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中海的阳光

天水明夷 评论 鼠疫 4 2005-11-19 23:13:44
天水明夷
天水明夷 (酒旗风暖少年狂) 2005-11-19 23:14:51

附:两则日记

1999年5月10日
《鼠疫》。加缪在这里像一头黑色的大熊一样笨拙地、义无反顾地走入词语的密林,故事的方向不可思议又柳暗花明。

1999年5月14日
4月下旬至今读完《鼠疫》。鼠疫隐喻一场战争,隐喻生活本身:生活中威胁和欢乐始终并存。《鼠疫》还是一篇证词,小说结束时,加缪说出了他为什么要写作:他之所以要这样做是不愿在事实面前保持缄默,是为了让人们至少能回忆起这些人都是不公正和暴力的牺牲,是为了如实地告诉人们他在灾难中学到的东西,并告诉人们:人的身上,值得赞赏的东西总是多于应该蔑视的东西。

暖鱼
暖鱼 (One Day Day) 2005-11-20 02:27:26

天水明夷:你现在书评很多都是以前的文字吗?也很盼望能看到你新近的文字,这样时效性就更好了。你的文字让我受教不少,致谢。

天水明夷
天水明夷 (酒旗风暖少年狂) 2005-11-20 15:21:15

回复暖暖鱼:这些关于书的文字确是旧作,2000年后我很少写关于书的文字了,一是懒,二是觉得我有更为重要的事要做。读书不是公共性的事件,它是个人的小事,因此从来不讲什么时效。有心情,我会写些关于近几年新书的评论。有所好,公诸同道,不必言谢。

蛋丁
蛋丁 (自律是美德) 2009-08-04 17:44:55

事实上,我读《鼠疫》的过程并不好受...

王二
王二 (好不容易活了下来。) 2010-05-10 19:54:32

我读鼠疫,感觉只是普通的二战题材作品,同类的作品太多了,都是描写原先隔绝的人们是如何在战争中团结到一起,没感觉加缪的版本有太多新意。

Yolim
Yolim (提示:读书时请远离有屏幕的物体) 2012-11-24 23:15:21

加缪,鼠疫的无限延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