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史导论》的原文摘录

  • 大体文明文化,皆指人类群体生活言。文明偏在外,属物质方面。文化偏在内,属精神方面。故文明可以向外传播与接受,文化则必须由其群体内部精神累积而产生。 文化可以产出文明来,文明却不一定能产出文化来。 (查看原文)
    -ECHO-Liu 1赞 2012-04-19 15:40:15
    —— 引自第1页
  • 因中国民族不断在扩展中,因此中国的国家亦随之而扩展。中国人常把国家观念消融在天下或世界的观念里。他们只把民族和国家当做一个文化机体,并不存有狭义的民族观与狭义的国家观,“民族”与“国家”都只为文化而存在。 (查看原文)
    寒鲲 1赞 2016-09-15 16:45:11
    —— 引自第23页
  • 各地文化精神之不同,穷其根源,最先还是由于自热环境有分别,而影响其生活方式。再由生活方式影响到文化精神。人类文化由源头处看,大别不外三型。一、游牧文化,二、农耕文化,三、商业文化。游牧文化发源在高寒的草原地带,农耕文化发源在河流灌溉的平原,商业文化发源在滨海地带以及近海之岛屿。 游牧、商业起于内不足,内不足则需向外寻求,因此而为流动的,进取的。农耕可以自给,无事外求,并必须继续一地,反复不舍,因此而为静定的,保守的。 (查看原文)
    -ECHO-Liu 2012-04-19 15:47:28
    —— 引自第2页
  • 然富者不足,强者不安,而安足者又不富强。 人身非滋养则不能生长,文化非刺激则不能持续而发展。 (查看原文)
    -ECHO-Liu 2012-04-19 15:56:19
    —— 引自第4页
  • 在古代观念上,四夷与诸夏实在另有一个分别标准,这个标准,不是“血统”而是“文化”。所谓“诸侯用夷礼则夷之,夷狄进于中国则中国之”,此即是以文化为“华”、“夷”分别之明证。这里所谓“文化”,具体言之,则只是一种“生活习惯与政治方式”。 (查看原文)
    -ECHO-Liu 2012-04-19 15:59:38
    —— 引自第41页
  • 可见古人所谓蛮、夷、狄、戎,其重要的分别,不外两个标准。一:是他的“生活方式”不同,非农业社会,又非城市国家。二:则因其未参加“和平同盟”,自居于侵略国的地位。 (查看原文)
    -ECHO-Liu 2012-04-19 16:08:01
    —— 引自第42页
  • 中间尽有许多关涉男女两性恋爱方面的,亦只见其自守于人生规律以内之哀怨与想慕,虽极执著极诚笃,却不见有一种狂热情绪之奔放。 (查看原文)
    幢幢魔影 2012-07-11 19:28:52
    —— 引自第66页
  • 第一:是他们太看重人生,容易偏向于人类中心、人类本位,而忽略了四围的物界与自然。 第二:是他们太看重现实政治,容易使他们偏向社会上层而忽略了社会下层;常偏向于大君体制而忽略了小我自由。 第三:因他们太看重社会大君的文化生活,因此使他们容易偏向于外面的虚华与浮文,而忽略了内部的素朴与真实。 (查看原文)
    幢幢魔影 2012-07-11 19:48:49
    —— 引自第84页
  • 然中國之改進,其事亦不易。使中國人回頭認識其以往文化之真相,必然爲絕要一項目。 (查看原文)
    然也 2011-06-25 20:39:56
    —— 引自第5页
  • 國傢並非最高最後的,這在很早已成爲中國人觀念之一了。 在戰國時代的學者中間,真可看爲抱狹義國傢觀念者,似乎只有兩人。一是楚國的屈原,一是韓國的韓非。 (查看原文)
    然也 1回复 2011-06-25 20:42:32
    —— 引自第48页
  • 可見戰國時代除卻各國貴族世襲階級,爲自身地位打算,因而或有採取狹義的國傢觀念之外,其他民衆,無論是士大夫知識分子,或農工勞動分子,他們全不束縛在狹義的國傢觀念裏。他們全部有一超越國傢的國際觀念。 (查看原文)
    然也 2回复 2011-06-25 20:48:02
    —— 引自第49页
  • 民衆心目中,並無齊國人、楚國人等明確的觀念。他們想望的是天下或世界的和平與安全。 (查看原文)
    然也 2回复 2011-06-25 20:48:02
    —— 引自第49页
  • 人道觀念的核心是家族不是個人。因此中國文化裏的家族觀念,並不是把中國人的心胸狹窄了、閉塞了,乃是把中國人的心胸開放了、寬大了。 (查看原文)
    然也 2回复 2011-06-25 20:56:42
    —— 引自第5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