其他个人利益之前,而且从其他许多优秀...   (1回应)

    2012-05-05 21:21   16人喜欢

  • 魚先生

    魚先生 (格物致知。)

    爱情像吵架一样疯疯傻傻地重新开始。这其实是一回事,但柯西莫对此一点也不开窍。 “你为什么让我痛苦?” “因为我爱你。” 这时他火大了:“不,你不爱我!恋爱的人需要幸福,不要痛苦!” “恋爱的人只要爱情,也用痛苦来换取。” “那么,你是存心让我受苦。” “对,为了证实你是不是爱我。” 男爵的哲学拒绝走极端:“痛苦是消极的精神状态。” “爱情包括一切。” “痛苦总是会被克服的。” “爱情不排斥任何东西...

    2012-09-18 14:49   15人喜欢

  • 九莉

    九莉

    而她在说:“你不认为爱情是绝对的献身,放弃自己……”而他却说:“如果不感到自身充满力量,就不可能有爱情。两种不同的观点

    2012-08-02 17:29   12人喜欢

  • Samuel

    Samuel (偶然来到,偶然离开)

    “青春在大地上匆匆而过,树上的情形,你们可想而知,那上面的一切注定是要坠落的:叶片,果实。柯希莫变成了老人。多少年来,他在冰剑霜刀、凄风苦雨中度过了一个个夜晚,住在那飘摇不定的栖身所里或者是身旁毫无依托,他被空气护围着,从来没有一个家、一炉火、一盘热饭菜……柯希莫已经是一个垂垂老者,罗圈腿和像猴子一样的长胳臂,驼背,套一件长长的皮斗篷,连脑袋也裹在风帽里,像一个毛茸茸的修士。他那经过太阳考晒过的脸...

    2012-05-17 03:03   11人喜欢

  • Samuel

    Samuel (偶然来到,偶然离开)

    翁布罗萨不复存在了。凝视着空旷的天空,我不禁自问它是否确实存在过。那些密密层层错综复杂的枝叶,枝分杈、叶裂片,越分越细,无穷无尽,而天空只是一些不规则地闪现的碎片。这样的景象存在过,也许只是为了让我哥哥以他那银猴长尾山雀般轻盈的步子从那些树叶上面走过。那是大自然的手笔,从空白开始不断添加枝叶,这同我让它一页页跑下去的这条墨水线一样,充满了画叉、涂改、大块墨迹、污点、空白,细如微小的种子,忽而画圈圈...

    2012-05-17 03:28   8人喜欢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67 68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树上的男爵

>树上的男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