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契贝:逼视民族的难题

玛特 评论 人民公仆 4 2008-12-27 18:22:13
陈永苗
陈永苗 (后改革) 2008-12-27 20:50:23

作家寄希望于教育民众。于是,故事又回到了“我们应该做些扎扎实实的工作”,“哪怕是些小事,等待时机的到来。时机一定会到来的。”

为政治问题这样开方案,是白痴。



玛特
玛特 (微信公众号:MattXMN) 2008-12-27 21:07:53

嗯,谢谢永苗兄的回复
阿契贝的小说是在提问题而不是在开方案
我前面说了,“他对未来也并不乐观”

Howie
Howie (主要特点是帅) 2008-12-27 21:42:22

后发国家民主化进程常常会在不止一次的“危机、崩溃、军人统治”中经历反复

彻底打碎国家
把阶级工具发展为一个全球的性的系统的工具
当然,对于这,我只把希望寄予外星人袭击

imorange橙伯
imorange橙伯 (伯) 2008-12-27 23:16:45

格雷的《自由主义》中提到,只要政府是受限制的非特权的,那么并不一定需要民主制度。

etude
etude 2008-12-28 21:59:46

玛特的影评书评真是写得好啊!无以为谢,抄两段曾经看到的话:

“夫不敢议法者,众庶也;以死守者,有司也;因时变法者,贤主也。”
——《吕氏春秋·察今》

“我常想,专制之后,必然产成无治:中国既不是从贵族政治转来的,自然也不能到贤人政治一个阶段。至于贤人政治好不好,另是一个问题。所以在中国是断不能以政治改良政治的,而对于政治的关心,有时不免是极无效果、极笨的事。我们同社中有这见解的人很多。我虽心量偏狭,不过尚不致于对于一切政治上的事件,深恶痛绝!然而以个人的脾气和见解的缘故,不特自己要以教书匠终其身,就是看见别人作良善的政治活动的,也屡起反感。”

——傅斯年: “《新潮》之回顾与研究”,原载1919年10月《新潮》第2卷第1号

或许很多时候,我想,什么是正确的事情这个问题真的必须向如何正确地做事中去探寻。

玛特
玛特 (微信公众号:MattXMN) 2008-12-28 23:24:34

亨廷顿在12.24去世了:(

http://www.news.harvard.edu/gazette/2009/02.05/99-huntingto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