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一篇对董译和杨译《堂吉诃德》的评价

光明顶 评论 堂吉诃德 3 2009-09-20 20:34:01
[已注销]
[已注销] 2009-12-02 12:39:58

我觉得那个资深翻译家就是胡扯,塞万提斯故意罗罗嗦嗦就是一种表达,什么突出语意就是乱来。本来就是市井俚俗的口吻,而且充满了夸张感,改过之后啥都没了。

剑走北东
剑走北东 2009-12-12 17:03:17

这篇转帖,对董老师的评价许多地方并不属实,西语科班出身的人都很尊敬董老师,正是因为他为人谦逊,潜心学问。
其实对杨绛译本提出质疑的是另一个人,如果大家感兴趣,请查一下他的文章,莫把错译当经典。作者林一安

tonina
tonina 2010-01-18 14:14:05

翻译有在创作的权利 ,但是要尊重原著的风格,那才是精髓.

homeschooler
homeschooler (真正的成长是一生的任务……) 2010-03-27 12:29:05

不过我倒觉得可以通过几种不同译本训练学生“在同一个意思之下有多少种表述方式。”借此加强一个人的逻辑思维的缜密性和提升语言表达的艺术(意境)。

[已注销]
[已注销] 2010-05-30 01:14:06

我读的即是杨译。
言简意明并不是翻译者所应追求的。
尽量贴近原著本意,以中文重构原著风格,句式长短,气韵粗细,文字简繁不一而足才是坦途。

八神映月
八神映月 2010-07-07 18:26:27

我现在正在烦恼究竟读哪个版本好。我有张广森和董燕生两个选择。帮我甄别一下?我不是很懂这个,不过我还是希望人家原作的风格,罗嗦就啰嗦,搞不好人家就是啰嗦才成的经典

厚雨
厚雨 (振衣向千仞,养拙更何乡) 2010-07-28 13:47:48

讲成语翻译,将“胸上长毛”和“胸有成竹”视为一类的人,语感和逻辑都不足。

lonelyplanet
lonelyplanet (弄花香满衣) 2010-12-05 09:40:01

我就不喜欢杨绛翻译的
比起被埋没的傅东华版,她差远了。
还好意思因为自己翻译了一本 堂吉诃德 就沾沾自喜了?
个人认为几个知名版本的排名如下(由次到好):

张广森,上海译文版,排名最差
杨绛,人民文学出版社,不过不失,名头大于实质
屠孟超,译林出版社,有种阳刚的美,让人读来十分幽默风趣
董燕生,长江文艺出版社。有种读通俗小说一般的酣畅淋漓。
傅东华,人民文学(早年),这个比较有争议了,喜欢的甘之如饴,不喜欢的怎么也不喜欢。具体参考《飘》

元创
元创 (我的专业是打酱油) 2011-02-03 19:31:17

规化的毛病是,每个译者的规化是常常不一样的。对于现代的读者来说,接触外界多了,规化太厉害反而译文之间对不上,与原文也对不上。但是,规化作为一种技法,一种实验,自有其历史地位。

pierre
pierre 2011-02-13 10:13:55

说为读者服务这个话,听起来好听,但是实际不是那么回事
读者不同,需要不同,比如我,宁愿意忍受原著的冗长,也不愿意译者帮我删繁就简。因为不同时代的审美心理不同,我读书就是要了解当时最牛逼的人觉得什么样的表达最给力,而不是,“今天的人看来什么样的表达更好”,信!信!信!可以不达可以不雅不可以不信!

飞跋小山
飞跋小山 2011-02-16 20:54:46

我读的是杨版
每个时代都有不同的翻译风格,每位翻译家的译文风格又不尽相同,不可以强求
杨译版文字如行云流水,有张有弛,诗句翻译也相当有味……

三月之海
三月之海 (无争 无用 无为) 2011-03-21 10:13:05

孙家孟版的才是最好的 杨绛别的不说 光是从英文转译一点就可以被秒杀了

隐约雷鸣
隐约雷鸣 (与我立黄昏) 2011-04-16 21:07:00

楼上的不要乱说好不好 ,杨绛当时为了翻译这部从零开始学西班牙语,就是因为当时国内还没有直接从西语翻过来的版本!!!

三月之海
三月之海 (无争 无用 无为) 2011-04-29 20:58:05

呵呵 杨绛的就是英译本 不信自己百度

蓬山远
蓬山远 (南風) 2011-05-13 01:42:46

Treating contemporary theory as a set of competing approaches or methods of interpretation misses much of its interest and force, which come from its broad challenge to common sense and its explorations of how meaning is created and human identities take shape.
将当代理论看作一系列相互矛盾的解读途径或方法失去了它的许多趣味和力量,趣味和力量来自它对常识的广泛挑战以及它对意义如何产生和人类身份如何形成的探索。

楼上高呼“信”的朋友也许觉得这样的翻译比较“信”,这样的表达比较牛逼。

2的3次方
2的3次方 (昼伏夜出,daydreamer) 2011-05-23 12:44:14

……那我该选择哪个版本的?!

於我如浮雲
於我如浮雲 2011-06-07 19:05:22

買董燕生的就可以,也不貴。

不能盲目迷信“名家”,楊絳是一個出色的文人,但研究一門語言的水平,不能想當然認為也高人一籌。

董燕生是個西班牙語教授,而且他的譯本比楊絳晚,可以少犯楊絳曾犯的錯,翻譯水平高於楊絳也沒啥稀奇。

2的3次方
2的3次方 (昼伏夜出,daydreamer) 2011-06-07 20:30:52

谢谢楼上#^_^

粉红秃头猪
粉红秃头猪 (相亲焦虑症,面条爱好者。) 2011-06-18 22:55:11

杨先生的译本有她的好处,董先生的话也未必是错的,这就看你看本书只是想当个故事看,还是要看作家的遣词造句,排文布阵.我一开始是看的译林版,看译文小说不是专业人士都是先入为主的,比较喜欢屠孟超翻译的.个人更喜欢杨先生写散文...

污士奇WL
污士奇WL (相见亦无事,别后常忆君) 2011-07-07 10:42:42

强顶傅东华版,为什么现在不再版了?

高达九成网友
高达九成网友 (验证个𣬠𣬶,不验) 2011-08-22 21:59:53

资深翻译家?是英语资深翻译家还是西语资深翻译家?学西语的人自然应该知道董燕生在西语界是什么地位。敢在董燕生面前自称西语资深翻译家的有几个?有这本事不妨先去给董爷的《西班牙语句法》挑刺,再来谈对西班牙语的理解。

2的3次方
2的3次方 (昼伏夜出,daydreamer) 2011-08-23 00:05:33

翻译家不单要只是翻译,还要能传达原文的奇妙。

[已注销]
[已注销] 2011-09-04 22:02:32

毛姆曾评价《堂》大部分内容累赘啰嗦,杨先生能用简练流畅的词句把它浓缩,我想也是深厚文笔功力的一种表现吧?

潜水的小熊
潜水的小熊 (督促每天读书) 2011-11-04 16:37:05

看外国名著就是这个比较麻烦,一个好的译本很重要,不过个人还是比较偏向杨绛译本。

左耳听见
左耳听见 (我已亭亭,不忧不惧。😊) 2011-11-27 15:59:07

 毛姆曾评价《堂》大部分内容累赘啰嗦
——————————————————————————————

哈哈,我最近读毛姆叔叔,也正好看到了他对堂吉诃德的这段评论。

汉书下酒
汉书下酒 (有思想才有自由) 2011-12-04 20:13:24

不错

俞黛眉
俞黛眉 (花间一壶酒) 2012-03-13 12:05:26

我个人就不喜欢杨绛译本,也许简洁,但读起来不顺溜。

曲終誤
曲終誤 (长使与君面,未敢思红颜) 2012-06-18 21:04:56

译者若只“译”,便成了机器。
定价八十元的≪鲁拜集≫,编者就在后记中贬低另外两位译者,实不足取!

veronicaespa
veronicaespa (语言是要实践滴啊 。。) 2012-06-19 19:11:01

翻译本来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文人可以用他们的方式解读外文作品,翻译家当然也可以有自己的见解,大家没有必要互相攻击,走向极端,还是要互取所长的

q忍耐
q忍耐 2012-07-13 15:29:22

唐民权版本的有人看过吗?感觉如何?

lonelyplanet
lonelyplanet (弄花香满衣) 2012-07-13 15:42:01

楼上你说的是哪个出版社的?

木子络
木子络 (真热……) 2012-08-12 22:35:03

真不知道一些乱批评杨绛的人是在哗众取宠还是只读过别人的译本,公道的说一句,杨的译本真的很经典,翻译不是逐字逐句的直译,如果那样你干脆用百度翻译之类的吧。也劝一些还没看过的书友,误偏听偏信。好坏自己品味。

渐渐鼓海
渐渐鼓海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2012-08-31 16:39:20

在法律或学术界没有普遍认可和裁定的情况下,怎么能在课堂上私自给杨绛译本定性
所谓的界也是很虚的概念,杨译和董译译既在《堂吉诃德》翻译的伯仲之间,董就是权威,他为自己的译文和杨绛的译文做出的评价那是十分有意义而且重要的,而其评价是否得当则可以众议

凡人的玛伊塔
凡人的玛伊塔 (只愿你看到我脸上依旧的微笑) 2012-10-07 23:16:10

讨论杨版还是董版傅版孙版好的人,最好美版都买来看。不就得了,总有一般适合你,都不行,看原版,或者自己翻译。

冰焰灵眸
冰焰灵眸 2012-10-30 22:52:22

自古文人相轻的。个人觉得,董燕生的做法太极端了,就算他本人不喜欢杨先生的版本,也不应该在课堂上面向学生灌输杨译“乱来”的思想,毕竟学生作为独立的读者,有自主选择的权利。
了解了杨绛的一生经历的人就感觉得到她身上的才气,她学习西班牙语属“半路出家”。但是她从事翻译工作已经很多年了,对于翻译对象的把握她自是胜人一筹。翻译理论中有讲究“译者主观性”,也有从读者去考虑,杨先生是很好地做到了这一点。董译和杨译乃是采用了不同的翻译策略,争议可以存在,但要是恶意诽谤,我觉得就太不厚道了!

黑
2012-11-11 11:25:09

对不懂原文着,看译本是了解原著的途经,所以,翻译也是一种创作也是一门艺术,观点流派不同,自然风格不同,个人也许会喜欢不同的译者,正常,各取所需。
学术行讨论正常,但个人不喜欢炒作性的批评。。。

Leazot
Leazot 2012-12-26 17:53:21

智慧国王阿方索十世勋章

请叫我火烈鸟君
请叫我火烈鸟君 (行有不得,反求诸己。) 2013-01-12 21:03:39

傻逼呵呵的,知道翻译考验的不是外文能力,而是中文能力的表达么

飞 了
飞 了 2013-05-07 09:46:42

对这部著作期望好高,希望第一次就能读到一个好喜欢的译本啊

門若
門若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 2013-05-11 20:33:57

不错呀,争论很激烈!但是,我改看哪个呢?看一本这么厚的书可不容易呀,不知哪个版本最好。

苏轺
苏轺 2013-09-13 19:32:25

一帮人把杨绛捧得太高了,学3年外语能翻译堂吉诃德分量的作品?你学几年英语了,你能翻个啥?杨绛凭什么就不能批评?老一辈的就没犯过错误?就非得供起来叫好?杨绛本人都承认的事实自己当年主客观条件都不成熟,怎么还有一群人甚至不惜采取人身攻击的手段抹黑其他译者?

Lena
Lena 2013-09-29 20:32:22

读者要读的是塞万提斯,不是杨绛。

蘇利文
蘇利文 (@冼二先) 2013-11-01 18:57:10

我在读董老师的,看了几页就觉得翻译得好,想要查这个译者是谁,于是就进到这里看到你们争论了,呵呵呵,缘分!

全麦咖啡
全麦咖啡 2014-01-20 15:53:42

董燕生和杨绛的版本我都看过,前者是在书店买的,后者是在学校图书馆借的,杨绛的没看下去就还了,董燕生翻译的确实要好很多,后来学西语时才发现编现代西班牙语这本书的就是董燕生,服

Simplelife
Simplelife (阅读,行走) 2014-04-10 17:36:47

上西语课知道了董燕生,记得几年前也模糊地记得这篇争论。讲课的老师比董老师低两级,却已经是董老师的学生。说起来说董老师当年的西语是老外教的,几乎国内西班牙语系的祖师爷了,他当年因为学得非常好而且人很聪明,没有学完没有毕业,就教书当下一级的老师了。

镜子的背面
镜子的背面 2014-09-26 07:23:13

¨《文史通义》中讲到刘知几主张对文章要进行‘点烦’,要删繁就简,点掉多余烦琐的文字。¨
这是针对自己的文章而言,教导作家下笔惜字如金。
对别人的作品,翻译者无权增删。如果因为学识不足而出现了翻译上的错误,倒还情有可原,但如果是读懂了却擅自删改,帮读者进行适当的¨筛选¨,就没必要了。读者自己可以辨别鉴赏。
翻译是一个精细的活,没有人可以完全做到完美。现在学习、研究西班牙语的人多了,审视和讨论各版本的翻译技巧、翻译理念是件好事。只有这样译者的水平才会不断提高,读者才能读到好书。

镜子的背面
镜子的背面 2014-09-26 07:37:13

下文里,杨绛用删去开卷赞美诗作为例子,解释了自己删繁就简的原因


李景端

西班牙塞万提斯的名著《堂吉诃德》,迄今已有多种不同文字的译本。就中译本而言,最早的当数1922年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林纾和陈家麟合译的两卷本《魔侠传》。此后,还出版过傅东华、伍实、刘云、常枫等人多种不同形式和不同书名的译本;不过这些译本都是从英文转译的,直到1978年,才由杨绛第一次从西班牙文翻译出版了《堂吉诃德》(上下两卷)。在这之后,又有冰晶、罗其精、陈伯吹、张世春及殷国义、陈建凯及郭先林、董燕生、屠孟超、刘京胜、孙家孟等多人,出版了《堂吉诃德》的全译本或缩写本;粗略统计,该书不同形式的中译本,迄今不下20种之多,足见国人对这部世界文学名著的重视与喜爱。

杨绛翻译的《堂吉诃德》,作为我国首部从西班牙文翻译的中译本,在推动这部作品在我国的传播,以及促进中西两国文化交流方面,无疑起到了积极的作用。特别是这个译本文字流畅,注释详尽,不仅受到我国读者的广泛欢迎,而且还得到西班牙方面的赞誉,杨绛也因为翻译该书的贡献而荣获西班牙国王颁发的骑士勋章。据人民文学出版社介绍,《堂吉诃德》杨绛译本,被我国译界公认为优秀的翻译佳作,迄今已累计发行70万册,是该书中译本当中发行量最多的译本。

不过,随着《堂吉诃德》中译本越来越多,对不同译本的议论也随之增多。前一阵我曾听到一种议论,说杨绛译本是从英文本转译的,一对西班牙文就有不少误译。2002年5月,我去看望杨绛先生时谈起了这个“议论”。于是,杨先生向我讲述了她翻译《堂吉诃德》的一段故事。

1956年,时任中央宣传部副部长的林默涵,把翻译《堂吉诃德》的任务交给杨绛。她先找了英、法、德文五六种译本,发现有些地方差别很大,不知选哪种为好。为保证忠实,她决计直接从西班牙原文翻译。由此,她下决心自学西班牙文。她有很好的英、法文基础,这对自学西班牙文很有利。几年下来,她自认为,西班牙语的发音未必很准确,但翻译成中文还能胜任。就这样,学了译,译中又学,历经22年终于在1978年出版了我国首部由西班牙文翻译的《堂吉诃德》。而杨绛为了翻译一本书而坚持去自学一种外语,并且取得了难能可贵的成功,更成为我国文坛的一桩佳话。

对于有人所谓的“误译”,杨先生很平静地说,《堂吉诃德》第一部第一版,是于1605年按照塞万提斯的手稿排印的,因为工人不注意原稿的标点、音符和缀字法,以致第二版时改易处多达3928处。后来有些学者又认为这些改易未必准确,于是就出现了仍以第一版为蓝本、而对其中许多错漏加以注释的“编注本”。这一来不同版本之间,有的地方就出现了不同甚至相反的意思。译者因版本差异而出现的不同译法,有待考证但并非“误译”。她是根据《西班牙古典从书》最权威的“马林编注本”翻译的。马林是西班牙皇家学院有很高威望的塞万提斯专家,对某个词,他强调要按塞万提斯当时当地作何解析来理解,这难免同后来一般词典上的析义会有差异。1984年杨绛在重新校订《堂吉诃德》时,曾找来“阿巴叶—阿塞编注本”(1977)和“穆里留编注本”(1983)进行对比校勘,发现后两种版本的注释,也大多根据马林本,难怪穆里留也评价说,马林擅长解析塞万提斯时代的语言,他考订的精博,没有人赶得上。杨先生还告诉我,她的译文看似“死板”,但很注重忠实,对原文往往一句盯一句,只把长句拆为短句,再把短句重作安排;如有疑义,还要参阅英、法、德、西等多种文字的参考书,直至自信无误为止。她还说,她把翻译《堂吉诃德》中的体会,曾经写过一篇题为《失败的经验》的长文章发表,建议我找来看看。

随后,我真的认真拜读了这篇文章,深感这应该说是成功翻译经验的好文章,杨先生说它“失败”,不过是她的谦虚罢了。不过,我又听到过一种“议论”,说杨绛译本没有把卷首诗译出来,是不是那些诗太难译了?为了弄清原由,我特意去信向杨先生讨教。她给我的回信中明确指出,断尾诗并不难译,她之所以未译,是她研究了塞万提斯写这些诗的背景及初衷后,认为这纯是故意模仿当时一些名人雅士借写诗来吹捧自己的“炒作”手法,其用意是借此讽刺和揭露那些名人骑士的虚伪和做作,而绝非塞万提斯有意自我吹捧。正是为了避免粗心读者对塞万提斯的误解,她才仿效西方不少译者的做法,也略去不译。在这里,不仅体现译者对原作内容的忠实负责,而且表明译者还对原作者思想的完整表达负责,能具有这种判断能力是不容易的。至于对这样处理是否妥当,见仁见智,完全可以探讨。在我看来,它至少并不会影响对《堂吉诃德》正文的理解与欣赏。当然,如果能在译序中把上述略去不译的原委说明一下,那自然就更好了。杨绛致李景端的信(节录)

我翻译的《堂吉诃德》里,没有翻译开卷十一首塞万提斯自撰的赞美诗。我不翻,是经过再三斟酌的。翻译这组诗的一位英语译者说:绝大多数译者不译这十一首开卷诗;这一组诗,虽然说不上有什么好,却和全书宗旨是协调的,而且《前言》里已提到了,不该略去。我亦深以为然。我细细读了塞万提斯的《前言》,又反复细读了那十一首诗,却觉得略去不译,也自有道理。

这里我且把作者《前言》的大意撮述如下。

作者要为《堂吉诃德》写一篇《前言》,他苦苦思索,不知如何下笔。他觉得实在没法儿写,干脆连这部作品都不想发表了。他的朋友见他为难,问他什么缘故。他说,写不出《前言》。他说,人家的书尽管毫无价值,卷首总有贵人名流吹吹捧捧的诗,书边书尾,还有卖弄学问的引证、注释、参考书目录等等;他全都没有。他只想写一个朴素的故事,不要这些花样。他多年默默无闻,这会儿出版一本干巴巴的书,怎能让一般读者接受呢?他的朋友笑他死心眼儿。吹吹捧捧的诗,不妨自己做几首,署上贵人名流的大名就行。引证、注释、参考书目录等等,都有很现成的办法,不成问题。而且这部旨在攻击骑士小说的创作,没有必要借重以上所说的种种点缀。作者需把故事写得生动逼真,文字流畅,能取悦各种读者,这才是要紧的。一番话说得作者茅塞顿开,决计按照这位高明朋友的指点来写《前言》,推出他那个朴素的故事。

读者读完这篇《前言》,准急切要读那生动逼真的故事了。可是作者虽然未有引证、注释、参考书目录等等点缀,却写了大量赞誉自己作品的诗:七十行断尾诗,四首十四行诗,又二十行断尾诗,又四首十四行诗。这组诗,原是讽刺性的摹仿——讽刺当代的名作家,借重贵人名流的赠诗“自我炒作”,他也摹仿着“自我炒作”一番,而且还加劲“炒”,做很多首诗。但这组诗诙谐不足,而略嫌沉闷,又加篇幅冗长繁多,读者如果老老实实地一首一首读,不免因乏味而扫兴,甚至放下书不读了。粗心的读者,还会把这组讽刺摹仿之作,看作塞万提斯歌颂自己作品的赞美诗,那就大大乖违作者的原意了。

我曾想把拦在故事前面的这组诗移附卷末,但卷首诗不宜附在卷末,也不能塞进本文。这一组诗,原属《前言》为没有必要的点缀品,不属本文,略去也无损本文的完整。我觉得许多译者略去不译,自有道理。我也追随了他们的办法。是否有当,敬请专家们予以指教。断尾诗并不难译,因为我所根据的马林编注本在注释里把“断尾”都续上了。至于本文里的诗,无论难易,我都照模照样地翻译。塞万提斯的诗不是难译的诗。

《光明日报》

lonelyplanet
lonelyplanet (弄花香满衣) 2014-09-27 10:15:21

没人管她翻译不翻译赞美诗
仅仅从中文来看《堂吉诃德》,董燕生和屠孟超都要好过”文豪夫人“。
她也就比张广森的强一点而已
张广森实在翻译的太差太差了

浥尘
浥尘 (一天又一天,终归有一天) 2015-01-04 14:41:13

语言是在不断改变的,也许董版的更接近我们的现代通用语,而杨版的语言更古朴一些,所以很多现代人才会看不下去杨版的。这个不能作为一种评价标准。还有就是,如果董真的把杨版作为错误让学生去批判,就有些不讲道理了,就像指责鲁迅或者林纾翻译的一些文章不好是因为他们水平不高有谬误一样。每个译者水平再高学问再好,都是受他们所处的时间和时代以及当时的语言习惯影响的。

开元
开元 2015-05-06 21:26:33

傅东华译本已经出版了,楼上喜欢的朋友可以买啦!

未宴
未宴 (free,自由,全然的自由) 2015-05-20 16:09:45

其实,塞万提斯的诗最好不要读。我看堂吉诃德,从来不读他的诗。

\(> A <)/
\(> A <)/ 2015-06-13 12:26:04

广大读者……谁懂西班牙文就可以评价……呵呵。

浥尘
浥尘 (一天又一天,终归有一天) 2015-06-15 09:03:52

楼上真相了

lonelyplanet
lonelyplanet (弄花香满衣) 2015-06-15 13:35:49

啊!!!!傅东华的出了?哈哈哈 谢谢告知

Daredevil
Daredevil (Imagination&Recreation) 2015-07-21 10:08:25

徒子徒孙们真孝顺,祖师爷打赏些学分?
@请叫我火烈鸟君
傻逼呵呵的,知道翻译考验的不是外文能力,而是中文能力的表达么
=========
没办法,呵呵偏要拿外文能力说事。
外文能力只是起步价,懂原文是最低要求。译成中文,拼的是中文表达。
@镜子的背面
¨《文史通义》中讲到刘知几主张对文章要进行‘点烦’,要删繁就简,点掉多余烦琐的文字。¨
这是针对自己的文章而言,教导作家下笔惜字如金。
对别人的作品,翻译者无权增删。如果因为学识不足而出现了翻译上的错误,倒还情有可原,但如果是读懂了却擅自删改,帮读者进行适当的¨筛选¨,就没必要了。读者自己可以辨别鉴赏。
……
=============
译者"擅自删改,帮读者进行适当的¨筛选¨"的确可恶。什么适当不适当,任何“筛选”都是扭曲原作。
但是。泛泛指责太没劲儿了,强烈建议有心的西语专家,找出杨绛“擅自删改”、“筛选”之处,中西对照,以示天下,有凭有据,有的放矢,让大家心服口服。

Angus
Angus (世界是块沉默不语的石头。) 2015-11-10 22:07:23

我就看个小说,想不到你们为个译本能吵吵起来。

❤ Lane
❤ Lane (Anchor.) 2016-04-20 13:41:43

翻译有在创作的权利 ,但是要尊重原著的风格,那才是精髓.+1

UltraYuuki
UltraYuuki 2016-06-28 17:01:12

我认为叶廷芳、杨武能与毕冰宾对董燕生的批评都过分了。重视忠信于原文的意义与风格,毫无过错。
“一位资深翻译家”究竟是哪位?

韩默少侠
韩默少侠 (try to be diligent and astute) 2016-07-10 17:46:41

能看懂原文再评价吧。翻译完了的版本已经是另一个人的作品了。

子曰
子曰 2016-07-12 16:10:46

没人管她翻译不翻译赞美诗
仅仅从中文来看《堂吉诃德》,董燕生和屠孟超都要好过”文豪夫人“。
她也就比张广森的强一点而已
张广森实在翻译的太差太差了
==========================================
这就扯了,如果仅仅从中文来看,杨绛的翻译好过董燕生,我就对比了他俩的,其他的没看,另外,杨绛是独立的存在,”文豪夫人“怎么了,你这口气把你话的格调拉低好几个档次

我个人喜欢“驽辛难得”这样的翻译,对“洛西南特”这些就没啥感觉

Saga
Saga (因为他们的容貌永远川流而至。) 2016-08-10 07:51:19

我在图书馆里曾看到董燕生先生的译文自选集,因为想到这桩公案于是翻开找了有关的内容,而其前言恰好就处理到了这个问题,省了不少麻烦(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24696685/)。在我记忆里,董先生并未直接提及杨绛先生的姓名,而是进行了大量原句和译句的严肃对比,其中就有杨绛译文中的语句。我自问并无能力全面解决译本孰优孰劣的问题,但也敬仰两位当事人在学术上的态度,因此针对“胸口长毛”这一翻译进行一些力所能及的说明。董先生对杨绛先生翻译不满的地方并不在于如此翻是鄙俗不堪的,而是说流于表面,因为原文不仅是可以意译的,而且必然要意译——那已经是一个约定俗成的短语,意在表明男性的气概,对此董先生还举例予以说明:在英文中,"it rains cats and dogs"难道能翻成“下猫狗”么?但是,董先生的说法看来并没有绝对的正确性保障,因为这个类比本身并不太恰当,“下猫狗”和“胸口长毛”从隐喻的角度看是两种不同的语言现象,借用利科的术语来说,前者是一个已经死亡的隐喻,而后者是一个活的隐喻,之所以说死亡是因为产生“下猫狗”这一短语的文化语境已经消失而不再能被经常性地激活了,而对于后者,胸口长毛代表着粗犷的男人气质因为具有生理上的普遍性,所以在多种文化中仍然能被经常性的激活,它本身并不像“下猫狗”一样是与我们自身的文化语境相断裂的,只要说“胸口长毛”,实际上就能传达到男性气概这一所指,因此,用“下猫狗”(通常译为“倾盆大雨”)来否定“胸口长毛”是不合适的。如果说,用语的俚俗本身就符合塞万提斯的风格,那么至少“胸口长毛”就不会逊色于意译的词组,不仅如此,在我看来,由于前者带有意象,是具象的,因而比抽象的翻译就更多一点传神,更少一些空洞,阅读的过程中自然能更多一重想象,对牧猪女杜尔西内娅有更深刻的印象。至于说将“胸口长毛”加诸女性身上是否合适,这就是塞万提斯自己的事情了,这笔账赖不到杨绛的头上。总之单就这个问题而言,我是觉得杨绛的翻译更好。

Ewing
Ewing (没有了思绪。) 2016-10-01 09:23:04

“是一种学术腐败”呵呵。

jeff_tianjin
jeff_tianjin (逆境是长节,会长出新的竹子来) 2016-11-16 19:46:37

不拿出几段进行比较,怎么能说明问题?

春风柳上原
春风柳上原 2016-12-26 03:59:49

我艹,我现在看的就是你们都不屑讨论的最差的张广森版本。。。我该怎么办,都看了快一半了。。。

jeff_tianjin
jeff_tianjin (逆境是长节,会长出新的竹子来) 2016-12-26 15:22:01
我艹,我现在看的就是你们都不屑讨论的最差的张广森版本。。。我该怎么办,都看了快一半了。。。 我艹,我现在看的就是你们都不屑讨论的最差的张广森版本。。。我该怎么办,都看了快一半了。。。 春风柳上原

盛名之下其实难副,都说不好的未必不好,都说好的也许是译者名气大

明月秋风
明月秋风 2016-12-30 16:57:07
我读的是杨版 每个时代都有不同的翻译风格,每位翻译家的译文风格又不尽相同,不可以强求 ... 我读的是杨版 每个时代都有不同的翻译风格,每位翻译家的译文风格又不尽相同,不可以强求 杨译版文字如行云流水,有张有弛,诗句翻译也相当有味…… ... 飞跋小山

中肯

鸡腿克星
鸡腿克星 2017-04-18 20:17:12

翻译真的不能乱删……杨绛先生的译本,凭良心说是比不上董爷爷的。节奏都不对了。

猫老板
猫老板 2017-05-10 01:43:07

赞同董先生的翻译。翻译不是说让读者看懂内容就好,翻译一定要在形式上高度尊重原著。原著啰嗦是作者的问题,但是翻译删改就是你翻译的问题了。

猫老板
猫老板 2017-05-10 01:45:50

咱们国家自古以来有种论资排辈的腐臭风气

微热的歌德
微热的歌德 2017-05-14 20:38:13
我觉得那个资深翻译家就是胡扯,塞万提斯故意罗罗嗦嗦就是一种表达,什么突出语意就是乱来。... 我觉得那个资深翻译家就是胡扯,塞万提斯故意罗罗嗦嗦就是一种表达,什么突出语意就是乱来。本来就是市井俚俗的口吻,而且充满了夸张感,改过之后啥都没了。 ... [已注销]

有道理

斜倚
斜倚 2017-05-20 15:14:22

董爷爷这话说得不对啊,因为杨绛的比他的少了11万字,所以“可见她翻译时删掉了其中的部分章节”,怎么能这么“可见”呢?如果要说杨绛删掉了其中的部分章节,难道不应该是直接指出删掉了哪些章节吗,怎么能估计加大概的臆测呢?董爷爷既然把杨绛的当做反面教材,那说明他对杨绛译本很熟悉,那更应该直接指出杨绛到底删掉了哪些章节啊,这样才有说服力,而不是通过少了11万字进行推测。

杨绛说她本来也译了八十多万字,后来点烦点到七十多万字,她是把繁琐的语言进行点烦,不可能整段的删情节啊,比如本来一百个字描述的一个情节她给点到八十个子,情节还是以前的情节,就是描述的简练了点,她不可能整个情节给删了啊。

怪道我听人说杨绛的是节选本,因为只有七十万字,我还奇怪呢,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原来是董爷爷说的,董爷爷这话说得不太负责任啊,误导了多少人。杨绛的译本都给传成节选本了。

我们国家总是有种迷信权威的腐朽风气,因为董爷爷是编字典的,是权威,所以他说什么就是什么,若是要说董爷爷,就得去给他编的字典挑刺。翻译文学作品跟编字典又不是一回事,谈翻译硬扯他编的字典也属于迷信权威的范畴。

斜倚
斜倚 2017-05-20 15:27:37

对于“胸口长毛”我现在比较怀疑到底是译者真的不知道那个是约定俗成的短语,还是故意为之,杨绛对此有过解释,她说:

“这个词儿如果出于任何别人之口,该说是错。但桑丘用字往往不恰当,例如把美人的眼睛比作珍珠。吉诃德先生就说,‘你只能说牙如珍珠,眼睛怎能像珍珠呢!’又如他说某牧羊女嘴上‘还长着些胡子’。他用‘胸口生毛’的形容词前面还有两个形容词都适用于男人,用在女人身上都不合适。桑丘引用成语,往往成双成串,紧接‘胸口生毛’下的一句也是成语,我也直译了。”

杨绛考虑的比较多,把说这话的人物特性以及该词的前前后后都考虑了进去,所以决定直译,所以,即便她是自学的西班牙文,真的会连这个约定俗成的短语都不知道?这个也不是什么生僻的短语。

除杨绛以外,屠孟超、孙家孟也是这么译的:

屠孟超译本:……我告诉您,她会掷铁棒,掷得和全村最棒的小伙子一样远。好家伙,她可是个货真价实的铁姑娘,胸口还长毛呢。……

孙家孟译本:……我可以告诉您,她玩掷棒游戏就跟村里最棒的小伙子一样。天啊,那可是个结实的姑娘,长得粗粗壮壮,胸口上都长着毛……

退一万步讲,杨绛是半路出家,大家信不过,认为她这个不会那个不懂,各种误译,但屠孟超和孙家孟两位都是西班牙语教授,他们也都不知道这个约定俗成的短语?屠孟超还翻译过胡安·鲁尔福全集,真的就连一个约定俗成的短语都不知道?

对此我比较同意上面有一位说的董爷爷用“下猫狗”来否定“胸口长毛”并不合适,董爷爷说的未必都对。

轩风主人
轩风主人 2017-06-22 11:07:14

有种小人得志的感觉,贬低别人,抬高自己!

抱拙归园田
抱拙归园田 2017-09-30 11:22:22

“点烦”是唐代史学家刘知几《史通》里提到的一种史料整理手法:“抄自古史传文有烦者,皆以笔点其烦上。凡字经点者,尽宜去之”,“略小存大,举重明轻”,以达到“叙事简要”、便于诵读的目的。

史学界对这种删削有支持、有反对。任何人都不能保证删削得完全正确,如吕思勉先生所言:“存先代事迹,与备学者诵读,自系两事。存先代之事迹,自以完备为贵;备学者之诵读,则随各人资性之不同,或详或略,可由学者撰述,听人自择也。”

“点烦”是点史料之烦,没人用于文学翻译。杨绛视塞万提斯的表述为“烦”,而“点”去十多万字,这已不是翻译,而是删节和阉割。居然还被推荐获奖,显见中国译界之势利。“莫把错误当经典”,董老师将它作为反面教材,确有必要。

[已注销]
[已注销] 2017-10-12 17:09:23

董燕生译本就是垃圾

请给我真实
请给我真实 2017-10-31 10:26:16

被杨绛圈粉了哎~~~因为杨绛曾将《堂吉诃德》中一句成语译为“胸上长毛”,这在西班牙语界,有人称它败笔,也有人称它妙笔,对涉及翻译学不同诠释的学术问题,见仁见智,恐怕难有人能做出正确结论。李景端曾电话向杨绛求证,但杨绛一听说这事就批评了李景端,说:“你怎么还像个毛头小伙子爱管闲事!对那种批评,我一点不生气,不想去理它,随他怎么说吧。”
经过“软磨”,杨绛才告诉李景端:“《文史通义》中讲到刘知几主张对文章要进行‘点烦’,要删繁就简,点掉多余烦琐的文字,翻译涉及两种文字的不同表述,更应该注意‘点烦’。《堂吉诃德》的译文,起初我也译有八十多万字,后经我认真的‘点烦’,才减到七十多万字,这样文字‘明净’多了,但原义一点没有‘点掉’。比如书中许多诗歌,可以去查查,原诗是多少行,我少译了哪一行?搞翻译,既要为原作者服务好,又要为读者服务好,我‘点烦’掉十多万字,就是想使读者读得明白省力些,何况这一来我还少拿了十多万字的稿费呢。”

皮格[已注销]
皮格[已注销] 2018-03-03 18:35:21
毛姆曾评价《堂》大部分内容累赘啰嗦,杨先生能用简练流畅的词句把它浓缩,我想也是深厚文笔... 毛姆曾评价《堂》大部分内容累赘啰嗦,杨先生能用简练流畅的词句把它浓缩,我想也是深厚文笔功力的一种表现吧? ... [已注销]

这个帖子真的有意思,豆瓣的这种各抒己见的氛围真的很好

Money
Money (余生皆假期) 2018-08-02 13:27:52

底下评论的人到底有没有看过这本书🙄️ 杨绛先生的译本已经删了那么多字 读起来还是稍显啰嗦 许多地方都是废话 把一个意思翻来覆去讲好几遍 可想原著有多啰嗦。 另外杨绛先生翻译的里面的诗歌真的非常棒

Mr先生
Mr先生 2018-10-13 10:36:22

关于省略卷首诗我觉得是明智的,因为我有过类似体验。我以前读白鲸记,一上来就是一大堆关于鲸鱼的名词考据,篇幅很长,看得我很烦,还没读到正文就已经把耐心用光了。读了好几次才读到正文,发现正文跟前面那些累赘真是天差地别啊!像我这种较真的性格又不想跳着读,但是从头读又觉得难受。说回堂吉诃德,这些卷首诗是迫于当时的出版风气不得已而写的,并不是作者的本意,删掉也有利于让更多的读者了解这部名作。所以此举不说有功,起码也算是无过的。

穹的夫
穹的夫 2019-01-27 22:08:12

杨译算中上等 绝对有可读之处

雲筠
雲筠 2019-02-04 17:02:17

突然想到,抓个西班牙人来问问他们是怎么理解胸口长毛那句的不就行了么……

雲筠
雲筠 2019-02-04 17:04:15
 毛姆曾评价《堂》大部分内容累赘啰嗦 ————————————————————————...  毛姆曾评价《堂》大部分内容累赘啰嗦 —————————————————————————————— 哈哈,我最近读毛姆叔叔,也正好看到了他对堂吉诃德的这段评论。 ... 左耳听见

我也最近看了毛叔叔,就是因为对毛叔叔爱的深沉,一狠心之下下定决心,能看英文本的绝对不看中文本,除非有特别靠谱的翻译。

雲筠
雲筠 2019-02-04 18:02:47

妈呀,翻译什么时候成了一门加工艺术了?怎么这么把自己当回事儿呢,翻译就是个媒介,名著好绝对不是因为翻译好而是因为原著本身好。就是因为这些莫名其妙没节操胡来的中文翻译,逼得我宁可看英文本也不看中文本。谁给你那么大的权力改原著啊,笑话!信达雅的信呢!原著再啰嗦,也要由读者来决定哪些要跳读,凭什么替读者做决定,可笑,不就因为自己多学了门外语么,有什么了不起,什么态度,仗着人看不懂欺负人?是没学过德语和西语,但是看英文本足够了,所以谁也别糊弄谁,你们嫌读者不能赏识你们的文采,读者还不想捧你们的臭脚呢。

华南虎
华南虎 (君子 有所为 有所不为) 2019-03-25 18:42:36

所以要有翻译质检书啊!

空萱
空萱 2019-05-04 20:24:46
……那我该选择哪个版本的?! ……那我该选择哪个版本的?! 2的3次方

当然是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