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帘的笔记(22)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Lunar Lunatic

    Lunar Lunatic (すべて夏の幻でも構わないさ。)

    “操劳了这么多年,最终却没搭上车。”埃莉说道。 从脸上可以看出,她毫不气馁,只是有点不解,不满,她还在期待未来。 要知道,她会对此事多么耿耿于怀呀,就像她沮丧地想起他们俩的谈话一样,他们谈过每一个误解、每一次讨论,有时甚至说起某个他们达成一致的看法——甚而是男女之间秘密而适当的差异,谈到促成自己性格形成的基本东西,谈到他们隐秘的生活,他们关于过去的回忆,他们的童年,他们的梦想。对埃莉来说,这就是...   (1回应)

    2018-07-21 17:30

  • 小兔芭妮

    小兔芭妮 (below zero 端人口)

    双日出版社41年初版的封面配色太好看了,但是找不到大分辨率的。

    2016-06-21 14:08

  • 离歌笑

    离歌笑 (对不起,这不是你期望的幸福呢)

    我闭上眼,不看他们以及他们的打闹,但我仍然能够想见,在太阳下他们硕大的、如金属般闪光的模样,他们脸上浓重的笑容。我躺在那儿,紧闭着眼睛,耳中满是他们的哼哼声还有疯狂的尖叫声。我觉得,似乎还能听到他们丑陋的身体相互撞击时发出的砰砰声和肥壮的力度。我尝试着要退回到内心最深处的梦境中去,梦中我在楼梯上碰触所爱男孩的手腕;我感到我涌动的愿望,它像摇晃树叶一样摇动了我闭眼之地的黑暗;我感到一直伴随着这份...

    2015-11-15 10:16

  • 离歌笑

    离歌笑 (对不起,这不是你期望的幸福呢)

    一扇扇大门、一个个路口都朦朦胧胧一掠而过;唯一灯火通明的店铺是身边的一家餐厅,但现在已经太晚了,都不觉得饿了。他只想着回家。他眼前模模糊糊,但当他风风火火地跑过时,来往车辆都似乎为他轻轻停步;在高架铁路桥下,马儿收脚了,卡车在他面前也和气地缩头缩脑,仿佛安在风箱上一般。人们好像都在避让他。他想也许他已经死了,到底是什么情况才会让所有东西、所有人都害怕他呀。 回到自家所在的街道时,他已是上气不接下...

    2015-11-13 21:59

  • 离歌笑

    离歌笑 (对不起,这不是你期望的幸福呢)

    总是这样子,他满怀疲惫的时候,就会想起她来,就像他曾经摆脱掉的某样东西浪潮般撞击着他;他坐在公园里,死气沉沉,自惭形秽,却不可思议地想起了她,这种想法升腾涌起,劈头盖脸地罩住他、敲打他,然后潮落退去,不留痕迹。 ...... 有几回,霍华德在这小屋里感到过失落。现在玛乔丽经常显得很疏远,说不定就是因为她日渐丰满的身体里多出来的那个生命,那小生命让她再也注意不到身边他这个孤单落寞的生命了,他这个热切的生...

    2015-11-13 21:50

  • 离歌笑

    离歌笑 (对不起,这不是你期望的幸福呢)

    立刻,她想象出了自己垂死的样子。她应该身穿睡袍躺倒,子弹正中胸膛。看见她躺在那儿,看见她嘴角深沉的表情,任何人都会讲,那样子多么怪异、多么可怕。崭新的睡袍下,她的心每跳一下就疼痛万分,远甚于挨克莱德打时粗糙的皮肉所承受的痛楚。鲁比开始轻声哭了起来,每当疼痛难忍的时候她都那样哭;眼泪会像小溪一样滚落到被面上。克莱德会站在那里,俯视着她,像从前那样子俯视她,飘逸的黑发直垂肩头。他曾经很帅,很强壮。 ...

    2015-11-11 23:50

  • 离歌笑

    离歌笑 (对不起,这不是你期望的幸福呢)

    她从外面淋了雨回来,站在小屋的壁炉前,大大咧咧地叉开腿,弓着腰、上下左右摆动着湿漉漉的黄毛头,像只猫在为糊涂事负责。她在自言自语——只是些轻微的、飘忽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难以听清。 ...... 她把咖啡桌放到桌子上,就在桌子中央,然后拽住报纸的一角,迈着轻盈如梦的步子穿过房间的空地,来到壁炉前,把报纸摊开,整个人躺在了上面。她哼唱着雨的小调,她惊奇的叫声,只不过是个开场白,只不过是闹着玩的把戏,独...

    2015-11-11 12:38

  • 离歌笑

    离歌笑 (对不起,这不是你期望的幸福呢)

    外面,夜色就像块纯净的石头包裹着车站,小小的候车室在石头里面许是静止下来了,如同琥珀里包着的昆虫,为了保留这一刻的希望,却扼杀了未来。某列短短的小火车进站,停靠,又慢慢开走,几乎无声无息 ...... 那男子仍在抽烟。他的穿着打扮像个年轻医生或者这镇上差不多地位的人,然而他又不像是这镇上的人。他看起来十分健壮、活跃;但在他身上有种奇异的特质,身体给人以放心的感觉,但心态上永远甘于漫不经心,甚至心神不宁...

    2015-11-11 00:42

  • 离歌笑

    离歌笑 (对不起,这不是你期望的幸福呢)

    他站着,不经意地打量着其他人;眼神如此热切,如此广泛,任谁随他的目光扫视,都会感觉像小船一样不由自主地随着大海的水波摇晃。他身上活力洋溢,这使他与众不同,但随着手上钥匙的起落,他的手部动作没有显示出交流的渴望,而是透着几分谨慎,甚至隐秘。你猜他是镇上的陌生人;他可能是罪犯或赌徒,但他的眼睛饱含柔情。他的眼光并没有在任何一处作太多的停留,这匆忙的一瞥凝聚着非常温柔而明显的关切。 他头发的颜色看上去...

    2015-11-11 00:30

  • 离歌笑

    离歌笑 (对不起,这不是你期望的幸福呢)

    夜幕降临,天似亮非亮,似冥非冥,像穿了一冬又一冬的薄衣,总挡不住刺骨的寒气。然后。月亮升起来了。有个农舍醒目可见,犹如水中的一颗白石,坐落在叶枯色淡的大片密林中。目光放得比月亮低进些、眼神比月光再尖锐点,或许就能看到莫顿家的一切物什了——甚至于离屋子最近的西红柿幼苗,它们行列整齐、灰头灰脑、纤若羽丝,脆弱得一览无余,让人心惊。

    2015-11-11 00:24

<前页 1 2 3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绿帘

>绿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