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理性批判》的汉译本

吴边 评论 纯粹理性批判 5 2005-11-20 19:41:53
苏丹红
苏丹红 (无梦不欢) 2005-11-21 19:13:11

吴边,好专业啊。让我们这学文的自惭形秽啊!

gongsukang
gongsukang 2005-11-21 19:27:13

只有仰慕的资格

吴边
吴边 2005-11-21 21:11:33

呵呵,关云短,被那么夸张,小心我晕了啊,嘻嘻~~其实我开始系统地学习哲学——主要是西方哲学——是从大学才开始的,至今还不到十年呢,主要的兴趣点也就只在康德、胡塞尔、维特根斯坦、海德格尔等人身上,其他人其实并没有什么深入地钻研过,还好我不需要靠这个吃饭,喜欢怎么谁就看谁好了,没有负担。哲学更多是给人以启迪和素质,对我来讲,它还有无穷的乐趣,在这个问题上,我喜欢维特根斯坦临终前的那句话:告诉他们,我度过了美好的一生。

苏丹红
苏丹红 (无梦不欢) 2005-11-21 22:06:57

不要晕,要顶住。
因为以后夸你的机会还有很多啊!

“告诉他们,我度过了美好的一生。”好啊!

吴边
吴边 2005-11-24 20:23:17

居然有8个人选择了此评论“有用”,老实说,实在令我惊讶。因为现代社会的大众们不太可能对哲学还会发生兴趣,更不用说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以下简称《纯批》)了,但我想人类的文明还是会继续传承下去的。各人有各人的命运,书也是一样,不用杞人忧天。

若谷
若谷 2009-12-07 21:07:17

楼主你好,鄙人最近也在看《纯粹理性批判》,有很多问题不是很能理解,在《纯粹理性批判》(邓晓芒版)的第二部分第一编第二卷第二章一切纯粹知性原理的体系的第一节最后部分提到“一个没有学问的人不是有学问的”“没有哪个无学问的人是有学问的”,个人觉得之间并没有作者所提的区别,不知是译者的的疏忽,还是确有不同,若方便还望楼主能指点一二

menp9999
menp9999 2009-12-20 21:08:47

1、幻相=真理;
2、知性=规则的能力;
3、理性=原则的能力。
-------------------------------------
既然是幻了,为什么是真理呢?至少这个名词不太合适吧?
规则,原则,他们有什么区别呢?

john vin
john vin (有酒有酒,闲饮东轩) 2010-05-01 23:56:17

邓译本烂透了……

[已注销]
[已注销] 2010-06-09 11:27:24

韦译本似乎问题也不少,按某位先生的说法,“英译中时把德译英的错误都又弄错了”

泉水八百里
泉水八百里 2010-06-20 01:52:14

手头有一本,一直闲置,一看,果然是蓝公武的,大汗!

饕餮
饕餮 2010-07-25 04:08:10

原版的纯批...序言看着都别扭,但是对他们而言200多年书面语竟然没有很大变化

[已注销]
[已注销] 2010-10-03 18:10:24

胡仁源先生译本有两种,万有文库本与汉译名著本。分别于1931年和1933年出版。见《民国时期总书目,哲学》,作为一补充。

[已注销]
[已注销] 2010-10-22 19:46:49

一、邓晓芒译文“我自认为在这条道路上,我找到了迄今使理性在摆脱经验的运用中与自身相分裂的一切谬误得以消除的办法。” 和李秋零译文“我自诩在这条道路上已经找到了消除迄今使理性在脱离经验的应用中与自身分裂的一切谬误的办法。” 这一比较结论——“简洁”是“优越”的代名词吗?要知道,“简洁”如果“优越”的话,就去选择蓝公武的版本,为什么不呢?因为“简洁”有所“收缩”,一个字或词的“填写”或“删减”,对于康德的《纯批》来说可能是相当重要的,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审慎,不要把标准陷入到一个特别明显的偏狭之中去。

[已注销]
[已注销] 2010-10-22 20:10:49

二、“作出解决”在汉语语法之中来看,的确是有些不顺当,但并不是语法、即形式上的问题,而是在内容所指上的问题,我们对于“作出”、“解决”这两个语词的用法有一定的约定,但这只是一种日常状态之下的“多数性”,代表不了“普遍性”。在康德这里,就是要为人类理性自身的“合法性”应用之限度作出清查和规定、即“划界”,而为此所必然诉诸的是德文语词的选择,在翻译时,要找到对应的汉语词汇很难,因为没有任何两种语言之间是可以找得到完全匹配无误的语词的,而且,德文之中的很多名词本义是动词,也就是说,是经过对动词原型实施“名词化”之后得到的,但是,这一点在汉语之中却并没有(至少特别地不明确),比如说,我们汉语所说的“解决”,通常是在说一个“方案”、“解答”或“方法”,也就是作为一个现成的“结果”的那种名词,而不是如德语之中那样,是在表达那种作为“解决”得以展开的“行动、方式及其结果”之整体,也就是说,赋予了“解决”这个语词以一种“内容”上的赋予过程、因而为“解决”的“行动、方式及结构”贯穿以一条时间之线!那么,对于“理性”自身来说,说“作出解决”,就是在表明“理性”在这样一个“时间”之中所付诸的东西,而不是仅只是提交出一个“现成结果”!

[已注销]
[已注销] 2010-10-22 20:16:36

如果,您认为您所建议的那个“使……得到解决”是更好的,那么,您能不能看一看,您是不是在说想要提交出一个“成果”来呢!“得到”是“获得”、“获取”、“拿到”,也就是要作出一种要提交出“成果”来的“承诺”,但实际上,在康德自己这本书之中,自始至终都是在做“试验”,以“纯粹数学”和“纯粹自然科学”作为类比,展开人类理性自身在“先天综合知识是否可能”这一“假设”之下的“思想试验”,根本就不能“承诺”一个确定的“结果”来,只是在具体的“行动”之展开、“方式”之具体实施过程中逐渐地抽丝剥茧,具体而言的最后结果是什么,只能留待于这一课题自身所“呈示”出来的最后“分析结果”!

[已注销]
[已注销] 2010-10-22 20:20:42

三、“奇特,罕见”这个字邓译和李译都没有漏掉!
“dogmatisch schwärmende Wißbegierde”这句德文,意思是“热中独断的求知欲”,这里面的“热衷”适用于任何程度上的“热情”或“倾注”,根本就没有程度上的“限定”,对这一语词作出“限定”的,恰好就是那个“奇特,罕见”,这个表示程度的语词,将“热情”给“限定”在了较高的程度上,变成了“狂-热”。

[已注销]
[已注销] 2010-10-22 20:32:07

四、“自然规定”决不可理解为“本性规定”,因为这里的“自然”并不是针对理性因其自身得以产生出来所必然依仗的那种“应用”,而是在说一种更为源始、几乎是最为源始的一种境况,那就是“理性”自身在面对“经验”、“感性现象”之时有那种“惊异”、“好奇”所“激发”起来的那种“兴趣”,付之于“判断”来加以“表述”,就是“我对此能够知道些什么”,这是“理性”在对自身“发问”,而不是在“应用”自身,而是对自身的“应用”先行地提出“目标”或“使命”,这样一种源始境况,是“自然地”激发起来的,因此可以翻译为“自然使命”。

而对于“本性”这一点并不恰当,因为“本性”在“理性”这里仅只是一种“应用”上的“自然倾向”,注意修饰语,是“应用”上的“自然倾向”,也就是说,“理性”自身是一种“建筑术”式的“应用倾向”,具体而言,这时的“理性”就是想要(实际上也的确是这样做的)开展出一种“系统统一性应用”,“系统统一性”才是其根本的总体原则,这是其“本性”的意指所在!

[已注销]
[已注销] 2010-10-22 20:42:33

五、“ Willfährigkeit是来自形容词willfährig的名词”是没错的,而您查字典的结果、即“willfährig义为‘听命的,惟命是从的,屈从的’”这一点也没错!但是,您说“因此Willfährigkeit不应译作‘襄助’”这一点却极为值得商榷,我的“质疑”在于,您怎么一来就把同样翻译过来的“词典”当成了更为精确的“标准”了呢!要知道,如果那些外语经典的“思想”、“哲学”对于我们的“了解”和“研习”来说是那么地依赖于“词典”的话,那就干脆让词典学家们来翻译作品得了!因为要知道,即便是词典里面所说的“听命的,惟命是从的,屈从的”就是绝对准确的话,那我倒是很想知道这本词典又是拿什么作“依据”或“标准”来翻译这个德文词的呢!当然,我并不是针对这位词典学家,因为我相信他也清楚他自己的翻译并不绝对准确,而只能拿捏个大概而已!另外,我们也千万别忘记了,即便是现当代语词、语法,都是经由“哲学”本身的多少年以来的“研究”、“探讨”和“争辩”而得到了的“产品”!因此,千万不要在这一问题上“本末倒置”、“置果为因”!

[已注销]
[已注销] 2010-10-22 20:49:16

六、“哲学更多是给人以启迪和素质,对我来讲,它还有无穷的乐趣,在这个问题上,我喜欢维特根斯坦临终前的那句话:告诉他们,我度过了美好的一生。”——————————
你所谓的“在这个问题上”其前后根本构不成一定的“构成性关系”,
维氏的这句话的意思是在说“启迪”和“素质”、“无穷的乐趣”吗?
维氏的一生贯穿了“颠沛”、“深深自责”和“苦恼”、“烦躁”,
他真正的“哲学思考”始终都贯穿了一个深深的“宗教”主线,
那就是他以“逻辑”与“罪”开始其“哲学探思”,
而临终以自身的“死亡”来最为完美地为其一以贯之的“两面性”思考画上句号!

[已注销]
[已注销] 2010-10-22 21:05:47

七、“一个没有学问的人不是有学问的”和“没有哪个无学问的人是有学问的”这两个判断之间的区别,需要从句子的“主词”和“谓词”(“主词”对应于汉语语法之中的“主语”,“谓词”则对应于汉语语法上的“谓语+宾语”)这一方面来着手:
因为判断就是在对“主词”和“谓词”作出连接,但是,要考察这一连接是什么性质的,也就是要考察如何做到符合规则,这一点,需要考察“主体”和“谓词”之间的“关系”,考察一下“谓词”是否本就已经被包含在“主词”之中了,如果是,那么这样一种连接就是“分析性”,所得到的判断就是“分析判断”,如果“谓词”之中的内容并未包含在“主词”之中,那么,经由这样一种连接,就为“主词”自身增添了原本并不包含的新内容,你看:
第一个判断之中的“没有学问”这一修饰语已经被绑定在“人”这个中心语上了,因此,“没有学问的人”就构成了完整的“主词”,那么,“谓词”之中所说的“不是有学问的”就是在表述“主词”之中已经包含着的东西或内容了,所以,这是一个“分析性判断”。
第二个判断之中,“没有哪个无学问的人是有学问的”可以等同于“没有学问的人都总是没有学问的”,那么,就可以考察主词“没有学问的人”,里面是说“没有学问”这一内容,再看“谓词”,“都总是没有学问的”是在说一个人一旦“没有学问”,就永远都会是“没有学问”的!这里面的先验用语“都”、“总”就将这种“没有学问”赋予了一种“普遍性”和“必然性”,但实际上,一个“没有学问的人”仅只是在一种经验意义上才“没有学问”,一个小孩小时候“没有学问”,但是,是否“必然地”、“永远地”都会“没有学问”吗!当然不是,所以,这后一个判断本身就是一种“教条”、“以偏概全”,或者正是康德所批判的那种“独断论”!

[已注销]
[已注销] 2010-10-22 21:23:08

八、是什么人、哪一本书告诉您“幻相=真理”、“知性=规则的能力”、“理性=原则的能力”的?等于号“=”代表什么含义,或者说它指称什么?等于号在康德这里意味着在“纯粹数学知识”意义上的“先天综合”,需要一种完全先天的“直观”,可是在“幻相”和“真理”等概念的阐述、诠释上,康德则采用了一种“分析”,也就是一种“先验分析”,因此,当他在说“知性是关于规则的能力”、“理性是关于原则的能力”的时候,也并不是在说“是-关于”就在“数学意义上”等同于“=”,“是-关于”是说“知性”之得以运行起来、展开来发挥其应用功用,是以其“先天装备”或“先天法规”、“先天形式”作为“规则”才是可能的,其之得到应用的过程,就是为自然实体对象颁布这些“规则”的同一个过程!同理,“理性”自身得到应用的过程,就是开展出作为其“本性原理”的那条“系统统一性”原则之具体应用来的整个“运动”进程!这里的“系统统一性”是“理性”的“本性原则”,在“思辨应用”之中,“理性”所具有的“原则”从根本上就只有这个,其中包含了“统一性”-“亲和性”-“差异性”这一环节性的结构!其中的三个环节各自作为在不同场合、趣向之上的应用原则而存在!

至于“幻相=真理”纯属胡诌,要么诉诸于自然语言表述出完整的意思来,要么就是撤除这样一种表示方式!如果一定要说出个“道理”来,那就只能诉诸于“阐释”,而且是批判性的说明,“先验幻相”在哪一种意义上是和“真理”相一致的?这样一个“发问”可能会是更好的方式,“先验幻相”的确是“真理”作为一种“活动”、“行动”之得以开展出来的真正所在,“先验幻相”并非一个现成之物,而仅只是“知性”和“理性”对于其自身的应用都没有“把控”好那种应有的“合法性”限度或界限,由此所导致的“判断”和“命题”都具有“幻相”,其根本不在于“知性”和“理性”自身,而在于作为“此在”的“主体”之“人”对于这两者的“应用”这一点上!当然,也并不在于“显象”、从而并不在于“感性”本身,因为这些东西本身根本就不具有作出“判断”、“表述”和“陈述”的任何能力!具有这样一种能力的,只有“此在”之“人”!

john vin
john vin (有酒有酒,闲饮东轩) 2010-10-22 22:25:18

好长……不过我想说学习德国哲学,还是从其传承入手比较好。看过了康德所批判而建立自己哲学体系的休谟,再理性批判就容易把握了。

[已注销]
[已注销] 2010-10-23 11:11:34

  是的,有道理,如果能够做到这样最好,实在做不到的话,直接读也行的。毕竟,即使读懂了休谟,也未必能那么容易把握,即使是把握了,也可能会仅只是在“形式”上、更恰当地说是在最根本的“方向”上,真正在其“内容”上的把握,需要的并不是休谟的那些东西,而是牛顿和莱布尼茨、卢梭以及他自己始终都在关注的具体知识(既有理论上的,也有实践上的), 因为那些东西正是构成了康德“建构”其整个哲学体系的“内容”之充实的素材来源,比如说在“认识论”、即在《纯粹理性批判》之中原理分析论那里,《实践理性批判》和《判断力批判》的整个篇幅(尤其是在后者那里、特别特别地明显),都无不依照一种“微积分”(莱布尼茨)或“流数”(牛顿)这一纯粹数学上的“具体图型”作为其根本方式来展开其阐述上的“结构连接”,但是,我说是“结构连接”,可千万不能说“仅只是结构嘛!”因为“结构性”在康德这里意味着的东西比之其他东西所带来的意义更为重大,可以说意味着康德对自身这些重大课题之所以提出来、加以展开并加以批判下去的根本“环节链”,没有它,也就失去了康德所看重的“系统性”、从而也失去了“连贯性”,即便是可以达到某种意义上的“完备性”,也根本达不到他自诩的那种“必然衔接”上的逻辑“明晰性”和“有机性”!如果不懂得这一点,至多也只是知道有那么一个“传承”的说法或意见而已,至多算是一种“历史事实”而已,至于这个“历史事实”究竟如何得到理解和消化,还是要去考察并理解具体的著作文本,至少是需要联系起所涉及的“科学”及其“知识”上的重大内容来紧密地予以理解,也许还根本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理解得了,当然不可否认的是,有所理解就是有所进步,无论是理解得对或是错,如果是前者,那就需要继续前进,若是后者,就可以仔细对自身加以审视并做好理解上的“转向”工作。所以,在先读休谟的《人性论》或是《人类理解研究》、《道德原则研究》,之后再读康德的时候,仍然必须要考虑我所说的那种情形(不能把那些话本身当成任何固死的教条来理解并加以反对,而是至多指出我所说之话所具有的有效性界限)。

john vin
john vin (有酒有酒,闲饮东轩) 2010-10-23 11:59:26

……你继续忙

[已注销]
[已注销] 2010-10-23 14:44:10

忙什么,看到了有得忙的,再忙吧,呵呵~,先忙忙别的了。

吴边
吴边 2010-11-15 15:55:56

好文!!非常感谢思之恋的精彩评论。

飞来飞去器
飞来飞去器 2011-05-12 23:58:13

欣赏

[已注销]
[已注销] 2011-05-13 18:50:24

文章好长 麻烦问下 LZ 你最推荐读谁的译本?

叨逼叨啥
叨逼叨啥 (只有实在无聊了,才来豆瓣看看。) 2011-05-26 14:06:46

还没读,还没敢读

王二小
王二小 (日暮现残骸) 2011-07-26 01:06:31

LZ您好厉害,崇拜!

environmentsi
environmentsi 2011-10-31 23:15:09

蓝公武的是读不下去,读过邓晓芒的,感觉还是挺好的,要浅显一点,李秋零的也很好。

ОИЯИ
ОИЯИ (孤独是为自由付出的代价。) 2011-11-04 17:24:08

我不晓的着这个版本如何。我是搞物理的,纯粹理性批判,实践理性批判,判断力批判这三本书我都有,都是高中时买的。现在在犹豫要不要出手····我们同学说这个版本也不是很好,据说有新的版本出来了,比这个要好点,望指教

[已注销]
[已注销] 2011-11-04 19:20:01

无须对版本问题纠结,无论是李版,还是邓版,都可读。新版也是李秋零的,不过是把全集版加入了一些编者、译者注释而已。其他不变。

ОИЯИ
ОИЯИ (孤独是为自由付出的代价。) 2011-11-04 19:45:40

哦,那我还是出手吧

[已注销]
[已注销] 2011-11-04 21:57:51

搞物理的,可以读一下康德的那个《未来形而上学导论》、《自然科学的形而上学根据》,尤其是后一本,这一本可是康德《纯粹理性批判》这本大书里面就预告出来的那本“篇幅虽不及这本批判的一半,但重要性程度、意义”却远大于这本批判的自然形而上学,篇幅小,却让爱因斯坦读了几十年,发表出狭义相对论来之后,爱因斯坦已经四十多岁,仍然还在捧读这本书,并对朋友声称还在从中获取更大、尚待挖掘出来的灵感激发。

ОИЯИ
ОИЯИ (孤独是为自由付出的代价。) 2011-11-04 22:00:11

那这三本书我就出手了,肃然是高中时的读物,可惜啊,《未来形而上学导论》、《自然科学的形而上学根据》我回来看下,这里两本

[已注销]
[已注销] 2011-11-04 22:02:08

不过要清楚其中的脉络,理解它的基本思路,还是需要《未来形而上学导论》、进而是《纯粹理性批判》这本大书,只是,后者太过庞大、太过艰深晦涩、太过难于贯通,因为这本书真正的思想、价值不在于从中提炼出那几个结论来,那除了哲学史批判意义上的转承之外,什么意义都没有,意义在于其中所引导着读者走出来的哲学思维方式。这个旅程太过艰难。爱因斯坦十三岁读这本书,后来读《自然科学的形而上学根据》时就是有这个基础。

ОИЯИ
ОИЯИ (孤独是为自由付出的代价。) 2011-11-04 22:03:58

恩。谢谢。果然不同凡响···

Kendy
Kendy 2011-11-20 09:30:31

译英,译德,总归是二次创作,不如亲自读的好,语言也构成了作者基本的世界观的要素,作为外国人去读或者说以外语的角度去读,可能更能观察到作者的思路与思想原泉

[已注销]
[已注销] 2011-11-20 14:28:49

认同楼上

灿烂千阳
灿烂千阳 2012-04-24 10:25:39

蓝公翻译的也是文言文版的

无名
无名 (平凡的我) 2012-09-25 08:03:41

写的都很好,作为无知的我,先收着吧

苏打
苏打 2012-09-28 21:36:01

蓝公武先生的读起来还可以,表述的也不错,文言文还是蛮好的,不会搞乱掉!也不是多难读

迟木
迟木 (纯粹,绝对) 2012-10-19 13:20:21

很有用的文章

[已注销]
[已注销] 2012-11-09 16:08:47

李秋零正文第一页就译错了。“曾经有一段时间,形而上学被称为一切科学的女王,而且如果把意志当做事实,那么它由于自己对象的出色的重要性,自然配得上这一尊号。” 原文und wenn man den Willen für die Tat nimmt里面的willen意思显然是意愿、愿望,李译为意志明显不通。

琴心三叠
琴心三叠 2012-11-28 17:57:22

此处,韦卓民的译本为“如果愿望等于事实的话”,似乎更为得当。
鄙人以为,韦先生精熟七八种外语,在翻译康德时精益求精,参考德文本和其他数种英译,其译文值得推重。

蛇仙大人
蛇仙大人 (千年等一回~~等一回) 2013-01-15 19:15:34

我正在读李秋零版的,感觉很晦涩,不知道是不是不适合我,我读得很费劲!

apoke
apoke 2013-01-16 15:42:27

翻译应该是一种文化的融合互动而不只是两套语言符号的互换。既然是思想性的著作就应该以达义为第一要务,其他则是准确传递思想后的锦上添花,否则就舍本求末了。觉得歪解歪译也无所谓,只要成功的从一种文化融进了另一种文化,在同一种文化里,哪怕聚腋成裘也可以找出比原著更加完美的表达,这就是一种文化融合并且激活的过程。单靠个人或者小群体的翻译完成这样一种融合互动就缓慢的多,结果是200多年过去我们的译文在同一种文化里的人读起来仍然很蹩脚。按照正常的结果,现在应该能用网络语翻译个版本了才对,开玩笑了。

apoke
apoke 2013-01-16 16:10:27

康德的思想在西方人的生活方式,思维方法,乃至科技成果里都能看到影子。如果翻译成了重新造一个文字迷宫把思想藏在里面让读者去找,虽然可能重新摸清了作者的思想框架和思想过程,但不免让人觉得像是倒退很多步去找一个早已经被超越的地点,而在人类整个的思想历程上那一点实在没有什么先进性可言,它先进的时候是在200多年前。思想著作的翻译肯定不是要树一个不可超越的偶像让大家膜拜,它的价值在于对思想的发展产生了多大的推动。如果把康德的思想看成了不可逾越的思想,连康德恐怕都要嘲笑我们,他的著作的初衷是为了给大家在思想上找一块坚固可靠的垫脚石,我们却把它顶在了头上,变成了他嘲笑的那种认为“思想因为古老才有价值”的人 。

中
2013-02-08 21:40:26

英译本的能看吗,语言转了两次,失真程度可想而知。另外如今最流行的邓晓芒和李秋零的两个汉译本,我只想说,烂成屎了,是给中国人看吗。翻译得这么烂,原因可能是1、德语本身是破烂语言 2、康德文笔很差,但这两点有可能吗,所以,原因只能是3、译者翻译得太烂。中国真的无人吗,这么伟大的著作竟然没有好的汉译本

琴心三叠
琴心三叠 2013-03-11 18:45:08

哲学不同于诗歌,关键在于思想的传达,这一点类似于科学著作,譬如讲述牛顿力学,爱因斯坦相对论或达尔文进化论,用哪国语言并不重要,关键在于表达的正确性,只要表述准确,就不存在因为语言形式不同而失真的问题。

夏目
夏目 2013-04-25 09:18:56

在柏拉图时代,哲学是那么易懂,为嘛过了差不多两千年,哲学变得那么小众,那么艰涩难懂,哲学不是讲普世之理的么?看理想国被搞得头昏脑胀的,看着纯粹理性批判的目录都脚软。

圆缺
圆缺 2013-04-29 15:19:42

不错

能登水族馆
能登水族馆 (好人) 2013-06-12 15:12:36

考据翔实,每次看到好几种译版都选花眼。。。。帮助很大

楚兰亭
楚兰亭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 2013-07-16 22:16:27

赞,决定读李秋零版了。

[已注销]
[已注销] 2013-10-15 09:41:57

看到第二排开始头昏了~

白耶
白耶 2014-06-15 17:51:58

蓝译本和韦译本以前都读过,当然是好读书不求甚解的那种。韦译本是1999年的校订版(2000年出版问世),当时就发现全书的德语名词首字母均不大写,相信韦卓民先生的手稿决不会如此,后来还发现有些关键词的原文弄错了。如韦氏自己写的前言(原为译后记)里,Vorstellung错成vorotellung, Wahrnehmung 错成wahrchmung,都让人不知所云。据说校订版经过名家之手,不明为何会出现如此低级的差错。偶尔进到这里,见到博主雄文和各位大侠的留言,深受启发,但二三年间尚无一人指出以上问题者,故不惴浅陋,特表出之。希望整理者和出版方能引起注意,再版时改进。

白耶
白耶 2014-06-15 17:56:22

又仔细看了下,博主原文写在2005年。这么说,竟然是快十年了,没人注意到这些“细节”!

吴边
吴边 2014-09-18 13:58:14

呵呵,也不是没人,我们不就注意到了么?

Daniel
Daniel (少年,YOU ARE FIGHTING CHINESE) 2015-08-31 20:41:20

买来李秋零的译本,结果在本诺的导言译文上就存在阅读的困难,长句中复杂的词汇组合消解了我阅读的耐心。所以就放下了,都是第二次这样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圆缺
圆缺 2015-08-31 21:44:06

人大爱智论坛关闭好长时间了……

学海无涯
学海无涯 (侥胜易生轻狂,挫折催人反思。) 2016-07-22 16:39:07

整页都看完了,对楼主和那位注销账户的朋友表示佩服。

Niravan
Niravan (執象而求,咫尺千里) 2017-01-31 02:48:57

看过此页的回复后,对注销账户的那位朋友深表佩服,这才是回复时应有的态度,学习了

waterdrop
waterdrop 2018-03-21 17:03:25

这么有用的帖子,上一条回复居然是一年前

gu16
gu16 (十六一枝花) 2018-08-07 11:19:21

膜拜

paramitasamsa
paramitasamsa 2018-09-30 21:37:36

今天才读到楼主的文章,受益匪浅

无声szj
无声szj 2018-10-09 13:12:56

王玖兴先生译本已经出版,李邓靠边站了。

Fanxi
Fanxi 2018-11-09 11:39:30

好文和评论

破力吗
破力吗 (茫茫地去破坏。Das ist Oomph!) 2018-12-27 02:14:16

关于第四点私以为楼主可能记错了单词的意思,ausfallen 的词义大概就是指取消或者无效的意思,而对于楼主所指的取奇特或者突出之义的词私以为应是auffallen

用户6087716345
用户6087716345 2019-01-21 20:06:11

按理说,王国维研究康德应该更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