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是如何忘记历史的》试读:特质和同质

19世纪末,人们试图通过划分科学的方法来解决我们这里提出的一些问题。一组科学被认为是研究普遍性或一般性问题,其他的科学则被认为是研究个体或特殊问题。因此德国哲学家威廉R26;文德尔班和海因里希R26;李凯尔特(WilhelmWindelbandandHeinrichRickert)在特殊论科学(idiographicsciences)与普遍论科学(nomotheticsciences)之间做了区分。普遍论科学被认为是探究统一性规律的科学。相比较而言,特殊论科学则试图获得关于具体细节的知识。 按照李凯尔特(1899)的理论,自然科学是普遍论科学。但是他把政治经济学和心理学也归为普遍论科学。其他的社会和人文科学则被认为是特殊论科学,用经验的、描述的和比较的方法研究个别现象。据称这一科学的两分法导致了迥异的认识论。 德国哲学家威廉R26;狄尔泰(WilhelmDilthey)批评了将科学划分为特殊论科学与普遍论科学的方法,他认为任何科学都可以结合这两种方法的优点(Holborn,1950)。狄尔泰论证道,文化和社会科学并不局限于个体,它们的主要问题应该归结为个体与一般的关系问题。对于狄尔泰来说,真正地区分科学是将其分为自然科学和文化科学,并且他在两者之间进行了严格的区分。他论证说,后者不仅仅考查因果解释,而且探究对主题内涵和象征意义的理解。 李凯尔特对于特殊论科学和普遍论科学的区分,反映了在一般性理论学家与反一般性的经验主义者之间的现代划分。每一方都陷入了僵局。问题总是在于,所有的科学都同时研究一般性和特殊性问题。正如哲学家马里奥R26;邦格(MarioBunge,1998,p.23)所说的,“特殊论/普遍论科学的两分法是站不住脚的,因为所有的科学都既是特殊论的,又是普遍论的。”人类社会是一个“有模式的混乱体”(apatternedmess)。思想的一般性框架可能帮助我们察觉这一模式,但是我们还需要更多的东西来处理混乱的细节。

>经济学是如何忘记历史的

经济学是如何忘记历史的
作者: 杰弗里·M·霍奇逊
副标题: 社会科学中的历史特性问题
isbn: 7300086942
书名: 经济学是如何忘记历史的
页数: 504
定价: 59.00元
出版社: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08-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