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性化的日常生活如何可能 短评

  • 2 小哲 2014-01-09

    因为博士论文的缘故,从空间理论入手,我发现日常生活领域在西方马克思主义中的重要地位。从卢卡奇到列斐伏尔,再到赫勒,再到巴赫金,等等,日常生活的批判成为各大家反思资本主义的重要基点。仅以列斐伏尔与赫勒的日常生活理论作比较,本书给予的思考很重要。列斐伏尔和赫勒都看到资本主义异化在日常生活中的全面渗透,而两人提出的解决路径则截然不同。列斐伏尔以一种浪漫主义的方式,试图通过游戏、狂欢、节日的途径,摆脱身体、日常生活被掌控的现实;而赫勒则重启了理性反思这条途径,从自在的人到自为的人,从个体性的理性反思,来摆脱日常生活的异化。两者都延伸了马克思主义对资本主义的分析,也看到政治革命以外的文化革命,但对于中国建国以后的现实来说,这种文化改革却忽略了经济政治的现实。因为对落后的社会主义国家来说,生存才是最重要

  • 第一页
  • 前一页
  • 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