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是一切都消失在了时间的长河里

室内滂沱 评论 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 5 2013-10-27 10:09:50
红发安
红发安 (爱所有人,信少数人) 2013-10-28 00:40:38

灰田应该是同性之爱吧,只是无法在作这里找到,所以才离开了他的,对应后面村上说的,人在不经意间伤害他人,也被他人所伤害的含义吧。

有味
有味 (从现在到开始,从未停止) 2013-10-28 12:47:48

爱这句”村上春树,谢谢你,你没有得诺贝尔奖,这个世界照常运转(恐怕还运转得不赖),而七八九零后的生活中如果没有你,则想象不出是怎样的另一番景象。“
  

室内滂沱
室内滂沱 (♡=all) 2013-10-28 12:52:56

@红发安 小说并没有点出灰田就是一名同性恋,只是多崎作觉得那场梦有可能不是梦,所以有可能灰田就是走了,也有可能灰田是同性恋,多崎作不接受他,他走了。无论如何,灰田是个很经典的人物,认识了,一见如故,相处很好,突然又从你的生活中完全消失。每个人生活中都会遇到一些这类人,自己也捉摸不透对方为什么离开自己。这本书把这种事和经历这种事的当事人的心情表达得很充分很精彩。我想对于一部小说来说,这就足够了。

室内滂沱
室内滂沱 (♡=all) 2013-10-28 12:54:07

@小瘦 谢谢。

豆丁向前冲
豆丁向前冲 (吃心不改) 2013-10-28 13:56:33

这么多年,很多当年我喜欢的作家都老了,只有村上没老。他依旧那么年轻,写起青年的故事依旧那么受青年喜欢。

灵犀在心
灵犀在心 2013-10-28 14:01:37

并不是一切都消失在了时间的长河里!融汇了人生的诸多感慨。看多崎作奋勇直面人生的心路历程,非常感动~~~

室内滂沱
室内滂沱 (♡=all) 2013-10-28 14:10:30

@豆丁向前冲 写青少年困惑和成长题材写得好的大作家不少,信手拈来几个名字,罗曼罗兰、马克·吐温、赫尔曼·黑塞(其实凡尔纳和杰克·伦敦也是成长主题),都写了非常经典的“青少年小说”。日本近当代几个大作家,夏目漱石、川端康成、三岛由纪夫、大江健三郎,他们的成名作或者代表作也都是写年轻人。但是这些人后来都纷纷地老了。就现在看,村上确实没有老。

豆丁向前冲
豆丁向前冲 (吃心不改) 2013-10-28 14:32:53

最有代表性的是歌德,《少年维特的烦恼》一本小书,居然有年轻人看了要去自杀,而后来歌德老了,维特长大了,变成了“浮士德”。

红发安
红发安 (爱所有人,信少数人) 2013-10-28 17:13:21

@室内滂沱, 是的,村上没有写明....

之前,我不太理解灰田的故事,但是对应白的故事..我想村上也想通过灰田的关系来对应"作'跟白的关系吧.

白对"作"也是有想法的,只是"作"比较不敏感,或者是困于五人团体没有给与回应,而无意中对"白"造成了伤害,而"白"最后有非常极端的方式给“作”一个巨大的伤害。

灰田与“作”的关系似乎是“白”与“作”关系的再次重复,只是这次是男生而已,对“作”的伤害度也减少不少。

再次对应了村上说的“人在无意中伤害了别人,又被被人伤害”的过程。


放开那个西红柿
放开那个西红柿 (开心就好) 2013-10-28 17:15:13

其实读多了春上的小说,就会发现他的很多故事都是背景,或者是隐喻。和他有类似习惯的应该就是王家卫了吧。灰田为什么会走,他父亲的故事是否真实,白为什么死亡,这些都是无关重要的事情。就和他的《且听风吟》一样,两个人分开了,就是真实的分开了,真真实实,掷地有声的。没有复合也没有重逢。就好像我昨日见到的喜欢类型的女孩,面对面的走过,这一辈子也不会再遇见一样。生活并没有很多奇迹。(王家卫在《一代宗师》里解释张震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出现就说,有些人你遇到了,然后知道了一段有趣的故事,就完了,没有后来。)

这是春上的风格,很多的篇章都有这样的习惯,遇到了谁,分开了/失去了,后面的故事再没有出现。又例如《1Q84》,那个教团是怎样的?怎么发展,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所以我觉得你说的这些对于春上来倒不是什么缺点。如果把白怎么死的,灰田干什么去了都描写出来,也许反而会很无聊吧。想想也是,也许白就自杀了,或者是一个叫什么什么的神经病给杀了,这又如何?灰田回家种田了还是抑或出国了,说了也没有意义。但这些却对主人翁造成了影响(为什么是我和又被遗弃)。全篇最重要的意义在于主人翁的自我接受和救赎,对生活的态度的改变,表达了这些就够了。其实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没有特别的原因,也不是所有事情都能知道所以然的。这也许是春上最拿手的『忧郁』吧。

红发安
红发安 (爱所有人,信少数人) 2013-10-28 17:22:49

嗯,@放开那个西红柿。。。我的解读跟你的还不太一样。

我认为,村上并不是一个只在乎自我的人, 他曾经说,

 “人生基本是孤独的,但同时又能通过孤独这一频道同他人沟通。” 村上春树继续说,“人们总要进入自己一个人的世界,在进得最深的地方就会产生连带感。或者说人们总要深深挖洞,只要一直挖下去就会在某处同别人连在一起。”

所以,我相信他的核心不仅仅是“忧郁”,更是“连接”

红发安
红发安 (爱所有人,信少数人) 2013-10-28 17:24:59

再补充一点:

“村上春树说他写小说的用意正在于通过孤独与人沟通。而他选择了一种奇怪的方式,通过看似不着边际的想象。他说:“想像力谁都有,难的是接近那个场所,找到门、打开、进去而又返回。如果读者在看我的书的过程中产生共鸣,那就是说拥有了和我同样的世界。”

放开那个西红柿
放开那个西红柿 (开心就好) 2013-10-28 17:33:22

我没说他的主题是『忧郁』啊,我只是说这是他拿手的别人模仿不来的风格。这么说只是因为很多人模仿他的『蓝调』。而他的『蓝调』又不是普通的忧郁,是一种说不上来的感受。

关于你上面说的连接,在村上的《且听风吟》里有例子,一个人在星球里不停的挖洞,但是没有遇到任何人,因为孤独最后自杀了。如果你看过你应该记得。春上表达的人与人是复杂的,即有有相互连接,有沟通;也有再也无法见面的联系。总之,他的小说里奇迹倒是很少。而他的故事里,主心一旦知道了,其他的都是衬托。

放开那个西红柿
放开那个西红柿 (开心就好) 2013-10-28 17:41:09

同理,对我而言,我也有高中要好的朋友毕业就翻脸不联系。遇到了很多朋友,说了很多奇怪的故事,最后朋友也天涯海角。而春上擅长的是『我』这个人因为这些故事有了什么改变。而不是故事本身。灰田去哪儿了,故事真实与否(很容易就可以写奇幻小说了),然后白被谁杀的(侦探小说?),都不重要。就算现在有人告诉我我中学的朋友谁谁怎么死了,我也不可能去追究所以然。所以,这篇短评我觉得很好 http://book.douban.com/review/5892561/,『所以请不要纠结,他到底在讲什么故事,又在想表现什么,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在那里,它是那样的,而不是为什么。』

室内滂沱
室内滂沱 (♡=all) 2013-10-28 19:48:07

@放开那个西红柿 谢谢回复。我并不是认为“白”的故事非要讲清楚到村上春树告诉读者谁是凶手,我只是认为应该把这件事讲得再稍微具体一点,而不是说非要具体得像推理小说一样凡事有始有终。我说到这点的时候,并没有认为“村上春树你这么写是错的!”再给他在这处打个红叉。只是我读完以后,作为读者,心里对情节有这样一个反馈,自己认为作者应该再补充一点比较好。这是我的感受,而您也说出了您的感受。我觉得这本书真能买一百万本的话,应该有一百多万种感受,谁也不用去说服谁,这本小说为每个人都提供了只属于他自己的一份价值,我觉得这就足够了。

室内滂沱
室内滂沱 (♡=all) 2013-10-28 19:56:54

所以读小说的乐趣就在这里,A认为这本小说是因为小红帽太善良不会保护自己,所以大灰狼吃掉她;B认为大灰狼太凶恶怎么可以无故伤害别人呢,吃掉小红帽太可恶了;C认为小红帽太笨大灰狼也太笨,大灰狼装成小红帽的外婆纯属有病;D我根本就没看懂这故事啊。所以只要通过小说感受到了某种东西,这个故事就成功了。我只是村上春树千万读者的其中一员,我不会需要让另外那千万减一的人们全都相信我的观点。所以我认为,无论是忧郁还是连接还是什么,都是各自的直观感受,我们互相尊重彼此的感受,这是最好的。

今天忘了你的脸
今天忘了你的脸 2013-10-29 09:36:46

信誓旦旦拉风不已=-=不能同意更多

月光小径
月光小径 2013-10-29 09:46:25

楼主写得很认真,很好~

室内滂沱
室内滂沱 (♡=all) 2013-10-29 10:26:13

嗯,我只是希望这部小说能够更“完满”,而不是更“具体”。我并不是希望村上春树在小说里把所有情节之间的前因后果和之间的联系都说穿,只是觉得如果再把它们之间的关系再稍作协调,会更完美(这么说容易落入“你行你上啊”的循环)。小插曲当然有意义,就像《奇鸟行状录》里“间宫中尉的长话”和“奇怪的梦”一样(当然拿“间宫中尉的长话”和这里钢琴家的故事比,有点不公平,因为“间宫中尉的长话”毕竟是村上春树职业生涯最好的段落之一),我只是觉得如果结尾能再呼应一下会“更好”,而不是说不这么写就是村上春树的错误,毕竟他是故事的创作者,我只是发表作为读者的看法。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没有那么严重。
谢谢回复。

放开那个西红柿
放开那个西红柿 (开心就好) 2013-10-29 11:09:30

其实我觉得lz可以不用回复了,真的,其实我不是来反驳楼主的,但毕竟有不同的解读聊聊是可以的,这个倒是可以回复讨论。如果针对观点的话,本来大家都不同,说来说去是没结论的,这样可以不用讨论了。也没关系嘛。嘻嘻。

室内滂沱
室内滂沱 (♡=all) 2013-10-29 11:13:54

哈哈。那就可以聊点别的,比如,这本书会不会有续集啊?我买了那本《1Q84纵横谈》,里面一半的评论都是各种日本学者吐糟《1Q84》上下集以青豆自尽为结尾实在太无聊了,当时根本没有人想过会有第三本。《多崎作》难道不能出个续集,让沙罗给个说法吗?哈哈哈~~

放开那个西红柿
放开那个西红柿 (开心就好) 2013-10-29 11:15:09

《1Q84》我看第一本觉得很不错,第二本还可以,觉得最后一本实在是有点烂尾了。个人感觉。

室内滂沱
室内滂沱 (♡=all) 2013-10-29 11:19:28

第三本感觉太言情了,把教团啊、空气蛹啊之类的第一本写得“信誓旦旦拉风不已”的大主题都写没了,成了纯爱情故事。很多人对牛河成为男主角有意见,但我觉得也无所谓,这么长的篇幅,多点笔墨写出另一个丰满的角色也挺好,而且牛河是奇鸟行状录里的角色,多年再见到,很开心,而且村上春树绝对不会说1Q84和奇鸟行状录两个世界有什么关系,只是让牛河参与调查了这两个案子,这样写实在好。

室内滂沱
室内滂沱 (♡=all) 2013-10-29 11:23:42

而且1Q84最后我也看得很感动。科塔萨尔说,写小说就像拳击,短篇小说是直接击倒,长篇小说是以点数取胜,但对于结果并没有什么不同。1Q84看完三本确实很累人,但是看到最后牛郎织女相会,也确实很感动,所以第三本可能拖沓了一点,还很冒险地把两个主角变成三个主角,但是读者因为伴随这个故事这么久,都说不出什么不好。(尤其第一本开头高速路上的老虎加油站,在第三本结尾又出现了,哇塞太感动了~)

放开那个西红柿
放开那个西红柿 (开心就好) 2013-10-29 11:56:18

我也有,春上终于把两个人写在一起了。

小羊皮
小羊皮 (长老姓唐,甜到忧伤) 2013-10-29 12:56:44

的确是成长主题的无害小说了。
60多岁的老爷子了,真心厉害

室内滂沱
室内滂沱 (♡=all) 2013-10-29 16:49:11

@ 放开那个西红柿 下午我去看青山七惠了,粉丝还是不够多,三联书店地下一层,大概有那么四五十人。

蕾丝鞭。
蕾丝鞭。 (抚鞭长叹莫及辟入里。) 2013-10-30 01:14:05

灰田跟他的父亲就像挪威的森林里爱做广播体操喜欢地理的室友突击队一样有趣。
有些人在时间的长河里就是突然出现又倏忽不见只说了茄子还没有来得及说再见。


越轶
越轶 (越轶。) 2013-10-30 19:44:09

我记得文中有一处写 灰这种颜色是白和黑的混合,我想,应该是有着某种暗示的。灰田的父亲遇到的那个钢琴家有段关于人的色彩的说法,我认为应该也是有着独特寓意的。我还没有想太通,但感觉村上应该不会为了无缘无故的让其出现又突兀的消失。真的喜欢他这本小说,比其他的都好看。

室内滂沱
室内滂沱 (♡=all) 2013-10-30 19:49:49

今天看到一个未经证实的小道消息,说这本是《巡礼之年》系列的第一本,还有第二、第三本。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那些看似断掉的线索,后面肯定会出现。可是如果把这本里面那么多含蓄的东西全讲出来,不又成了和1Q84差不多的故事了吗。而且后边如果追查杀害“白”的凶手的话,风格又和之前的小说一样了。而且如果后面有续集来追查案件,第一本又什么线索都没给,还是不妥。所以我绝对绝对希望这是一条假消息,《多崎作》一本就已经十分好了。

越轶
越轶 (越轶。) 2013-10-31 09:05:02

我突然想,既然灰是黑白的混合,那么会不会灰田就是黑和白的结合体,他的出现会不会是为了引出作者的幻想,也为了暗示接下来白的死因。白的死一直没有交待,会不会跟那个叫绿的钢琴家一样呢?所以灰田的父亲知道绿的死法,也就是黑和白都知道白将要这样结束生命?

大天使的呼吸
大天使的呼吸 (优雅前行) 2013-10-31 12:09:40

确实有种未尽之感,之前的铺垫似乎就那样过去了,其实很喜欢灰田这个人物。作自己也想明白了,恐怕灰也是他心中的一种障碍啊。至少,也得再见一次啊。但是,现实的说,人生偶尔再相遇的可能真的很少。白的死,让人觉得活着很可贵。至少,我的个人经历是这样,曾有一位非常重要的朋友突然离世,很多话没有说清楚,最后的心情也不了解,没有任何交代就戛然而止,这是让人受不了的。人生中重要的事情,已经无从追溯了,只能单方面的尽量去理解,释怀。

大天使的呼吸
大天使的呼吸 (优雅前行) 2013-10-31 12:18:22

村上的作品,最喜欢的是《世界末日与冷酷异境》,这部作品也很喜欢,简洁清晰,探索内心。不知道会不会有第二部,开放式的结尾,假设作被拒绝了,那么,真的会某种意义上死去吗?那和白又有什么区别呢?人生的幸福,是建立在脆弱的,及其有限的,受制于他人的选择之上吗?非白即黑?有没有办法超越这些限制呢?接受死亡契约的青川似乎超越了这些,那么其他人呢?

Carlo
Carlo 2013-11-02 19:30:13

同感。为什么灰在后面一点笔墨也没有,还有白怎么死的。

Spr1ngbear
Spr1ngbear (不爱冷眼旁观) 2013-11-03 21:38:32

自己的一点看法,感觉灰的消失从作做梦的那个时候起就已经注定了,i作与灰终究有一道墙,虽然不易发现但确实实在在的墙,灰也许是发现了那道墙的存在,所以离去。然后是白,感觉白的描写很符合作的风格,点到即可,留下足够大的空白交给读者想象。
最后,楼主写的很好

室内滂沱
室内滂沱 (♡=all) 2013-11-06 10:02:51

谢谢楼上的回复。
另外我在虾米网找到了弗朗茨·李斯特的《巡礼之年》三部曲。贴个地址:
《第一年:瑞士》

http://www.xiami.com/album/279222587?spm=a1z1s.3521865.23310001.7.UieyVN

《第二年:意大利》

http://www.xiami.com/album/779225751?spm=a1z1s.3521865.23309997.3.BCxX3t

《第三年》

http://www.xiami.com/album/979099563?spm=a1z1s.6659513.226669510.11.FJBzTi

幸福摩天轮
幸福摩天轮 (夕阳无限好,永远不相似) 2013-11-07 17:10:43

又要等下一部了。。。。哎。。。。。跟1q84一个样!!!!!!!!!

大青山
大青山 (希望能一直做到对自己诚实) 2013-11-08 13:58:57

写得很认真,赞一个。

山有林
山有林 (山有林兮木有枝) 2013-11-11 12:27:11

楼主列的几点不足确实有道理,在开读了十几页时,我列了几个作被抛弃的原因,结果好象都没有猜对原因,村上在这里不过是讲了一个成长的故事。人的成长就是突破人生的小圈子,勇敢面对社会、接受挑战的过程,即使外面的世界比封闭的社会有更多的不确定性和更多的危险。

怪物小王子
怪物小王子 (默默潜水) 2013-11-16 13:02:35

是不是真的有下一部?抛开楼上种种关于灰田,还有白的疑问。最后结局像是留了一个很大的悬念。和沙罗一起的男人到底是谁?她的选择又会是怎样?她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作最后的结局又会是怎样?留下的疑惑实在太多

Rix
Rix 2013-11-17 13:15:54

我觉得多崎作的故事有可能会在很多人的身上以不同的形式发生,村上没有揭开白的谜底,也没有提到沙罗的男友,其实并没有什么值得疑惑的。我看到的是一个迷惘的人的心灵旅程,是多崎作的巡礼,不管周遭的环境如何变换,能维系他生存意念的只有他自己,C'est la vie.

斐君
斐君 (一边摇摆平衡,一边目光如炬) 2013-11-17 23:35:50

我看的台湾版本,赖明珠翻译的,似乎对“白妞”为什么谎称是多崎作强暴了她有比较明确的解释。我觉得这一点尚且说得通,当多崎作自己选择只身前往东京,白妞似乎已经开始担心这段类似于乌托邦式的友谊最终将分崩离析,正是她脆弱敏感的神经导致她在偶然的伤害事件过后用如此极端的形式放逐了团体中最重要的人物。不知道你注意没有注意到,村上提到了性的压抑。实际上在多崎作的性梦之中,他似乎在潜意识当中尝试释放困了他十六年的压抑,或许对于白妞和黑妞之间微妙的情感差异,多崎作的心态是非常值得分析的。你说到在芬兰那场对白,我觉得既酣畅,又有点出戏,或许还可以用更自然的方式去处理。不过这场戏已经将黑妞对于多崎作的情感解释得很清楚了,也许我们可以大胆揣测一下白妞对多崎作的情感。我自己猜测这可能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点。

感谢你的这篇评论,这篇是我见到的写得最好的一篇,深受启发。

Ed
Ed (我是二百五) 2013-11-29 12:01:16

很实在的书评,不足之处写的很好,最后一段也很好,开始的还看不懂
还不知道诺奖是怎样的程度,即使不完美,留给读者自己思考也可以,毕竟要先造出火车站来

飞翔的辣子鸡
飞翔的辣子鸡 2013-11-30 17:16:17

每个人心中总有一些无法磨灭的客观事实,即使岁月淡化记忆,但当时的痛与爱是真实的,哪怕时隔多年还是痛的真实,爱的实在。每个新环境都会萌生出很多新的朋友,老朋友走与留其实不仅仅是他们的自由,也与我们在特定人生阶段的选择相关,联系的多少,话语的投机性,很多难以预料。消失与出现也只是每个人在既定的轨道上出现在了该出现的地点和场景!

室内滂沱
室内滂沱 (♡=all) 2013-11-30 18:45:57

谢谢楼上几位的回复。
其实我没有想到的是,大家的讨论几乎全部集中在我对村上春树提的几点“改正意见”上。村上春树处女作《且听风吟》的第一句话,也是他写作生涯的开天辟地第一句是:“不存在十全十美的文章,如同不存在彻头彻尾的绝望。”我觉得所有小说,都存在一些未满意、待商榷、未达到读者预期、让读者对其写作目的产生疑惑的段落或部分,谈论一部小说,稍带谈论它引人疑惑的地方,是很正常的。
我喜欢去书市买一些旧书,五十年代至八十年代的外国小说。那个年代出版的小说,几乎都会有“前言”“后记”和“编者的话”,无外乎是介绍作者的生平、小说写作背景和分析小说的艺术成就(当然还有那个年代探讨小说所必不可少的“中心思想”。现在的前言后记很少提到中心思想了,因为读者已经渐渐爱上了卡夫卡、贝克特、加缪、汉德克们)。那个年代的前言后记让我分外注意的是,几乎每篇最后都会有那么两三行要提到小说的缺点。那个年代强制人们来一分为二地看问题,所以很多“笔者在最后不得不说的是,这部小说虽然...但是...”看起来非常牵强,好像说分析一部文艺作品,如果不一分为二地看待,就非常错误。
时代变成现在,和以前的区别就恨明显了。现在的前言后记,极少提到作品的缺点,好像如果说这部作品有缺点它就会不好卖一样。所以有时我会有一种错觉,就是我现在买到读到的小说,全是完美无瑕的超级作品。
所以我觉得作品好不好,是讨论出来的,而不是“村上春树怎么可能犯错误,他要能犯错误,别人还写不写文章啦?你行你上啊!”
嗯,这件事说到这儿。

丫丫丫丫丫姆
丫丫丫丫丫姆 (让人奔溃的) 2013-11-30 21:46:09

感谢楼主,非常喜欢。

丫丫丫丫丫姆
丫丫丫丫丫姆 (让人奔溃的) 2013-11-30 21:46:55

祝福作君有个美丽的星期三。

坏猫
坏猫 (外向的孤独患者需要认可) 2013-12-06 11:47:48

楼主写的很赞!顶一个,第一次读村上的书,给我很强的共鸣感和带入感。

室内滂沱
室内滂沱 (♡=all) 2013-12-06 14:16:55

我第一次读的是《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象厂喜剧》那套书。然后小说是按照创作顺序看的,先看的《且听风吟》,前三本是连着看完的。其实对于村上春树来说,先看评论再看小说也不是什么坏事。我看他的小说前,看过上海译文冯涛译的《倾听村上春树:村上春树的艺术世界》,当时看得津津有味,就和小时候读没打过的游戏的游戏攻略一样。如果第一次读他就读的是《多崎作》,起点很高,虽然可能没有我们这种“哇村上君越写越厉害了好棒哦!”的感觉,但是读完这本再返回去读早期那些没有这么构思完整的小说,会更加体会村上君感性的一面。毕竟摩羯男是很有才华的,技术成不成熟都会让其它人对自己的天赋徒呼奈何。

且听风声
且听风声 2013-12-10 16:53:14

这是我第一次读村上的小说。非常精彩!唯一一点不足的是 我没有搞清楚是谁杀害了白。还有对那六个手指不解

喵利奥
喵利奥 2013-12-10 23:25:57

您思路梳理的非常好!让我清晰了小说的脉络!另外,我非常喜欢灰田这个神秘的角色,没有看到他的结局真的很可惜。也许人生也有很多未解之谜吧。

Pika Fall
Pika Fall (pls contact pika spring.) 2013-12-12 23:02:30

无所谓了,沙罗这么优雅的猫,谁又能清楚了,因为她也没有颜色.

konglong
konglong (懒懒的恐龙 爱蓝蓝的天空) 2013-12-21 12:17:04

支持楼主,鄙视挖坑,灰田消失也就算了(个人理解,最后那个类似灰田的脚底就算是宣告:过去的再也回不来了~)
但是,好歹让白以某种形式有个露脸的机会啊。。。
可能真的会有巡礼之二吧~

Pika Fall
Pika Fall (pls contact pika spring.) 2013-12-23 09:34:14

敢死队~

[已注销]
[已注销] 2013-12-23 11:13:05

昨天读完了这本书,困惑跟楼主的一样,灰原父子故事的隐喻含义是什么? 白怎么死的真相? 我最想弄清楚的是,作到底有没有把白灌醉然后强奸了她呢? 读这本书,喜欢的是心里描写,肃静朴质,但更多的是对情节的困惑啊。

驽骍难得
驽骍难得 2013-12-29 02:08:52

楼主得到了很多,委实值得赞赏;但同时你失去很多。这就是你不理解村上春树的原因所在。

驽骍难得
驽骍难得 2013-12-29 02:39:03

你有没有注意灰的脸谱和他的身份,灰的戛然而止是大有来头的,他脖子上的个疤痕象征着什么你想过没有。黑为什么讲得较多?去探讨这个人物的本质,就不难理解这是必然的走向。这本小说在很大程度上涉及了“百分之百女孩”的分裂性和增殖性。此外涉及了类似音乐哲学的价值观:(音乐是通过自身的消失构成的艺术)结尾的必然,和行进的坚决。

min.ma
min.ma (尽量丰富地活着。) 2013-12-30 06:21:32

我的看法跟楼主大体一致,赞一下楼主的一气呵成。

Domus
Domus (若没有事我便不见人) 2014-01-24 13:59:00

我也是对白和灰感到意犹未尽,
但也理解
毕竟是白色和灰色....一个是我们都珍惜的,白,,,因为我们都依靠它勾勒形状颜色
在上颜色的同时也是在勾勒白色,
这观点在东方语境里不难理解

还有,就是灰,掺杂黑和白,,,是调和,是中性...

室内滂沱
室内滂沱 (♡=all) 2014-01-24 14:19:03

昨天和一个朋友聊起这本书,他读小说很少,但唯独喜欢村上春树。他说他管一个朋友借了本渡边淳一的小说,说渡边淳一和村上春树差不多,一看就是日本小说,里面有典型的“日本的东西”,也很黄。我说是啊,不光渡边淳一,你看连三岛由纪夫和川端康成都很黄,大江健三郎有时候也“黄”。然后我说,可能“黄”只是一方面,日本小说有一种属于自己的典型的风格。村上春树的父亲是僧人,早稻田大学文学专业科班出身,从大学时代起就独爱美国文学,日本古典和现代小说几乎都不怎么看,可是他写出来的感觉,还是一望即知的日本风格。日本的文化无论内容是什么,从来不曾断掉,生在日本,无论怎样发展自己的个性领域,仍然是地地道道的日本人。所以这种东方语境,并不是全部出自写作技巧,一个文化不曾断代的文化大国出品的小说,自然具有这个文化大国强大的“气概”,这本书就有这种气概。

秋秋。
秋秋。 (忍) 2014-01-29 16:08:32

“帮助村上春树的主人公的女人大致分两类:无所不能的女强人,活泼可爱的双马尾。”看笑了。。。

Dr希鲁鲁克
Dr希鲁鲁克 2014-01-29 22:25:21

写的很好啊,但本来以为灰的故事最后会和五人组联系起来。最终也没有联系起来,有点小小的遗憾。

Dr希鲁鲁克
Dr希鲁鲁克 2014-01-29 22:29:01

回头看了看大家的留言原来都有这种感觉啊

Osnduxbdrjjd
Osnduxbdrjjd (。。。) 2014-02-09 14:09:08

如果把這篇文章作為閲讀理解的答案將是再好不過的。

心里一抹秋阳
心里一抹秋阳 (每年都去祭奠你,I promise) 2014-02-21 02:26:38

感谢LZ给出《巡礼之年》的音乐链接,找了好久!!

另外,对我来说全书最有趣的地方就是白。她从来没出现,一直活在别人的表述中。若真的出现第二部,会不会主角变成了她?而绿、灰也转入这条故事线?真的想听白讲自己的故事。(曾经想过她也许爱的是黑,所以嫉妒作...)

swing
swing 2014-02-25 21:25:51

对不起,但我个人认为这绝不是男女纯爱小说。书评看到一半我就看不下去了。如果纯粹为了写爱情,那么灰田的出现以及他讲述的离奇故事用意何在?我一直在思考巡礼之年的真正意图未果。但绝不认为这是纯粹的爱情小说。也许沙罗想要拯救毁灭在回忆之中的爱人,但多崎作是否真的被拯救,或者说发生在白和多崎作身上的悲剧是否就这么过去了,是值得探讨的。

swing
swing 2014-02-25 21:29:01

钢琴家的情节绝非和主题无关。里面一定有作者暗含的意图。

室内滂沱
室内滂沱 (♡=all) 2014-02-26 06:05:18

感谢楼上各位的回应,清晨起来回复一下。

ls的swing同学:我认为世界上不存在绝绝对对的爱情小说,或者说根本没有“爱情小说”这个分类,我不能说这部小说里发生了爱情,这部小说就是“爱情小说”或者“纯爱小说”,科幻小说里也不仅仅只有飞碟而已。文学的内容是丰富广博的,《多崎作》当然也包括了爱情以外的因素。有时我想,一部小说的内容只要指涉了年轻人的生活处境,就难说不是一部具有政治层面意义的小说,《多崎作》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有这个内容的。只能说这本新作并没有像前面几本书那样,直接出现了一些身为政治人物的角色,所以这本书的爱情成分多了一点,其它成分少了一点,就像我在文里所说,村上春树每部小说的“成分”都根据不同题材的需求而调节成合适的比例,这本书里的爱情情节和其它成分的比例和之前的小说不同,仅此而已。

室内滂沱
室内滂沱 (♡=all) 2014-02-26 06:13:34

lss的心里一抹秋阳同学:说到《巡礼之年》的音乐,不得不说我一直有个遗憾在。就是我这篇文有幸获得了新经典文化举办征文活动的一等奖,奖品是我梦寐以求的李斯特《巡礼之年》三张CD。但是在听过李斯特的古典作品后,我仍然很难说自己“听得懂”李斯特。上面还有几位朋友说到,这本《多崎作》和前作《1Q84》把古典音乐作为重头戏,我相信如果我能够稍微理解一些李斯特的作品的话,相信能更加理解村上春树这本小说。或者反过来说,我始终无法透彻地理解作为小说重头戏的李斯特及其作品,因此这本小说中包含的一些层面,也许我永远也参透领悟不了。
我是地地道道的金属乐迷,从中学时代开始,受的熏陶是欧美摇滚乐界的各路神仙,气质、文化底蕴、表达方式,整个的“范儿”,和古典音乐完全不同。所以古典音乐作为一门学科,作为通俗乐迷,也许我只能站在门外看。而《多崎作》和古典音乐又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一本小说从头读到尾,里面整整一大块内容我都没有读懂,这是非常让人感到遗憾的煎熬的。

心里一抹秋阳
心里一抹秋阳 (每年都去祭奠你,I promise) 2014-02-26 14:32:53

@室内滂沱 那《挪森》那种把摇滚和民谣作为重头戏的小说你该很有心得?

室内滂沱
室内滂沱 (♡=all) 2014-02-27 03:41:08

回Ls:《挪森》对披头士歌曲的使用,我一开始把注意力放在结构上。但是《挪森》小说并没有歌曲歌词那种结构。《挪森》的歌词形容的环境很像雷蒙德·卡佛的小说,是一个男人的自述,讲一个穷困潦倒没有正业的男人,给听众介绍自己曾经的女友的事情。男人去女友家做客,女友请他坐下,家里却连一把椅子都没有。女友展示了自己的房间后对男人说“Isn't it good?Norwegian wood.”“是不是不错呀?”后面那句Norwegian wood是一句俏皮话,和Isn't it good?连起来使用的。女友给男人展示了家徒四壁的房间,自嘲地问“是不是不错呀”。然后男人讲他和女友发生了性爱关系,男人醒来后发现女友已经去上早班了。男人讲了这个小故事,歌词结尾问读者“Isn't it good?Norwegian wood.”整个故事是他对于自己潦倒生活的自嘲。

室内滂沱
室内滂沱 (♡=all) 2014-02-27 03:47:28

这里就牵扯到一个结构问题。类似于戏剧中的镜渊结构,戏中戏。等于披头士的这首歌词是,男主角给大家自嘲地讲了一个他女友自嘲的故事。女友展示自己潦倒生活后问男主角“是不是不错呀?”,男主角展示自己潦倒生活后问听众“是不是不错呀?”
我以为村上春树的小说也沿用了这种结构,可是仔细分析主人公渡边和直子、绿子的关系以及情节发展,并未出现这种叙事结构。故事中直子疗养的阿美寮也并不是渡边和永泽生活的现代都市的缩影,阿美寮更像西方文化中的limbo,非此非彼的另外一个世界。只能说阿美寮这个疗养场所,有点像列侬歌词里女人那没有椅子的小屋。除此之外,我很难说《挪森》歌曲和小说直接有什么直接的联系。

金山夜戏
金山夜戏 2014-02-27 10:25:57

我发现我看了你的评论才看懂这本小说.......

心里一抹秋阳
心里一抹秋阳 (每年都去祭奠你,I promise) 2014-02-27 15:17:37

@室内滂沱 也有人说那首歌写了个奇幻故事呢,因为歌词结尾是男主角一把火把房子给烧了,因为他觉得遇到女主角其实是个“幻觉”。我感觉村上很喜欢主观的描写,有时写出来让人感觉就是主人公自己的臆想。比如渡边在夜里“看见”绝美的直子的裸体,又比如作在梦里跟灰田做爱,都有种亦幻似真的味道。

室内滂沱
室内滂沱 (♡=all) 2014-02-28 05:09:11

回ls:村上春树的青年时代是在披头士和大门乐队的那个注重感官体验的年代里度过的,披头士的《橡胶灵魂》以后,列侬和哈里森对印度宗教产生了非常浓厚的兴趣,直接导致乐队后期的关注重心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不过说实话,列侬是个很“善变”的人,他关心什么事物,他就变成专门表达什么事物的人,比如禅宗时期和后面的洋子时期),披头士作为当时执时代之牛耳的人物,村上春树必定受其重大影响。那个年代民众的普遍哲学观都像<Lucy in the sky with diamond>所反映的那样,是人感官的主观体验。歌词里讲“报纸叠成的出租车停在沙滩上,等着接我回家”,用现在的眼光看,这算是一种“村上春树风格”,或者说,村上春树把自己每一部小说的主人公统统“切换到与此无关的另外一处场所”,明显受到了五六十年代美国文化的影响(大卫·林奇说他最喜欢的年代就是五十年代。他的作品里也有明显的“另外一个场所”不是吗,《橡皮头》里那个暖气片里的舞台,也和村上春树的井下世界有异曲同工之妙)。而村上春树的“美国五十年代哲学观”放到如今的世界,仍然能受到无数读者的喜爱,说明那个年代所倡导的空灵的精神世界仍然可以给当代人以启迪和抚慰。(这个话题其实够丰富,也许以后我会找机会专门谈)

心里一抹秋阳
心里一抹秋阳 (每年都去祭奠你,I promise) 2014-02-28 18:02:55

回LS:期待你的分享。50年代美国也有很多优秀的作家,雷蒙德卡佛、理查德耶茨,但似乎他们的作品的现实主义或者反思更多。

满江红
满江红 2014-03-04 10:42:02

看的是台湾赖明珠翻译版本,从来没有一部书能够如此引起我的共鸣,当然很大程度上是少年时的我,遭遇了和书中主人公几乎完全相同的友情背叛,而且我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勇气像多岐作那样去挖掘真相,而这个背叛给我造成的伤害与影响直到几十年后仍然存在。而且,多岐作的个性也与我多有相像。非常喜欢这部小说,喜欢主人公多岐作,也喜欢消失的灰田。故事很显然没有终结,沙罗的那个神秘男伴到底是谁?不知道为什么,我第一反应是她父亲吧?另外,台版前序后跛中都证实了这是《巡礼之年》第一部,应该还有续篇。

室内滂沱
室内滂沱 (♡=all) 2014-03-04 14:29:18

感谢LS的分享。

聪明的嘛果
聪明的嘛果 2014-03-08 20:46:49

简直是太同意的你观点了,我也觉得灰田这个角色在小说中的辅助作用似乎太弱了

西四
西四 (世界尽头的亡命之徒。) 2014-03-25 10:49:13

LZ的几点不足也正是我的感受,整个故事不够前面的所有作品完整和平衡,补充一点,除了LZ说的灰、白、黑身上的几点不足,我觉得沙罗这一段也不够饱满,和她一起的男子是谁?还有最后沙罗和作是否在一起还是不在一起,也许村上正是想给一个开放性的结尾,但这种开放性没有做到位,给我个人的感觉不是意犹未尽惹人遐想,而是做ai做到一半戛然而止,射不出来的憋屈质感。

室内滂沱
室内滂沱 (♡=all) 2014-03-25 11:14:08

回LS,也许真的有续集。(这几天我沉浸在村上最好的好基友安西水丸君离去的悲痛中···)

西四
西四 (世界尽头的亡命之徒。) 2014-03-28 08:45:44

有续集就继续看。习惯性阅读。读他的书,会有进入平行世界的感觉。

室内滂沱
室内滂沱 (♡=all) 2014-03-28 10:44:40

因为村上春树的哲学观大概是,没有永恒不变的现实世界,有机会做到永恒不变的也许只有抽象世界。村上春树这么多小说,情节几乎都牵扯到了人与人关系的破碎,以及事态的突然改变(主要以主人公女朋友们的离家出走或者死亡为体现,还有独立生活的主人公们与自己过去的割断)。所以村上春树关心的是抽象世界,主要也描写了抽象世界。虚构的小说本来就是抽象的,到村上春树这里,他就更加不用把心思放在费心阐释文学的虚构性这一事实上,只管把自己的虚构世界营造好。换句话说,他营造了一个纯纯粹粹的虚构世界,没有任何杂质,也不罗嗦,分分钟直抵虚构世界的核心。所以大家喜欢他书中的平行世界,也认为他的书就是自己的平行世界。

西四
西四 (世界尽头的亡命之徒。) 2014-03-28 16:43:44

我喜欢那个世界:)

乌龟@ 王小嗔
乌龟@ 王小嗔 (失控。) 2014-04-01 14:26:55

大赞@红发安 的各个观点!

Cecilia小也
Cecilia小也 2014-04-17 11:53:23

和楼主感同身受,这句话给我的印象也很深刻。并不是一切都消逝在了时间的长河里,总有一天,那需要足够长的时间,我们回望,会感谢当时那样奋不顾身付出,那样怀有一颗赤子之心真诚相信的我们。然后,心结也会慢慢打开,我们都在等那一天的到来...

天光
天光 (愿岁月无遗憾) 2014-05-10 02:32:12

一口气读完这本书,我觉得是我读过的村上最惬意的一本书了。少年在孤独与煎熬中自我成长,画地为牢,却又从不迷途。寡言,沉默,足够坚强,内心足够坚定,即使在最深沉的痛苦中,也没有最终让自己死亡——死亡毕竟是一件顺其自然的事,而顺其自然是不需要花费气力的。白死亡的根本原因是什么,而灰田又为什么要离开,其实这些并不是很重要,因为作已经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了。摒弃性格里懦弱的那部分——他害怕现实的伤害——终于成长成一个大人的样子,从被抛弃的绝望,到灰田再次离开仅仅涌现的遗憾,到意识到沙罗也可能离去时坚定追逐的心理,他在不断的改变不断丰腴自己,“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 是的,每个人都可以选择,是面对还是逃避,是沉默还是开口,人生会遇到无数个选择题,如何选择决定了一个人如何成长,作一开始选择的逃避就为他以后长久的痛苦埋下了种子,这不能不说具有极大的现实意义。逃避问题不代表解决问题,这道理简单粗暴。在这本书里,除了作,让我印象最深的是灰田,他博学而思想深刻,喜欢思考,谈吐幽默,喜欢读书,但不得不说,除此之外,作对他几乎一无所知,赤青白黑的离去,尚有踪迹可循,可灰田,却是再寻不回来。灰田给我的感受很奇特,有一种“如果我也在生活中有这样一位可爱的朋友就好了”的感觉。文中说“灰色是由白色和黑色混合而成,而且可以改变浓度,轻易融成不同成色的黑暗。“我在想,是否在作的意识深处,灰田的定位其实是黑与白这两个奇特女子的结合体,他身材矮小,面貌英俊,具有古典美,这和黑白两人的结合体实在太像了,如此暧昧的角色在深夜是给予作活色生香的春梦,而后翛然离去再不复返,个人浅见,是否作在与赤青黑白相处的时候,内心其实是对黑白产生过这样的渴望,但又害怕这样的渴望一旦表现出来,就会如同灰田一样,立刻消失在生命里,因而这种渴望被压抑被忽视,遇到灰田之后这种渴望在他身上得以体现,而又为了摆脱灰田是个同性这个事实,在之后与其他女子交往确定”自己不是个同性恋“。书里还有另外一个吸引我的地方是灰田父亲的奇遇,这段奇遇是否发生在灰田本人身上不得而知,但故事是在是有点有趣,带点哲学带点奇幻,在某个程度上可以说是为本书增添了阅读的乐趣,但我也不理解,为什么要有这么一个故事呢?我觉得这本书的主题与所谓的”飞跃“并不存在太大的关系。除此之外,这本书是在值得再看一遍~

鲁伊萨
鲁伊萨 2014-05-19 17:25:17

确定是“疗育”不是“疗愈”???

我觉得这本书可以和任何字眼有关,但输赢什么的,实在是从来就和村上沾不上边儿吧。。。。

当然,同一本书,每个人的视点和感受不会完全一样,尤其是村上的作品。最终感受到的,很多时候是自己对自己的心理投射。

晴天娃娃
晴天娃娃 2014-05-20 10:59:50

我是看的迷迷糊糊的,不太明白。
还有最后也没有描述跟沙罗的见面,会是怎么样的呢?
难道是留下悬念让读者去想吗

室内滂沱
室内滂沱 (♡=all) 2014-05-20 11:17:08

LSS:嗯,确实是“疗愈”,打字的时候搜狗拼音一顺手就变成了“疗育”,写完没有改,因为我记得当时是凌晨写完的,点发送后立刻补了一觉,后来再过一遍已经是好几天以后的事儿了,在豆瓣发长文经常一审查就审一两天,如果修改的话,还会有第二次审查,所以查帖员也麻烦,我也麻烦,就没改。这篇写了超过半年,读者好多,却一直没有人提出这点,谢谢您。

室内滂沱
室内滂沱 (♡=all) 2014-05-20 11:22:09

另外,几乎所有书都有读者的个人投射,个人投射是很有价值的,如果读者不能产生自我的心里投射,那么这本小说和桌椅板凳就没有什么区别。我认为经典小说都会建立起小说文本与读者自我经验的联系,读者可以从《奥德赛》上面看到“心灵归乡”的故事,从而产生启迪意义,但《奥德赛》在外表上看只是一个主人公坐船回家的故事。所以我认为任何小说都要对其进行更深一层的挖掘,而种种挖掘,通常都从读者自我心理投射开始。

鱼香茄子
鱼香茄子 (not perfect, but unique.) 2014-07-02 17:24:26

我觉得灰是黑和白的结合。有些隐喻我也没太明白,但这一点我比较坚信。

I'm 1995
I'm 1995 (闭上眼) 2014-07-03 18:19:15

“过着低调又心满意足的生活的男主人公,因为爱侣的离去,踏上了寻找失去的人和失去的记忆的旅程,从而发现了暗藏在“表象生活”下的丑恶秘密,在新结识的异性同伴的帮助下,通过层层走访调查,最后凭着“邪恶必须被铲除”的信念,终止了邪恶的继续繁衍。”
概括的真好

室内滂沱
室内滂沱 (♡=all) 2014-07-03 18:40:34

回LS,这也是村上春树最打动我心的一点。因为我觉得他现在已经完全看透了当代社会和当代政治,并且将自己的观点完整地刻画在了小说情节中。村上春树几部“侦探”类小说的反派,几乎全是电视里的虚伪政客。我想作为中国读者,大家刚经历了一个完整的影蒂时代,新时代又诞生了更多的、胖瘦不一的影蒂,以后会有越来越多的影蒂现身在电视上,中国读者读村上春树的这部分内容,想必会非常感同身受。在这点上我更要感谢村上春树。

你说。
你说。 2014-07-07 22:53:11

第一次读村上春树的小说,很喜欢。对于楼主所说的几个问题,我认为是没有必要点透的,文章的中心在于多崎作的心理,在我融入进去以后(我相信我是融入进去的),我体会到那种感受,被很要好的高中同学无故抛弃,所留下的内心创伤,到后来在木元沙罗的鼓励下去重新走访十五年不见的老友的成长。白的死只不过是为了情节,牵引多崎作的心理,而灰田呢,我相信作者或许另有深意。当然也感谢楼主的关于村上写作手法的点评,值得我借鉴重新以便重新探究。

23灵感
23灵感 2014-07-10 23:39:52

看过豆瓣上其他几篇关于这本书可算是最好的书评,但总觉得只是抒发个人情绪未免太空。滂沱兄这篇文都是从细节中来,很见力道,写得让人叹为观止。本来我也是昨天一晚看完,难免有点仓促。掩卷之余多少有些遗憾,甚至觉得村上这本书相比前几部是否还有些退步(虽然也有创新)。但滂沱兄这篇文却点醒我,提醒我注意很多之后阅读时需要注意的地方,向我们展示出了这本书本来就非常丰富的内涵。可以说你仅凭此一文就在相当程度上改变了这本书在我心中的印象。其实你讲得很多细节我自己在阅读过程中也或明确或约莫地意识到了,但你将其点透;另外你还提供了一些我们一般没有意识到的洞见,我觉得这是非常棒的。
这点当下的想法或许有点感性,细读之后可再交流

素洛素洛
素洛素洛 2014-07-18 19:05:36

读村上读得很少……仅仅抒发一下个人对这部作品的感想。这本读下来的确很受启发,将个体成长中的对自身、友情和爱情等等的迷茫描画得很是生动,尤其这个故事并没有报复社会的意味,酣畅淋漓。
楼主说的一点也很令人有启发,就是作的三个阶段面对人际交往上的打击采取的态度从绝望得几乎要自杀却不过问原因到默默接受再到主动去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层层渐进地让读者看到了希望,受到感动。
灰田我认为是个非常出彩的角色,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心理作用,从他出场开始就有预感他和作的感情会涉及到同性爱,书中不费笔墨地描写他多么富有魅力,和作之间的相处也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当年的事可能就是灰田喜欢作到不惜夜袭,当时作梦中被灰田口的情景应该是真的,但因为作仍未从梦中白的冲击中缓过来也就没有立刻清醒并抗拒,而后来灰田大概是以为作明知道他的心意却佯装不知,感到失望才离去的,甚至退学之类的看起来也很像失恋的打击。
作大概也多少有意识到,但感觉他内心多少有点发育不健全,更愿意妄想是自己本身的问题导致他人离去,像是默认这是一种宿命才能更坦然接受这些离别一样,不过对同性的欲望也是人类在成长过程中一个不算罕见的迷茫,作在和第一个女友上床的过程中想通过自己对女性的反应来反驳这份迷茫,但和灰田永远的离别导致他不可能根本上解决这份迷茫了,所以知道赤对同性更容易产生欲望时、甚至在和沙罗相处出现问题时他也有想起过灰田或许也是他心里的坎儿之一。
我个人很满意作品到最后不再安排灰田出现,高中时的四位朋友都是有线索可循的,事实上人生就该有灰田这样的人,他悄悄地来,刮起过风,又悄悄地走了,无法挽留,再也不见。如果还刻意安排作和灰田见面解决他内心的问题,就显得过于理想化了,这个故事就只能局限于小说的框架,不具普遍意义。同样的,白也是人生遗憾的一部分,如楼主所说她是贯穿五人团体这么多年的关键人物,她带给大家的伤害无从计量,但事实上有关她的一切真相,即使知道了,可能也弥补不了什么了。
而灰田父亲的故事篇幅的确长而且和主线无关,但的确不可或缺。它从几个方面补充了书中关于“颜色”的概念(感受一下也就是类似于个性之类的东西?),留下不少给阅读带来快感的悬念,进一步丰满了作这个人物的形象:温柔冷静的倾听者,这是和后来高中旧友描述的性格相符的形象,并不是作一味妄自菲薄就可以掩盖的。而且故事讲得越详细,越能说明灰田并不厌恶作,为后面两人关系的冲突更添一份耐人寻味的味道。这个故事大概也隐约有点揭示故事的主旨吧,飞跃与否的哲学对话,还有灰田父亲最后结束流浪、好好生活下去的情节都很有意思。
我个人很喜欢的一个情节是作忍不住深夜打电话向沙罗告白,还有两人关于车站的对话。“假如没有车站,电车就不能在那里停靠。我非做不可的,就是先在脑中构想那个车站,然后给它添上具体色彩和形状。这是最开始要做的事。哪怕有什么不完备的地方,等以后再修改就行。”读到这里的时候很深刻地感觉到作是真的要前进了,感情是双方的,很多时候要得到对方的爱就要令对方明白到自己的爱,所以他得首先让沙罗知道,他就在那儿,随时等着沙罗真正接纳他,其他的问题都是次要的。
真正比较令我困惑的是两个细节:作每和一位旧友见面都要问一次他们是否记得白所弹的《巡礼之年》,还有第六指。第六指似乎可以理解为最大程度施展才华、但又是生而不能避之的障碍,那作曾经臆想灰田父亲故事中的音乐家在弹钢琴时的护身符即是第六指,是照应人还是得背负历史才能继续前进的主题吗?
另外遗憾的是,书中有很多隐晦的东西都是通过梦境来表达的,读的时候难免觉得有点过于夸大潜意识的作用,一股浓浓的弗洛伊德的味道,虽然悬疑的程度刚好适合这个简单的故事,但加上无数深刻的心理独白,像是赤、青和黑这三位角色,尤其是黑,在除去这些独白之外说话时都颇有角色自身的特色,但一旦进入心理独白,或多或少都有点面谱化,角色多少显得有些不贴合现世的冷清感,只能说是“大师的大胆”,或者“大师的特色”吧?默默期待以后的作品能有所突破吧。

23灵感
23灵感 2014-07-18 20:45:32

@ Constancex 感觉自己读村上的小说的时候(不只是这部小说),也会对个别情节或者隐喻符号有些困惑,不甚理解。我想这可能跟村上隐喻式的写作风格有关。另外,他自己也谈到过,自己写小说时不是想好框架想好故事发展结构再去写,而是有了个开头就可以开始写,所以他自己也说过很多时候只要出现的情节或者隐喻能让这个故事很好的进行下去就可以。所以我想可能也正是这个原因让他的小说在某种程度上不像其他的一些小说那么逻辑清晰,可能显得比较隐晦、模糊,但我想也正是这个特点赋予了他的小说被多重解读的可能性,并能带给读者在读小说时一种“天马行空“般非常畅快的阅读体验。

素洛素洛
素洛素洛 2014-07-20 16:54:22

@23灵感 嗯,你这个观点也很有趣,的确正是隐晦模糊的隐喻给了我们多重解读的可能性,文坛也需要这种类型的作品督促读者思考。

村上看人生
村上看人生 2014-07-29 19:12:59

村上刻画的作、青及赤三人应该是日本工薪一族的代表,总有强烈的职业感,工作认真负责,无论在任何层面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