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ision of Labor: Solidarity or Collapse?

MrVeritas 评论 社会分工论 5 2012-11-01 12:12:31
刘二狗
刘二狗 (那么就走了,别再回头。) 2013-10-07 15:32:10

写的特别棒!~ 涂尔干与马克思的对比,的确是社会分工的两个大的方向。~ 感谢~

唐川
唐川 (未来已为那些读得懂它的人写好了) 2013-10-26 00:28:40

竟然把马克思的 analysis定义为individual的level,真的得气死马克思啊。“异化”怎么可能是一个个体层面的概念呢?不从资本论的系统分析的前提出发,是不能理解马克思所谓的“异化”的。

MrVeritas
MrVeritas (到不朽的事业中寻求庇护。) 2013-10-26 00:41:50

目测你没读懂我想说的。断章取义是很可怕的。

唐川
唐川 (未来已为那些读得懂它的人写好了) 2013-10-26 22:02:53

你的英文已经相当浅白了,怎么看不懂呢?
你的原话哈:
While Marx’s horizontal analysis is individual based. Instead of focusing on the advantages of divided slots filled with different workers, Marx lays more emphasis on the individuals. He pointed out that the workers were alienated from the object of production, the act of production, species being as well as fellow man.
请问你对异化的理解不就是从individual的level去谈的么,很刻意地将马克思的分工看成侧重于个体对整个体系的疏离,而涂尔干的分工看成侧重于个体与整个体系的联结。
请问你看过资本论中马克思对社会内的分工和工厂内的分工的区分以及两种分工之间的联系么?看过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生产中“协作“的分析么?

MrVeritas
MrVeritas (到不朽的事业中寻求庇护。) 2013-10-26 22:23:59

不知道你是如何解读出我“很刻意地将马克思的分工看成侧重于个体对整个体系的疏离”,我从来没有企图概括Marx的整个分析框架,只是将其分析的横向部分与Durkeim的分析进行对比。异化的根源当然不是个体层面的,但至少它描述了个体的疏离。
honestly,我还没来得及研究马克思的所有分析,此文只是针对老师给我们的部分内容分析罢了。你一上来就说我把马克思的analysis“定义”为individual的level,我还真没有这种僭妄。

jacqueline
jacqueline 2016-10-22 16:18:21

赞同你的观点,迪尔凯姆的分析单位是occupation-based,马克思是person-ba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