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好书,一个有负众望的译本

小小风也 评论 夏洛的网 3 2006-02-11 11:45:38

这篇书评可能有关键情节透露

jing
jing 2006-02-11 15:03:06

haha.小风终于按奈不住了.

应小风之命,我今已将康馨译版本封面等信息上传至豆瓣,大家可按图索骥.
http://www.douban.com/subject/1476304/

红锈宝刀侠
红锈宝刀侠 (Five minutes from normal) 2006-02-11 15:45:26

何论作者或译者,连读者,都会带着属于自己的情感和内心去看待一个故事。做会计出身,为枯燥烦恼的肖毛,也借着翻译一个充满情感的故事,获得内在精神的自由表白。

把三个版本同列是个很有趣味也兼具价值的作法。显见肖毛的译法更热烈挚情。康新和任的版本,也有直白朴素的味道。只是主观的评价是很难以高下相论,把译作一一列出,各读就又是各读者内心的一份感受了,这相异又独立的感受本身,也是自由的一种。

有时我想,作者译者的技巧固然是我们这些读者所乐衷比较,但实际,至少我个人,真爱的是怀特讲的这个故事本身,即便讲得再少渲染,我也不会忘记这位幼年读到的蜘蛛朋友。那时,我不过是从小人书上看到些只言片语而已。

jing
jing 2006-02-11 16:27:32

我怎么记得康馨是男的呢?

不是说他是外交官,康馨乃他的化名吗?

小小风也
小小风也 (冬天快要过去了) 2006-02-11 17:16:41

  xiaojing:有消息说康是某外交官的妻子 。
  
  锦衣,很喜欢你的COMMENT,中肯而有见地,是天涯的?不过,我总疑心你没有看过任溶溶版,只看过其他两个版本。显著的差距是不能光用个人爱好来解释的,而且译作应该力求与原作保持一致也是一个基本要求。

bluejudy
bluejudy (Give Thanks) 2006-02-11 19:46:19

小风真是细心啊,这一段的确是康馨的比较好,热烈期盼看到康馨译本,不过最期待的还是英文的版本。

小小风也
小小风也 (冬天快要过去了) 2006-02-11 19:56:48

http://www.douban.com/review/1025350/
最后附有链接的。

右小右
右小右 (春天来喽) 2006-02-11 20:11:16

但按着我朋友的评论,任溶溶自己怎么会知道没看懂这本书呢?
------------------------------------------------
文人啊。真是又酸又辣。不过确实很开胃,爽口!骂人确实是一件让人痛快的事!

右小右
右小右 (春天来喽) 2006-02-11 20:14:40

她死时无人在旁。
------------------------------------------------
只看到这句,就不想再看后面两位的译文了。实在已经是足够了。
(遗憾的是没看过这个书,连这个故事都不晓得。只是在豆瓣上经常看到豆豆们提起。上面有位豆豆说找到康的译文了,我晚上可以看喽。)  

daisy
daisy 2006-02-11 20:29:05

童年时代最初接触的就是康版。印象最深的也是这一段。总是莫名其妙地觉得这种手法很像电影里的“零度表演”,象嘉宝在《瑞典女王》里最后的表情。
翻译的性情要是和原作相差太大,终究是会露出马脚。
没有人能在文字中长久地隐藏自己。
肖毛是个深情之人。任先生就多少有点象那种规规矩矩的小班长。他如果译什么发生在森林中的阶级斗争之类的童话,可能更适合些?

爱谁谁
爱谁谁 2006-02-12 01:45:23

俺这三版都没看过,本没有发言权,但是若纯粹从语言角度来说句话,不对的话,当放P,尽管批评~

若从“信”的角度看,3个版本译得可能都还不够好。比如funfair俺觉得大概更近咱们的“游园会”,或者干脆“庙会”,而不是啥“展览会”(肖毛版)或者“集市”(任溶溶版)

至于the entertainers,因为fair是流动的, “游艺场主人们”(康馨版)“游乐场的摊主们”(肖毛版)"艺人们"(任溶溶版)三译中,可能肖译还稍近原意,但仍嫌不好——或许“游艺摊主”?

另外,从语气上讲,三版似乎均缺乏原文的平淡和安稳(凭心论,在这一点上任版反而还好点儿)。

乱说乱说~

红发安
红发安 (爱所有人,信少数人) 2006-02-12 01:48:33

谢谢风也.

真的.好的东西还需要识货的人才不至于明珠暗投.

paopao
paopao 2006-02-12 02:43:16

半年前看得英文版,以为是本新书。今天才知道这个童话有些年头了啊,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好像很受人关注的样子。看了以上讨论,感觉更适合搞翻译的专业人士。原版其实并不难读,大家还是看原版吧,也免得为看哪个译本而费心了。

晚香
晚香 (從吾所好與古為徒) 2006-02-12 10:08:49

喜欢康翻译的,也喜欢楼主的评论,辛辣之极
她死时无人在旁,多一个字为多,少一个字为少

樱旒
樱旒 (人为鱼肉 我为刀俎) 2006-02-12 10:49:45

不记得是谁说过,读书的人会选择适合自己的版本。

很难说谁的翻译更到位,只能说谁的翻译更符合读着的口味。

有人喜欢文字延伸的遐想,带着勾画的美好带着失落的惆怅;却也有人喜好踏实的功底,一字一句说得清清楚楚。

可能,自己更喜欢那种遐想的惆怅……于是,那句“她死时无人在旁”便成了最好的选择……

人去月无聊
人去月无聊 2006-02-12 11:43:23

为人生找个意义... ...

六欲有节
六欲有节 (助人还是快乐的!) 2006-02-12 12:22:21

又是一场血雨腥风!在天涯还没有闹够?:)

騅
(代号arqumentation) 2006-02-12 20:48:20

嘿嘿,我最初看的是台湾陈清玉的《神猪妙网》。

小小风也
小小风也 (冬天快要过去了) 2006-02-12 21:21:47

laceless:陈清玉,听说是个中学生?

六欲有节:你开完外地的手术,这么累的情况下,还不忘上来酸辣一把,我好感动 :)知己当如是。

易菲芜:任老先生也很为自己的的版本得意呢,得意的理由和你说的一样,孩子们能接受。我真希望他能听到一位七岁的孩子对康版的评价。平淡从容与平淡呆滞的区别,难道就是成年人与儿童阅读口味的区别?

文字功底,读者口味,原著风格。哪个更重要?希望互相间并不抵触。


小小风也
小小风也 (冬天快要过去了) 2006-02-12 21:28:26

又,六欲有节同学:我们认为,DOUBAN的江湖气较弱,人际网络性不强,大家做评论时还是有感而发对书不对人的。所以天涯那种血雨腥风的状态不大可能有,呵呵。

六欲有节
六欲有节 (助人还是快乐的!) 2006-02-12 21:46:59

霍霍,不用谢,煽风点火是我们应尽的本分!
PS:天涯的江湖气我也是这个风波才领教的!估计tt也不一定预见到会有这么大一摊血!

小小风也
小小风也 (冬天快要过去了) 2006-02-12 22:03:30

看把咱们给刘姥姥的。

jing
jing 2006-02-12 22:05:03

天涯的水深偶是早就领教了.

俺也是那时终于醒悟,有些事,尤其是文人上的时,是没法争个是非曲直的.

小车
小车 2006-02-13 09:39:12

任溶溶的翻译,读过《安徒生童话集》,那叫一个不能卒读。

项梓
项梓 (sen) 2006-02-13 11:18:34

这是翻译家和翻译者的区别,就像王小波在《我的师承》中提到的《青铜骑士》的翻译。

这样的书,出一本毁一本。

wangxxl - 米兰
wangxxl - 米兰 2006-02-13 11:23:54

  从儿童的角度,可能任版读起来更容易接受。不过从年长一些的读者来说, 康版更有味道。
  
  上面的对比中,除了楼主提到的“她死时无人在旁”外,“Nobody, of the hundreds of people that had visited the Fair, knew that a grey spider had played the most important part of all. ”在康版译为“赴会的数百人中没有一个知道,会上最重要的角色曾是一个大灰蜘蛛。”比其他2版更为贴切,不过我觉得加个逗号改成“赴会的数百人中,没有一个知道,会上最重要的角色曾是一个大灰蜘蛛。”更好。个人意见,呵呵。

jing
jing 2006-02-13 13:00:26

hehe,也切磋下。

无人在场,无人在旁,都可。而不同的是,“场”是仄声,用作收尾,有些不妥。而“旁”,是平声,却正堪此任。

对联中讲究平仄,私以为,白话写作中有时也是需要一点点这样的技巧。这样读起来,韵律感很强、同时韵味悠长。

minnette
minnette 2006-02-13 13:45:08

The wind of the willows,任先后译为:蛤蟆传奇(应出版社要求更改书名)、柳树间的风,杨静远译为柳林风声,杨柳风,意境高低、一眼而明。但是,童话先是给小孩子看的,如果多了一种平白的译法,也未尝不可。

jing
jing 2006-02-13 14:06:48

杨静远译为《杨柳风》,呵呵,这是我的最爱。

小小风也
小小风也 (冬天快要过去了) 2006-02-13 15:06:05

谢谢支持我的观点的朋友,更感谢提出很多新意见和更专业观点的朋友。对一个业余的阅读爱好者,专业的指导是相当有价值的收获。

我记得www.hongniba.com.cn网站的阿甲说过,孩子们需要的阅读同样需要追求品质。他的原话我不记得,大致的观点是这样。一种平白而灵气全失,不客气地说流于呆滞的译法,对孩子们究竟有多少好处,这个实在是值得讨论的话题。声韵的美,意境的美,为孩子的阅读制造了麻烦,还是无形中提升了他们的品味?我个人不敢发表武断的评论。但XIAOJING的女儿的意见也许可以为我们提供一点参考,她在七岁时已经读过康版<夏洛的网>而且非常喜欢,这足以证明康版并不是远离孩子的一个译本。
我觉得最适合孩子们的读物应该类似“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简洁优美形象意境深远。



 



笑话
笑话 2006-02-14 09:19:29

 The wind of the willows,任先后译为:蛤蟆传奇(应出版社要求更改书名)、柳树间的风,杨静远译为柳林风声,杨柳风,意境高低、一眼而明。但是,童话先是给小孩子看的,如果多了一种平白的译法,也未尝不可。
笑话大全:http://joke.aspdao.com

立地成烟
立地成烟 2006-02-14 09:39:57

俺还是喜欢康馨的。一来“觉得”比较优美。二来第一次看,就是看的他的版本,我小学时。先入为主吧。呵呵。
柳林风声也是那时看的(不知道哪位前辈翻译的哈。。)。我还是不喜欢任的,太白。我那时也很小,但是同样觉得很美。也能够懂得说的什么意思哦。让孩子从小就接触那样美的文字很好吖。

飞天猪
飞天猪 2006-02-14 10:48:16

谢谢楼主认真地探讨这样的问题。
我在大学的时候才读这本书,是康馨的版本。当时的喜欢,肯定是没经过比较的。
我的感觉是,对于大多数孩子来说,只能读到一个故事,所以翻译的准确性是第一位重要的。然而好的童话是老少通杀的,在我们的年纪上(又懂些英文,呵呵)自然会要求更高,尤其是对那些自己钟爱的作品。我曾买过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的一套中英对照的儿童小说,每句都能放在一起比,自然加倍郁闷。
不过么,现在想想,在懂英文之前(更别说了解译者是何许人也了),我们都是看这些书的译本长大的。我们站在边上说总归比较方便。算了。

ps. 我最先看到的小王子的版本是1979年商务印书馆的中法对照读物,译者程学鑫,连宇。也许先入为主,后面的版本我都无法接受了。

花落去
花落去 2006-02-14 10:49:11

很奇怪上面有些朋友对任溶溶版“文字平白,更适合小孩子阅读”的想当然的揣测,谁说小孩子就一定要读平白的文字呢?那么是不是只有成年人才该去背唐诗三百首?
49之后,中国的教育是扼杀童心的,以至于很多成年人揣测起童心来,居然出现这么大的误差,看看我们现在狼藉遍地的儿童文学,当可证明。“没有任何一个谁陪在它身边”,这样的文字,就去哄小孩子?
儿童文学不是成年人文学的洁本缩本,我一向以为,儿童文学与成人文学的区别,不在文字,而在内容。
我自己看的是康本,9岁那年一个下午看完,余香满口,恋恋不舍。

fishman
fishman 2006-02-14 15:59:31

确实不错。。

生活真谛
生活真谛 2006-02-14 22:46:49

没听过有点好奇

月小刀
月小刀 2006-02-22 17:03:03

小小风也好。上次上海网志年会我们见过,还记得吗?我在红心杀手边上呢。一直惦记着你:)

前些天给佩哥送这本书了?哦不,另外一本……这本是当时他就求你要的哈

小小风也
小小风也 (冬天快要过去了) 2006-02-22 22:35:19

这本没求过我。许他的两本书,我已经送到杭州亲手奉上,你可以听他告诉你:)。

月小刀
月小刀 2006-02-23 11:25:27

哈,你下次来杭州如果时间充裕的话,偶请你吃饭~

云端
云端 2006-02-27 17:43:37

不错的书

慢慢变老的快乐
慢慢变老的快乐 2006-02-28 15:53:45

只看过原版,没读过译本,说得不错。
不过,个人觉得She never moved again这句话还是任溶溶的“它再也没有动过“更简单而深刻。

卢十四
卢十四 (本账号停用,请通过其他方式联系) 2006-03-09 18:39:25

找不到康馨版,我决心咬着牙看英文原版。

谢谢小小风也提供的宝贵资料!!!

卢十四
卢十四 (本账号停用,请通过其他方式联系) 2006-03-09 18:42:10

The wind of the willows曾被译为《清风杨柳岸》,我觉得不错。

jing
jing 2006-05-17 17:29:45

据说,朱莉亚·罗伯茨主演《夏洛的网》。有谁了解这方面的情况吗?

小小风也
小小风也 (冬天快要过去了) 2006-05-18 22:32:24

听说一个月内出场。

jing
jing 2006-05-19 10:45:31

o

小小风也
小小风也 (冬天快要过去了) 2006-05-22 20:58:05

朱莉亚·罗伯茨是给夏洛配音,不知道效果怎样哈。

jing
jing 2006-05-23 10:18:20

a,居然说她主演,我昏。我以为她演芬的妈妈。:)而且,我还在猜,这个真人版难度很大呢。

Aliu oooo
Aliu oooo (长不过一生,短不过一瞬。) 2006-06-15 18:39:38

18岁生日礼物有朋友送我这本书..

因为看见是童话于是被放在书房里.
19岁生日时.收拾书房时发现这本书.开始阅读.

夏天的晚上.我感动得不停的和小琦讲这本书.直到小琦也开始喜欢这本书咯...

云端
云端 2006-07-28 03:20:47

不错的评论

陆压
陆压 (一元复始) 2006-09-20 23:52:15

其实是从肖毛的帖子知道这本书的。先得到任的版本,看完了,关于小女孩的那段,决定了它不只是一般的童话,而是大了的儿童还在读的童话。后来送人。在后来很便宜得得到了康馨一本,不过是牛皮纸粘起来的,没法看到那熟悉的风格的封面。

小小风也
小小风也 (冬天快要过去了) 2006-09-21 18:04:39

是谁也拿到康版啦?:)

圆蜗牛艺花园
圆蜗牛艺花园 (爱。手。作) 2006-09-25 23:49:41

在我读了半部任版的蜘蛛网,我终于受不了上网来验证自己的感觉了:任一直被儿童文学界推为译文老大,但我看《夏洛的网》里面的很多词句明显的粗糙,而不是直白,甚至有些是很掉水准的直译。

多年前曾读过任的《淘气包埃米尔》,当时印象颇好,如今市面上流行的淘气包是另一位老兄的,翻看了几页就没有兴趣了,一个印象中的生动故事已经被译者译得毫无灵气。还好林格伦已经长眠地下了。

其实,我非常不能接受任的版本居然不翻出“SHE"和”HE"的区别,今天看见了原文之后!

小小风也
小小风也 (冬天快要过去了) 2006-09-26 20:17:55

任不是词语粗糙的问题。他的问题在于整体上没有把握住怀特的感觉。译得随手了。

氵丶丿丶丨丶丨
氵丶丿丶丨丶丨 (萬山不許一溪奔。) 2007-02-19 09:01:07

浅论《夏洛的网》
近段时间埋头阅读一些思想性较强的书,感觉这种附庸风雅的行为直接导致了自己的思想负担沉重,所以想找机会看本成熟的童话,在弥补自己当初阅读量缺失的同时也让自己体会一番返璞归真的乐趣。而这本《夏洛的网》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我的需求。
现在已经记不清自己上一次读的是什么童话书了,即便绞尽脑汁、搜索枯肠亦是徒然。一则年代久远,往事如烟,何时读何书实在难成追忆。二则本人“既无三徙教,又无过庭语”,当初课外阅读极为有限,虽说不为零但也距其不远矣!所以《夏洛的网》可以说是我有明确记忆以来所读的第一本童话书。
正如《万历十五年》改变了我对历史的认识一样,这本书改变了我对童话的看法。《夏洛的网》虽为童话,但它具有和其他西方经典童话相同的特点——即适合儿童,又适合成人。这和中国那些弱智无聊得连小孩子都不愿读的童话,形成了令人心酸的鲜明对比。
从下午1点开始,花了近2小时,我在新华书店里蹲了站,站了蹲,终于一气呵成地将其读完。其间不仅要忍受身体的疲劳,克服绵绵睡意的袭扰,更痛苦的是还要忍受低素质人群肆无忌惮的喧嚣。
但好歹还是把它读完了。读到最后的几页,随着寓意的显现,我才感受到了本书的份量。
夏洛死了!这只舍己为“猪”的蜘蛛为了使她的朋友小猪威尔伯免遭被制成熏肉火腿的噩运,呕心沥血,罄尽其丝,以自己的蛛丝给威尔伯编织了一片片护身符,而它自己艰难地产完卵后(不是难产,而是体力不支),却在萧瑟的秋风中凄然逝去。
虽然根据常识以及前文的线索,我们能够隐约地猜测出夏洛的命运。然而当这一刻猝然来临的时候,我却不禁黯然,不忍其离去。而在夏洛“走”了之后,老鼠坦普尔顿的所作所为则彻底暴露了其自私、冷漠、固执、残忍的丑恶面目。这只令人反感得咬牙切齿的老鼠,眼见朋友的逝去,竟视若无睹、安之若素,似乎此事与其毫无瓜葛。之后在长期为其提供口粮的好友——威尔伯的央求下(央求它爬上木箱壁帮忙取下夏洛的卵袋),它起初推脱敷衍,看实在抹不开,便只得心存不甘,含嗔带怒地照着做了。而这事情对它们老鼠来数只能算是小菜一碟。
夏洛和坦普尔顿的形象差距在“夏洛之死”这件事上得以充分反应。一个是毫无保留地帮助他人,以此提升自己的人生价值,她最让人留念的经典话语就是那句“你一直是我的朋友,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个了不起的事。我为你结网是因为我喜欢你。再说,生命到底是什么啊?我们出生,我们活上一阵子,我们死去。一只蜘蛛,一生只忙着捕捉和吃苍蝇是没有意义的,通过帮助你,也许可以提升一点点我生命的价值。谁都知道人活着该做一点有意义的事情。”此话通过其口,直抵我肺腑。物尤如此,人何以堪。夏洛,不愧为动物界的“雷锋”。而另外一个却在自私自利得过且过的泥沼中越陷越深,并自得其乐。觊觎他人物品,便涎皮赖脸,死乞硬讨;如有微功于人,则唠唠叨叨,妄自表功。至此,我骤然联系起坦普尔顿之前的行径,发现它并不是一只简单的有某种不足的老鼠,而是一只在本质上有严重缺陷的老鼠,而这些缺陷在“夏洛之死”这件事上全盘崩溃而出。这一形象令我印象深刻,因为其有着广泛的现实意义,只要稍微一对比,我就会发现,在日常生活中许多人活得就是跟老鼠坦普尔顿一样,或者更差点,甚至还远不如它。
小猪威尔伯在本书中虽然出场最早,但似乎只是三号角色。他的行为难得有亮点,即使有,那也主要是夏洛帮助的结果。所以他全然就是一个夏洛高尚品德的受益者和衬托者。唯一让我感动的是他因为孤独郁闷吃不下饭,伏地痛泣那一段。悲凉哀伤的文字加上惟妙惟肖的生动插图,让我感受到了有时候文字无法表达的东西,为这只不安于现状的有思想的猪感慨不已。
而书中出现的人,可以说与小猪威尔伯、夏洛他们相形见绌,基本上只是符号性地存在。他们的行为琐碎无聊,几乎没有实质意义,好像全体沦落为了动物的配角。而这可能也是作者的用意之一吧。
等到把书读完,感受心得也出来了,看到了网上的一篇专业得令人不寒而栗的书评,对我所看的上海译文出版的这个任溶溶版本批判得不留情面,并且条条在理,让我钦佩。看来我还是得加强学习英语,那样的话就可以不再依靠那些蹩脚、不负责任的翻译而直接阅读原文了。
2007年2月17日 星期六

小花生
小花生 (我们在寻觅好编辑,好作者 ...) 2007-02-27 15:21:58

写的真好啊!分析的还是很仔细,与我的想法相似。

[已注销]
[已注销] 2007-05-02 14:31:07

一直想找原版可是我住的城市没有找到..
我看的是任版的`我觉得光那一句"在它死的时候,没有任何一个谁陪在它身边"已经很是足够/

任何一个谁.这样的一个强调更让人心痛...个人观点

charlottes
charlottes 2007-05-31 13:36:05

拜读
受益
改变了严重受影响的认识

花痴袭人
花痴袭人 (Know think choose do) 2007-10-23 21:19:38

这个贴我来得晚了.完全赞同楼主对译本的分析.夏洛的译本,我小时候看的是康译,对文字的优美念念不忘,至今都记得"她死时无人在旁"那句.也记得夏洛在织网时天真烂漫的自言自语. 长大后我看了英文原版,滋味是一样的.任译我没读过,不过从所引的译文来看,任的翻译还不够熟练,还是被原文拘束住了,“没有任何一个谁陪在它身边”,从中文语法上来说就不正确,‘任何’与‘谁’在语义上重复。这是翻译新手常犯的毛病.我知道任先生是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家,谁不喜欢“没头脑和不高兴”呢?但是儿童文学作家不想当然地等于儿童文学翻译家。翻译是另一种性质的创作。

我非常赞同楼上诸位关于“给孩子看的文字不能马虎”的观点。我们给孩子穿的衣服都是最好的,给孩子吃的都是最有营养的食物,为什么却可以容忍给孩子看的文字只是马马虎虎的水准?



花痴袭人
花痴袭人 (Know think choose do) 2007-10-23 21:26:33

补一句:孩子绝对有能力体味文字的好坏,他们可能说不出所以然,可是文字的感染力对大人起作用,对孩子也起作用。我本人是小学语文老师,深感如果为了“迁就”孩子的“水平”而给他们淡而无味的东西,他们的文学欣赏水平永远也培养不起来,他们甚至不会喜欢文学。然后就会形成恶性循环。

如今那些觉得翻译无所谓,文字无所谓的成年人,多半是小时候被粗劣的文字弄伤了胃口,再也无力辨别好与坏。是值得同情的。

小小风也
小小风也 (冬天快要过去了) 2007-10-24 06:15:01

谢谢楼上的意见

醉也无聊
醉也无聊 2007-12-30 10:24:26

就三位译者的这个段落来说,俺觉得还是任溶溶更加高明,似乎更贴近原文的味道,力求保持了叙述的中性和客观,而且任的长句比较多,属于一种比较成熟的翻译体,也更加接近原文的节奏。当然另两个译者的全文俺没看过,不过就这个段落来说,俺认为他们比任的要差一大截。

小小风也
小小风也 (冬天快要过去了) 2008-01-01 14:30:01

更贴近原文的味道?啧啧。

花痴袭人
花痴袭人 (Know think choose do) 2008-01-01 23:36:00

嗯,真是。。。无语。

中文的长处更能从短句中体现,长句不是我们的长处.而且谁说成熟的翻译体是长句多的体裁? 翻译的目标,是要译文读起来像中文,象是如果这个作者以中文写作会写出的文字.

坏翻译的损害早已造成。已经在网上见过很多朋友自己的创作,就是受坏翻译影响形成的文风,不知不觉已经把坏的当成理所当然的了。建议多看红楼梦吧。没别的办法了。

还有就是读一下王小波的《我的师承》。

-------------------------------------
我的师承
作者:王小波


我终于有了勇气来谈谈我在文学上的师承。小时候,有一次我哥哥给我念过查良铮先生译的《青铜骑士》:

  我爱你,彼得兴建的大城,
  我爱你严肃整齐的面容,
  涅瓦河的水流多么庄严,
  大理石铺在它的两岸……

他还告诉我说,这是雍容华贵的英雄体诗,是最好的文字。相比之下,另一位先生译的《青铜骑士》就不够好:

  我爱你彼得的营造
  我爱你庄严的外貌……

现在我明白,后一位先生准是东北人,他的译诗带有二人转的调子,和查先生的译诗相比,高下立判。那一年我十五岁,就懂得了什么样的文字才能叫做好。

到了将近四十岁时,我读到了王道乾先生译的《情人》,又知道了小说可以达到什么样的文字境界。道乾先生曾是诗人,后来做了翻译家,文字功夫炉火纯青。他一生坎坷,晚年的译笔沉痛之极。请听听《情人》开头的一段:

  我已经老了。有一天,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有一个男人向我走来,他主动介绍自己,他对我说:“我认识你,我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是特为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

这也是王先生一生的写照。杜拉斯的文章好,但王先生译笔也好,无限沧桑尽在其中。查先生和王先生对我的帮助,比中国近代一切著作家对我帮助的总和还要大。现代文学的其他知识,可以很容易地学到。但假如没有像查先生和王先生这样的人,最好的中国文学语言就无处去学。除了这两位先生,别的翻译家也用最好的文学语言写作,比方说,德国诗选里有这样的译诗:

  朝雾初升,落叶飘零
  让我们把美酒满斟!

带有一种永难忘记的韵律,这就是诗啊。对于这些先生,我何止是尊敬他们——我爱他们。他们对现代汉语的把握和感觉,至今无人可比。一个人能对自己的母语做这样的贡献,也算不虚此生。

道乾先生和良铮先生都曾是才华横溢的诗人,后来,因为他们杰出的文学素质和自尊,都不能写作,只能当翻译家。就是这样,他们还是留下了黄钟大吕似的文字。文字是用来读,用来听,不是用来看的——要看不如去看小人书。不懂这一点,就只能写出充满噪声的文字垃圾。思想、语言、文字,是一体的,假如念起来乱糟糟,意思也不会好——这是最简单的真理,但假如没有前辈来告诉我,我怎么会知道啊。有时我也写点不负责任的粗糙文字,以后重读时,惭愧得无地自容,真想自己脱了裤子请道乾先生打我两棍。孟子曾说,无耻之耻,无耻矣。现在我在文学上是个有廉耻的人,都是多亏了这些先生的教诲。对我来说,他们的作品是比鞭子还有力量的鞭策。提醒现在的年轻人,记住他们的名字,读他们译的书,是我的责任。

现在的人会说,王先生和查先生都是翻译家。翻译家和著作家在文学史上是不能相提并论的。这话也对,但总要看看写的是什么样的东西。我觉得我们国家的文学次序是彻底颠倒了的:末流的作品有一流的名声,一流的作品却默默无闻。最让人痛心的是,最好的作品并没有写出来。这些作品理应由查良铮先生、王道乾先生在壮年时写出来的,现在成了巴比伦的空中花园了……以他们二位年轻时的抱负,晚年的余晖,在中年时如有现在的环境,写不出好作品是不可能的。可惜良铮先生、道乾先生都不在了……

回想我年轻时,偷偷地读到过傅雷、汝龙等先生的散文译笔,这些文字都是好的。但是最好的,还是诗人们的译笔;是他们发现了现代汉语的韵律。没有这种韵律,就不会有文学。最重要的是:在中国,已经有了一种纯正完美的现代文学语言,剩下的事只是学习,这已经是很容易的事了。我们不需要用难听的方言,也不必用艰涩、缺少表现力的文言来写作。作家们为什么现在还爱用劣等的文字来写作,非我所能知道。但若因此忽略前辈翻译家对文学的贡献,又何止是不公道。

正如法国新小说的前驱们指出的那样,小说正向诗的方向改变着自己。米兰·昆德拉说,小说应该像音乐。有位意大利朋友告诉我说,卡尔维诺的小说读起来极为悦耳,像一串清脆的珠子洒落于地。我既不懂法文,也不懂意大利文,但我能够听到小说的韵律。这要归功于诗人留下的遗产。

我一直想承认我的文学师承是这样一条鲜为人知的线索。这是给我脸上贴金。但就是在道乾先生、良铮先生都已故世之后,我也没有勇气写这样的文章。因为假如自己写得不好,就是给他们脸上抹黑。假如中国现代文学尚有可取之处,它的根源就在那些已故的翻译家身上。我们年轻时都知道,想要读好文字就要去读译著,因为最好的作者在搞翻译。这是我们的不传之秘。随着道乾先生逝世,我已不知哪位在世的作者能写如此好的文字,但是他们的书还在,可以成为学习文学的范本。我最终写出了这些,不是因为我的书已经写得好了,而是因为,不把这个秘密说出来,对现在的年轻人是不公道的。没有人告诉他们这些,只按名声来理解文学,就会不知道什么是坏,什么是好。
----------------------------------------

末流的作品反而有一流的名声,不就是夏洛的网这几个版本的情形么?

小小风也
小小风也 (冬天快要过去了) 2008-01-02 21:46:06

谢谢LS提供的资料。韵律,韵律。。。。

醉也无聊
醉也无聊 2008-01-10 16:37:29

反正都是谈个人的看法,大可不必彼此同情,王道乾的当然好,可俺也没看出任溶溶的有多坏,把那三段反复读了几遍,没办法,还是觉得任的好,其实俺比谁都挑剔,语气、口型、节奏什么的特在意,“她死时无人在旁”,如果发电报这个应是最佳选择。楼主有句话太意气用事“任溶溶自己怎么会知道没看懂这本书呢? ”别人是不是也可以这样反问你,还是别讨论谁更有资格以怀特的代言人自居了吧。花痴是老师吧,很受教育,但“中文的长处更能从短句中体现”,是谈的诗吧,小说很可能不是诗,“第二天,当费里斯转轮被拆下来、赛马被装上装运车、艺人们收拾好东西把他们带活动房屋的拖车开走时,夏洛死了。”这就是长句,这就是翻译体,历史上翻译体其实促进了白话文的发展,任的这句翻译,个人认为无可挑剔,读起来很有感觉。中文不只包括古典文学,不读红楼梦也不至于没救了,不过,老师的建议总是积极的,读读诗,读读古典,总没坏处。

小小风也
小小风也 (冬天快要过去了) 2008-01-11 07:44:34

LS的,你的每句话都已经无可挑剔了。包括“不读红楼梦也不至于没救了”。长短句还在其次,你有没有看懂这本书或者你有多少生活阅历更在其次。

朝颜
朝颜 2008-01-21 13:10:12

“在它死的时候,没有任何一个谁陪在它身边。”这是翻译的让我最觉别扭的一句话。而且竟然用“它”而不是“她”!

袁牧
袁牧 (公众号:yuanmufm) 2008-03-23 03:03:21

没有任何一个谁陪在它身边
此句不通,颇有鲁迅的味道

弹弹猪
弹弹猪 (Pump Up the Volume.) 2008-05-18 17:46:32

肖毛已经不年轻了。

小小风也
小小风也 (冬天快要过去了) 2008-05-18 22:09:42

2008-05-18 17:46:32 弹弹猪
  肖毛已经不年轻了。
-------------
年轻不是用年龄来计算的。

[已注销]
[已注销] 2008-06-04 10:33:59

如果选一本念给我的小孩听,还是会选任版,举例来说:“挥挥手”比“挥手”更适合念。

小小风也
小小风也 (冬天快要过去了) 2008-06-05 06:36:22

LS可能有道理,因为我接触的小朋友,说康版好的,是10岁,她已经有自阅读能力。而再小的,我就拿不准了,我只听过淳子和怀特读的中文康版或英文版,对任版的阅读没有感觉。

coolfox
coolfox (不是我 是风) 2008-06-23 22:49:02

我看的是康馨版,无人在旁这段足以催人泪.
另,最后的一句,好朋友与好作家都是难得,也是经典~~

臭虫
臭虫 2008-10-04 23:05:26

Then she summoned all her strength and waved one of her front legs at him.
这一句的翻译,康本最差,差在“运用”全身力气
肖本的不好,在于“仅剩的一丝”

She never moved again.
这一句的翻译,还是康本最差,差在直译“永远”--“她永远不再挪动了”在中文上基本上就是一个病句

as the Ferris wheel was being taken apart and the race horses were being loaded into vans and the entertainers were packing up their belongings and driving away in their trailers, Charlotte died.
这一段的翻译,原文各个小句用and连接,各个小句排列整齐,承接性很强,只有任本的顿号的运用和各个小句的仿佛译出了这种感觉
从细节上来说,康本“赛跑的马”不如肖本与任本的“赛马”简洁;肖本在“赛马”之前加了“那些”也属于、多余;任本“带活动房屋的拖车”也明显比康本的“活动住宅”肖本的“活动房”完整清楚

The Fair Grounds were soon deserted.
这一句的翻译,康本最差,竟然在童话作品的翻译中弄出“阒无人迹”这个词儿。。。

No one was with her when she died.
这一句的翻译中,表面上来看,是康本最好
因为一般来说简洁的句式更为短促有力,更能表现某种愤慨和悲凉;而实际上单独一句话的翻译更要考虑的是是否能够完美融合在段落和篇章中,康本的前文译得并不如何流畅简洁,可要可不要的词语用得不止一处,最后一句却来了一个自以为漂亮的译法,实际上却显得颇有些突兀。肖本的不好,在于“死亡”的运用,在童话作品的翻译中,书面语应当尽量少用。任本的译法“在它死的时候,没有任何一个谁陪在它身边”,相比较于康本,似乎显得累赘多余,“没有任何一个谁”却同样表达了康本想要表达的内容;而且,这一句的翻译和前文在句式上也能很好完整统一。

总的来说,康本和肖本中文功底并不过关,选词用字不少不妥之处。对英文原文的把握也不如何高明,同时对儿童文学作品的翻译更没有甚麽心得。我不知道lz何以得出康本和肖本好于任本的结论,但我是无论如何不能赞成的。

另外,康、肖、任的译本我都没有读完,仅就lz提供的这一段谈一点自己的看法,大家可以继续探讨。对我个人而言,任溶溶是值得信赖的翻译家,特别是对儿童文学作品的翻译上。我很欣赏他译得《木偶奇遇记》。大家平时阅读国外文学作品时,不妨多对比几种译本;有条件的话,尽量多读原文。


小小风也
小小风也 (冬天快要过去了) 2008-10-05 08:32:05

楼上的评论我就不回答什么了。早有人说过,三个版本都有缺陷,因此康本远非完美是公认的事实。但在三个译本里康本是最美的,贴近这个童话本身要表达的东西,而任本是损害其意境最严重的。如何损害,我的原文已述。

“阗无人迹”虽然字意难懂,但不损害全书阅读趣味,甚至不能损害儿童的阅读趣味,这个,我已经在至少两个十岁以下小朋友那里得到验证。他们不明白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一边读得津津有味。我遇到的康版最有意思的读者,是9岁的女儿把此书推荐给39岁的父亲,两个人对我同声称好。任书会有此效?
    
LS的读完三个版本还要说任本最好,那么任本好就好吧。现在讨论这个意义不大。

据我所知,找到三个版本,甚至原版看一下,并不难。

臭虫
臭虫 2008-10-14 00:46:03

事实上,十岁以下的小朋友,是不大懂得区分哪个版本更好的
它们最开始拿到哪个版本,便会读哪个版本
它们如果喜欢某本书,只会是喜欢这本书的本身,而非喜欢这个书的某个译本
我不否认有两个十岁以下的小朋友同声对某一本书称好,但它们的同声称好,是称某本书好呢抑或是某个译本好呢
同时我也相信,喜欢夏洛的网的九岁小女孩儿会把夏洛的网推荐给她的父亲,即使她读的是任的译本

小小风也
小小风也 (冬天快要过去了) 2008-10-15 09:24:41

臭虫:

对于幼童有无能力分辨书的好坏问题,hongniba.com.cn的阿甲有过具体评论,可能这些评论在他的网站上还能找到,他现在专门做儿童阅读的研究,对儿童读物各个不同版本的差别尤其在行。有机会可以借鉴一下,我经常向朋友中的父母推荐。

“十岁以下的小朋友,是不大懂得区分哪个版本更好的 ”这句话,如果是你的主观感受,你大声说出来没有问题。如果加一个前缀“事实上”,说话就要谨慎,The truth is out there,但绝对不是in someone's mind。我不知道你认识多少喜爱阅读的孩子,又尝试过听听他们的阅读感受。

我可以送给你十本任版“夏洛的网”,你给我豆邮一封,罗列十个你认识的小孩子的地址,我负责订书和邮寄。最后你来统计他们中的多少会把书推荐给父亲看。这肯定是非常有意义的尝试。

如果需要对照组,可以再给我五个孩子的地址,进行康版的阅读。为示公正,我会在两个共十五个孩子的名单中进行随机分组投送。

这个试验的目的不是为了争出个你对我错。而是为了向轻视儿童阅读乐趣的人发出一个信息:请尊重孩子的美的感知,不要随便把垃圾给他们读。

为什么要来个十对五?因为康版不好搞了,我发动我的朋友借书过来,能凑满这么多而已。另外,十个任版也PK不过五个康版的阅读效果,我甚至相信一个康版的传世价值超过一百个任版,如果你够年轻,应该看得到那一天。如果你没耐心等那么久,现在就可以去旧书网看看每天这两本书的流向,我如果告诉你,我每天会看一次,看了一年了,一切了然于胸,你信不信?

身为一个成年人,你可以对自己的阅读品位失去信心,但不要随便对孩子的阅读品位失去信心。我认识的孩子里,只要是真正喜欢阅读的那些,几乎都有识别优秀读物的天赋,虽然未见得关心哪些译者是著名翻译家。原因我也想过,自发喜欢阅读的孩子之所以喜欢阅读,应该是对语言拥有更强的感受力,这和有的孩子有音乐上的天赋是一个道理,这些孩子能识别出书的好坏,难道会让人吃惊吗?如果他们能识别出来好坏,而你不能识别出来,那肯定不是孩子们的悲哀。

我和你做这些讨论,是假设你的阅读能力是优秀的,至少比我强(我没受过什么阅读教育和文学教育)。要问我为什么可以语气强势地说是非,是因为我知道你没读过你在评论的书,你应该也没怎么接触过热爱阅读的小朋友,我所受的文学教育可能也欠缺,但至少我有起码的社会经验。这叫倚老卖老,见笑见笑。


胖尾巴鱼
胖尾巴鱼 2008-10-30 15:00:30

只看过康的版本,工作以后看的。最老的这个,有着古典主义的气质。别的版本,没什么兴趣去读了,看封面和宣传,就知出版方过于大力地炒作了。

水流云在
水流云在 2008-11-27 09:55:41

楼主对一篇小说的不同译本做如此精专深入的比对和探究,我只能深感叹服!我认为,任何学问都需要如此刨根问底的精神,才能有所成就!至于各人发表的自己的观点探讨,其实结果并不重要,我旁观一边,已经受益匪浅!

关于夏洛的网,我是最近看的,也许已经过了看的最佳年龄了,所以感想如下:
因为我看《小王子》的时候落泪了,而且看《千与千寻》也落泪了,所以我认为我还可以看儿童读物,但我看完这本书,我知道我看不了了。我可以看《动物农场》,但我看不了《夏洛的网》。其实我当然可以看,但我不再会有很深的触动,就像当初看《小王子》一样的感动。
我会想,夏洛之前也看到过其他的猪,但为什么是威尔伯?也许这不过是偶然。中国人叫缘分。就像《金刚》里的那头巨大怪兽,在遇到金发女演员之前,也不知道生吞了多少年轻的无辜女子,何等残忍、何等威风!但遇到命中灾星,它也无可奈何——它偏偏喜欢了她,处处保护她,最后牺牲了性命。
夏洛只喜欢威尔伯,为了这份友谊,她做了很多。仅仅是因为她喜欢它(当然是友情)。这真是一个彻底的偶然,和一个美丽的巧合。

kenyang214
kenyang214 2008-12-28 00:41:37

我已经忘记小时候看的版本了,我之所以给力荐的评价是冲这个原著来的

细雪
细雪 2009-04-14 19:37:56

各有千秋,单从最后一句,来说康比任好,任比肖好

花猫er
花猫er 2009-05-24 16:14:02

这么多讲究 学习了 难怪很多小时候看过的外国名著 现在拿英文原版来读都觉得是另外一本书。。

罗米-熊
罗米-熊 2009-06-10 00:41:36

作者和译者的版权的确应当保护。不好意思的是,我是在网上下的英文原版看的。自己小小忏悔一下吧。

乱看书
乱看书 (乱看书,看乱书,看来看去) 2009-08-31 19:32:18

唉,译本市场总是差的取代好的,不明白为什么
比如《安徒生童话》,前有叶君健,后有任溶溶
比如《夏洛的网》,前有康馨,后有任溶溶
只要是儿童名著,任先生的足影遍布
不知道是豪兴大发,还是不自量力

嘉瑜
嘉瑜 (一步難,一步佳,人,总要信) 2009-09-15 13:49:40

毫无疑问,七九年康馨版的翻译深深吸引了我…

刍狗
刍狗 2009-09-29 17:29:08

买了一本,送给外甥女。没看是谁译的(估计是任译),但听说很喜欢,还说全班都很喜欢。
没看过原版,英文和中文水平都有限,但从列举的段落看,只能说各有所长。康译最后一句是好的,但前面“永远不会挪动”“赛跑的马”之类明显不好,“阒无人迹”本人还算认识,小朋友估计困难,也不能说强过其他。

刍狗
刍狗 2009-09-29 17:32:23

补充一下,外甥女上小学二年级。

刍狗
刍狗 2009-09-29 17:33:05

很多人先入为主吧,存在有存在的道理。

刍狗
刍狗 2009-09-29 17:35:36

有看了一下,第一句康译“前脚”是错的,后面两个“前腿”才对。
一小段就有不少硬伤,不能说好过其他吧,可能是lz比较喜欢他那种语言风格。

林岚锦
林岚锦 (You can read my world.) 2009-10-01 23:38:29

LZ的见地确实不凡,我没有见过其他版的翻译的,就直接就买了任溶溶版的。还好我的是中英文互译。
那些老版本因为时代被轮换了,无论如何市场要发展,过去的译版已经满足不了现在人的需要,所以有了新的译者。
我们自己在看书的时候,要是能读原著尽量读原著也是好的。
翻译也是苦力活,个人觉得能够按照原版刻板的翻译就很不错了。

reico
reico 2009-10-09 17:55:49

从我最近给儿子朗读这本书的个人感觉来说,这本的译文好像不是特别生动。

白小烟
白小烟 2010-01-02 21:50:00

我读的是肖毛版……好几年前了……

蘑菇公主殿下
蘑菇公主殿下 (我没生气,我看乐儿~) 2010-01-08 12:14:49

我看任溶溶,是因为没有别的版本能买到...

达熟
达熟 (Ollo~) 2010-01-22 13:08:48

LZ对肖毛做推手么?
说句实在话,就你列举的那段翻译,他和任溶溶同一个级别,不见得高明多少。
康馨那才可算是到位的翻译。
文字是有韵律在里头的,读起来一点音乐性都没的文字,能是好文字么?
还是读英文版算了。遣词造句都很简介、易懂。

达熟
达熟 (Ollo~) 2010-01-22 13:25:06

看了些评论,只想说:东北二人转、山东大鼓以及像任老头这样的“人民作家”是喜欢朗朗上口的,而且话说几分就几分,嘴巴直通屁眼。

小小风也
小小风也 (冬天快要过去了) 2010-01-22 18:04:45

  LSS“白痴”同学:为肖毛推手能捞到啥好处?他的书出版了吗?肖毛这种人会屑于让别人推手吗?不惮于以最阴暗的恶意推测别人,也算是国人的特色,讨论个童话竟至如此。

达熟
达熟 (Ollo~) 2010-01-22 19:42:29

哈哈!“不惮于以最阴暗的恶意推测别人,也算是国人的特色”,这是说你自己?
一点幽默感都没。

小小风也
小小风也 (冬天快要过去了) 2010-01-22 19:48:53

话到这里就可以打住了。虽然如果不打住,还可以逗你说点别的,比“嘴巴直通屁眼”更幽默的话,但那样未免太杯具了。

刍狗
刍狗 2010-02-09 16:52:07

感觉风格不同,各有所爱而已。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