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Rituals》的原文摘录

  • 现代的禁欲主义者知道,规范热情最可靠的方法,就是规范时间:决定你这一天想要或者该要做什么,接着天天分抄不差在同一时刻去执行,热情就不会为你惹上麻烦。 (查看原文)
    左思 1赞 2017-01-02 13:28:48
    —— 引自第1页
  • 对她而言,与其说写作是快乐的泉源,不如说是不得不然的习惯,不写作,她就会坐立难安。”除了工作之外,也就是说在想像之外,没有真正的人生,“她在日记中写道。 (查看原文)
    左思 1赞 2017-01-02 13:28:48
    —— 引自第1页
  • 她必须避免任何纪律的感受,让写作越愉快越好。她说姿势最好是像胎儿,其实她的用意是要创造”她自己的子宫“。 (查看原文)
    左思 1赞 2017-01-02 13:28:48
    —— 引自第1页
  • 每天辛勤工作八小时,只得到三分钟的影片。而且在这八小时中,如果幸运的话,恐怕只有十或十二分钟是真正的创作,而且它们可能根本不会降临。那么你就得为自己做好再工作八小时的准备,并且祈祷这回你会得到那精彩的十分钟。 (查看原文)
    左思 1赞 2017-01-02 13:28:48
    —— 引自第1页
  • 午餐后,伯格曼由一点到三点继续工作,然后午睡一小时。近黄昏时他外出散步,或者搭渡船到邻近的岛上去拿报纸和收信。 (查看原文)
    左思 1赞 2017-01-02 13:28:48
    —— 引自第1页
  • 我出去散步,一连好几个小时,一点也不疲倦。 (查看原文)
    左思 1赞 2017-01-02 13:28:48
    —— 引自第1页
  • 你先写一点,然后停下来抄。因为当你在抄的时候,就会动脑筋去思索它,这能让你产生其他的想法。这就是我工作的方式,而且棒极了。创作然后抄写,这样的关系妙透了。 (查看原文)
    左思 1赞 2017-01-02 13:28:48
    —— 引自第1页
  • 吃过午饭之后,贝多芬充满活力的去散个长步,这会花掉他整个下午的时光,他口袋里总是带着铅笔和几张五线谱,以便记录随时会出现的音乐灵感。 (查看原文)
    左思 1赞 2017-01-02 13:28:48
    —— 引自第1页
  • 这位丹麦哲学家的日子只有两件要事:写作和散步。通常他在早上写作,中午时分在哥本哈根开始漫长的步行,然后再回头写作,直到晚上。散步时他会想到最好的想法,而且有时为了赶紧把它们写下来,因此他一回到家帽子也来不及脱,手上还拿着手杖或雨伞,站在书桌前就写。 (查看原文)
    左思 1赞 2017-01-02 13:28:48
    —— 引自第1页
  • 凡是我认为作过文人——每天像文学劳工一样工作的人,都会同意我的看法,每天三小时足以让我们写出该写的分量。但同时,他也该训练自己能在这三小时之间连续不断的工作,教导他的心智,让自己不必枯坐着咬笔杆,瞪着眼前的墙壁,直到想到要用什么文字来表达自己的想法为止。这时候我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而且直到现在还是我的习惯,那就是把手表放在面前,要求自己每写十五分钟,就要有两百五十个字的成绩,不过最近我对自己有点宽容。我发现随着手表的时间向前走,那两百五十个字就会规律的出现。但我这三个小时并不完全用在写作,我总是先由读昨天的作品开始,这往往要耗费我半小时,主要是用耳朵细听文字和片语的声音。……这样分割时间,让我每天能写出十页多的一般小说,一年可以写出三本各分为三册的小说。 (查看原文)
    左思 1赞 2017-01-02 13:28:48
    —— 引自第1页
  • 特罗洛普太太一直到五十三岁才开始写作,主要是因为她需要钱养活六个子女和生病的丈夫。为了要在照顾家庭之外挤出必要的写作时间,因此她每天清晨时就伏案疾书,及时写完,才能准备早餐。 (查看原文)
    左思 1赞 2017-01-02 13:28:48
    —— 引自第1页
  • 她很谨慎,不让仆人或访客或任何外人怀疑她在做什么。她用可以随手藏起来或用吸墨纸盖住的小纸片写作。 (查看原文)
    左思 1赞 2017-01-02 13:28:48
    —— 引自第1页
  • 他的创作自然而神奇,毋需费心,不必预想,就自然而然涌现,由他的指尖流泄,突如其来、完整而崇高,或者在散步时,它会浮现在他的脑海,教他迫不及待要试行演奏。/原文结束> 10、Thomas Mann,1875-1955 散步(P38)<原文开始>到五点钟,托玛斯·曼和家人一起喝茶。接着他写信、作评,或者写报社的稿子,这些工作可以被客人或电话打断无妨,然后在七点半或八点晚餐前散个步。 (查看原文)
    左思 1赞 2017-01-02 13:28:48
    —— 引自第1页
  • 而同时他又长疮,情况非常严重,让他就像传记作家描述的那样,“既不能坐,又不能站。”马克斯日以继夜地受折磨,最后花了二十年才完成《资本论》的第一册,还来不及写完剩下的两册就去世了。 (查看原文)
    左思 1赞 2017-01-02 13:28:48
    —— 引自第1页
  • 虽然弗洛伊德通常是亲切的主人,但在用餐时却可能会深深陷入思绪,结果因为他的沉默寡言而使宾客感到不自在,不得不绞尽脑汁和其他的家人谈话。 (查看原文)
    左思 1赞 2017-01-02 13:28:48
    —— 引自第1页
  • 吃完午餐后,弗洛伊德会绕着维也纳环城大道散片,但这可不是悠哉的漫步,他的儿子马丁回忆说:“我父亲以惊人的速度行进”。 (查看原文)
    左思 1赞 2017-01-02 13:28:48
    —— 引自第1页
  • 接着全家人吃晚餐,弗洛伊德也会和小姨子玩纸牌,或者和妻子或女儿去散个步,有时在咖啡店里驻足看报。夜里剩余的时间,他就待在书房里,阅读、写作,或者为精神分析的期刊做做编辑工作,直到凌晨一点或更晚才上床。 (查看原文)
    左思 1赞 2017-01-02 13:28:48
    —— 引自第1页
  • 他通常会在早上用两个小时专心写作,剩下一整天的时间则在私密的书房里画画或沉思、到山上去散个长步、接待客人,以及回那每天源源不绝的来信。 (查看原文)
    左思 1赞 2017-01-02 13:28:48
    —— 引自第1页
  • 我不用电,自己烧火开炉。到晚上,我点起旧油灯。这里没有自来水,我由井里打水来用,自己砍木头、煮食物。这些简单的动作让人简单;而要简单是多么困难! (查看原文)
    左思 1赞 2017-01-02 13:28:48
    —— 引自第1页
  • 史特劳斯的创作过程有条不紊,毫不勉强。他把自己作曲的需要比喻为母牛必须要泌乳。 (查看原文)
    左思 1赞 2017-01-02 13:28:48
    —— 引自第1页
<前页 1 2 3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