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délicatesse》的原文摘录

  • 他问她想喝点什么。她的选择会是决定性的。他想:她要是点低因咖啡,我就起身离开。在这种约会中可无权喝低因咖啡。那是最不合群的饮料了。一杯茶的话,也好不到哪里去。才刚见面,就已经被慵散的小家子氛围包裹起来,感觉好像以后每个周日午后都要用来看电视似的。或者更糟: 在岳父母家看电视。是的,茶毫无疑问就代表着岳父母家的气氛。还有什么呢?酒?不行,这时间喝酒可不好。一个一上来就喝酒的女人会让人害怕,就算是一杯红酒也不可以。弗朗索瓦继续等待她的选择,同时也接着进行他关于女性第一印象的饮料学分析。现在还剩下什么?可乐,或者所有其他类型的苏打水……不行,不可能,一点女人味都没有,那样的话,还不如干脆再要根吸管呢!但愿她明白这一点。最后,他想,来杯果汁应该不错。没错,果汁讨人喜欢,又挺合群,还不会太咄咄逼人,让人感觉这是个温和、平静的女生。但哪种果汁呢?最好避开那些太传统的口味: 别点苹果汁或者橙汁,太常见了。要有一点点特别,不过也不能太古怪。木瓜汁和番石榴汁,太吓人了。不,最好选个介于两者之间的,像是杏汁。没错,就是它了。杏汁,这好极了。如果她选择杏汁,我就娶她,弗朗索瓦心想。就在这一刻,娜塔莉从饮品单上抬起头,像是经过了一段漫长的思考,而思考的内容和对面的陌生男人一模一样。 “我想来杯果汁……” “……” “就来杯杏汁吧。” 他盯着她看,仿佛幻想闯进了现实。 (查看原文)
    zoe 6回复 11赞 2014-06-27 10:54:55
    —— 引自第5页
  • 马库斯本能地拿起面包,开始把它掰成碎屑。 “你在干什么?”娜塔莉问。 “我在学《小拇指》里那样。如果你迷路了,你就得在身后、在走过的路上扔面包屑。这样,你就能找到路了。” “一直找到这儿……找到你身边,对吧?” “是的。除非我太饿,决定在等你的时候把面包屑吃了。” (查看原文)
    念初 4赞 2014-07-29 10:17:10
    —— 引自第207页
  • 跟他在一起,我们在夏天也会去滑雪,在冰岛的湖里也能游泳。 (查看原文)
    zoe 3赞 2014-06-30 15:14:11
    —— 引自第9页
  • 他身上有一种孩童般的温柔,能坦然接受各种状况,最离奇的情形也能包容。 (查看原文)
    抢了我的一头蒜 3赞 2014-07-22 14:39:31
    —— 引自第187页
  •   我触摸着你的双唇,我用一根手指触摸着你双唇的边际,我描摹着你的唇形,仿佛你的嘴在我的手中诞生,第一次开始翕动。我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打乱这一切重新开始,我每次赋予生命的都是我所向往的、我的手选择并在你的脸上勾勒的双唇,那是千万之中的选择,是我用手在你脸上描摹的完全自主的选择。出于我并不费心去理解的偶然的原因,我手上描摹的双唇与我手下正在微笑着的你的双唇完全吻合,不差分毫。 (查看原文)
    mado1983 2赞 2015-03-07 17:06:49
    —— 引自第244页
  • Il y a des gens formidables qu'on rencontre au mauvais moment. Et il y a des gens qui sont formidables parce qu'on les rencontre au bon moment. (查看原文)
    Augenstern 1赞 2012-07-18 20:53:58
    —— 引自第88页
  • 她从口袋里拿出了皮礼士糖,立刻,父亲变得和女儿同样激动。这个小玩意把他们带回了同一个夏天。突然之间,他的女儿好像回到了八岁。她轻轻地靠近父亲,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皮礼士糖里蕴藏着过去的全部温存,蕴藏着在时光中消逝的所有回忆,它们并非戛然而止,而是随着岁月缓缓消散。皮礼士糖里蕴藏着悲剧发生前的那些时光,在那样的时光里,所谓的脆弱不过是摔了一跤,或是擦破了一点皮。皮礼士糖还蕴藏着父亲的形象,童年时,她总爱奔跑着投入他的怀中,只要紧靠在他身上,她就对未来充满信心。两人惊愕不已,凝视着皮礼士糖,糖里承载着生命的点点滴滴,那样渺小可笑的物件,却是那样动人。 就在这时,娜塔莉开始哭泣。泪如雨下。那是在父亲面前一直强忍着的痛苦的眼泪。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之前从不放任自己在父亲面前流泪。也许因为她是家里的独生女?也许因为她也需要扮演男孩子的角色,而男孩子是不该轻易掉泪的?但她是个小女孩,是个失去了丈夫的孩子。此刻,在经历了所有的这一切之后,在皮礼士糖散发的氤氲气氛里,她在父亲的怀里哭了起来。任由自己失控,期盼得到安慰。 (查看原文)
    zoe 1赞 2014-07-08 14:14:12
    —— 引自第157页
  • 他们就这样一动不动,在不确定中凝固了片刻。人们纷纷转头看他们。人站着的时候保持静止不动是很少见的。也许该回想一下马格里特的那幅画,一群男人如钟乳石一般从天而降。两人目前的姿态中稍有些比利时画派的味道。。。 (查看原文)
    B.tristesse 1赞 2014-07-15 14:19:05
    —— 引自第137页
  • 没有什么好解释的。 这个吻就像是一门现代艺术。 属于他们的《白色上的白色》。 (查看原文)
    四分之三的仙林 1赞 2014-07-15 15:54:29
    —— 引自第92页
  • 我们的生理时钟就是这么毫无理性。这就像失恋一样: 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出来。在最痛苦的时刻,我们会觉得伤口永远都不会愈合。然后,某个早上,我们会惊讶地发现,那种可怕的重量在身上感觉不到了,创痛消失得无影无踪。为什么会是这一天?为什么不是晚一天,或是早一天?这是我们的身体独断专行作出的决定。 (查看原文)
    zoe 2014-09-11 15:51:21
    —— 引自第94页
  • La soirée avait eu le parcours du Titanic. Festive au début, elle mourait dans un naufrage. La vérité avait souvent l'allure d'un iceberg. (查看原文)
    Augenstern 2012-07-16 11:24:12
    —— 引自第62页
  • Notre horloge corporelle n'est pas rationnelle. C'est exactement comme un chagrin d'amour: on ne sait pas quand on s'en remettra. Au pire moment de la douleur, on pense que la plaie sera toujours vive. Et puis, un matin, on s'étonne de ne plus ressentir ce pois terrible. (查看原文)
    Augenstern 2012-07-16 11:46:38
    —— 引自第85页
  • Il voulait trouver un refuge n'importe où, pourvu qu'il lui permette de s'évader du présent. (查看原文)
    Augenstern 2012-07-31 17:23:02
    —— 引自第127页
  • Au cours d'une histoire sentimentale, l'alcool accompagne deux moments opposés : quand on découvre l'autre et qu'il faut se raconter, et quand on n'a rien plus rien à se dire. (查看原文)
    Augenstern 2012-07-31 20:55:05
    —— 引自第140页
  • Face à cette femme, il était un train qui déraille. (查看原文)
    Augenstern 2012-07-31 20:56:14
    —— 引自第144页
  • Le silence de chaque jour annonçait le silence de toujours. (查看原文)
    Augenstern 2012-08-10 20:49:46
    —— 引自第170页
  • Il resta seul, avec la certitude de l'avoir perdue définitivement. Il avança vers la vitre, pour contempler le vide devant lui, avec une une intense tentation. (查看原文)
    Augenstern 2012-08-14 09:24:31
    —— 引自第180页
  • On aurait pu se croiser des centaines de fois pendant notre adolescence, mais on ne s'est jamais vus. Et c'est à Paris que nous nous sommes trouvés. (查看原文)
    Augenstern 2012-08-14 10:27:44
    —— 引自第193页
  • 她试着回想,刚才在邂逅他之前自己要往哪里去,但记忆已经模糊。她并不是那种漫无目的地闲逛的人。她难道不是刚读过科塔萨尔的小说,正想沿着书里的线路行走吗?此时,文学就在那里,在他们之间。是的,就是这样,她刚刚读过《跳房子》,并且特别喜欢书里主人公们循着一位流浪汉指示的路线,试图在街上相遇的那些场景。每天晚上,他们都在一张地图上温习他们走过的路线,看一下他们本可以在何时相遇,又在何时擦肩而过。她回想起两人邂逅前她打算去的地方: 小说里。 (查看原文)
    zoe 2014-06-27 15:14:55
    —— 引自第7页
  • 爱的艺术? 是将吸血鬼的情欲和银莲花的谨慎合为一体。 * 每个欲望里都隐含着僧侣与屠夫的搏斗。 * 精子是纯粹的强盗。 (查看原文)
    四分之三的仙林 2014-07-04 14:39:35
    —— 引自第89页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