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的孩子》的原文摘录

  • 如果我们作出伦理的选择,我们所依据的不是直接的现实,而是来自小说的道德标准。我们是贪婪的读者,我们处在对我们所阅读的一切的依赖之中。也许是因为其明确的形式因素,书本以一种绝对的力量控制了我们。狄更斯比斯大林或贝利亚更为真实。小说比一切东西都更能影响我们的行为和交谈方式,我们的谈话有百分之九十是关于小说的。这会造成一个恶性循环,但是我们不愿打破这个循环。 就伦理观念而言,这一代人是俄国历史上最书生气的一代,为此的感谢上帝。仅仅因为说海明威比福克纳好,朋友间的友谊就会中止;文学神殿中的座次就是我们的中央委员会。读书起初不过是知识的正常积累,但很快就成了我们最重要的职业,为了它可以牺牲一切。书本成为第一和唯一的现实,而现实则被视为无意义的、让人厌恶的东西。与他人相比,我们似乎是在逃避或伪装我们的生活。细想一下,无视文学倡导的准则而过的生活,是卑琐的,也是无价值的。所以,我们曾认为,我此时仍认为,我们在当时是正确的。 (查看原文)
    庄醒 2赞 2013-03-08 00:12:32
    —— 引自第23页
  • 对于男人来说,一个姑娘的面容自然就是他灵魂的内容。 如果一个诗人活得足够长,他的一生常常就像是单一主题的体裁变奏,使我们能将舞蹈者区分开来——在这里就是将爱情和爱情诗区分开来。如果一个诗人在年轻时死去,舞蹈和舞蹈者就会融为一体。 一首爱情诗就是一个人启动了的灵魂。 但读者仍然能借助其中对于宇宙这一或那一细节的紧张关注而得知,他们阅读的是一首充满爱情的诗,因为爱情就是面对现实生活的一种态度——通常是某个有限的对某件无限的物所持的态度。 任何一首诗,无论其主题如何——本身就是一个爱的举动,这与其说是作者对其主题的爱,不如说是语言对现实的爱。如果说这常常带有哀歌的意味,带有怜悯的音调,那也是因为,这是一种伟大对弱小、永恒对短暂的爱。 (查看原文)
    BuBu 2赞 2013-05-18 20:56:56
    —— 引自第69页
  • 就伦理观念而言,这一代人是俄国历史上最书生气的一代,为此得感谢上帝。仅仅因为说明海明威比福克纳好,朋友间的友谊就会中止;文学神殿中的座次就是我们的中央委员会。读书起初不过是知识的正常积累,但很快就成为我们最重要的职业,为了它可以牺牲一切。书本成为第一和唯一的现实,而现实则被视为无意义的、让人厌恶的东西。与他人相比,我们似乎是在逃避或伪装我们的生活。细想一下,无视文学倡导的准则而过的生活,是卑琐的,也是无价值的。所以,我们曾认为,我此时仍认为,我们在当时是正确的。 本能的选择是去读书而不是去行动。毫不奇怪,我们的实际生活或多或少是一团糟的。甚至连我们中间那些穿过“高等教育”的密林、难免要用其唇舌(以及其他成员的唇舌)为那个制度服务的人,最终仍成了因文学而产生的那种怀疑的牺牲品,而无法再继续原来的工作。其结果,我们便去做那些杂役活或编辑部的临时工,或是诸如刻墓碑、看清样、翻译技术资料、等级帐目、装订书籍、冲洗X光片等无需动脑筋的活。我们时常串门,突然出现在谁家的门口,一手提着一瓶酒,另一只手提着糖块或鲜花或小吃,然后就是彻夜交谈,谈天说地,嘲笑楼上那些官僚们的愚昧,猜测我们之中谁会先死。此时,我们必须抛开“我们”这个代词了。 没有人比这些人更懂文学和历史,没有人比他们的俄语文章写得更好,没有人能比他们更彻底地藐视我们的时代。对于这些人来说,文明的含义远远不止于白日的面包和夜晚的拥抱。这并不是又一个迷惘的一代,虽然看上去相像。这是唯一一代发现了自我的俄国人,对于他们来说,乔托和曼德里施塔姆比他们自己的个人命运更有感召力。他们衣衫破旧,不知为何却仍有几分优雅;被他们顶头上司无声的手招来挥去,兔子般地逃避国家豢养的为数甚多的猎狗和数目更多的狐狸,穷困潦倒,日益衰老,但他们依然对那些不存在的(或仅仅存在于他们秃了顶的脑袋里)、被称之为“文明”的东西痴情不改。他们与这一世界的其余部分无望... (查看原文)
    Captain Zoey 2014-01-12 17:26:19
    —— 引自第25页
  • 尽管语言的性是偶然的,可诗人对它的忠诚却是一夫一妻制的,因为,诗人,至少就这一行业而言,都是使用单一语言的人。值得讨论的是,你所有的忠诚是否都献给了你的缪斯,就像拜伦版的诗人浪漫演出所表明的那样——然而,只有当你的语言的确是你的选择时,这才将成为真实。 (查看原文)
    BuBu 2013-05-18 20:54:33
    —— 引自第64页
  • 一首诗中所谓的音乐,实际上就是一种重构的时间,重构时间的方式全将这首诗的内容带向一个从语言上说是必然的、可记忆的焦点。 (查看原文)
    BuBu 2013-05-18 20:57:16
    —— 引自第111页
  • 被话语带得非常之远的茨维塔耶娃便成了她的时代最有趣的思想家。 一般而言,伦理学是依附于美学的。而茨维塔耶娃创作的出众之处正在于她的道德评判在面临高度的语言敏感性时所保持的绝对独立。伦理原则和语言决定论之斗争的最好例证之一,就是她写于1952年的《诗人与时间》一文:这是一场无人死去、两者皆胜的决斗。……文学语言学会了呼吸抽象概念的稀薄空气,而抽象的概念则获得了语言学和道德感的躯壳。 (查看原文)
    BuBu 2013-05-18 20:58:50
    —— 引自第128页
  • 监狱的公式,就是用时间的富裕来平衡空间的缺乏。这才是真正困扰你的东西,因为你无法战胜它。监狱里缺乏选择,关于未来的望远镜般的可预见性,会使你发疯。 (查看原文)
    高清挂壁式狒狒 2013-10-12 14:08:31
    —— 引自第20页
  • 經驗總是落後於預感的。 (查看原文)
    暗夜的星辰 2014-09-27 09:16:55
    —— 引自第123页
  • 再者,这希望你们已能体会出“管理不善以及悲伤”一句的自我抑制特征:在这里,你们看到了因果之间在一行诗之内的巨大距离。就像数学所鼓吹的那样。 (查看原文)
    三皮 2014-11-25 18:52:02
    —— 引自第163页
  • 我希望你们已经能够体味“混乱的管理和悲伤”的自我封闭特点。因和果集中在同一行,然而它们之间相隔着惊人的距离,有如数学上两点之间的线段可以时任意长度一样。 (查看原文)
    三皮 2014-11-25 18:52:02
    —— 引自第163页
  • 还有,我希望你们已能够欣赏“管理不善和悲伤”所包含的自我克制的特点:在这里,你可以看到一行诗里所覆盖的因与果之间巨大的距离。如同数学教你如何计算那样。 (查看原文)
    三皮 2014-11-25 18:52:02
    —— 引自第163页
  • Also, I hope you've been able to appreciate the self-contained character of "mismanagement and grief":here you have that enormous distance between cause and effect covered in one line. Just as math preaches how to do it. (查看原文)
    三皮 2014-11-25 18:52:02
    —— 引自第163页
  • 过去不会像未来那样闪烁出那种无边际的单调。由于其数量庞大,未来成为一种宣传。 (查看原文)
    来去匆匆地 2011-11-01 18:25:42
    —— 引自第4页
  • 写诗的人写诗,首先是因为,诗的写作是意识、思维和对世界的感受的巨大加速器。一个人若有一次体验到这种加速,他就不会拒绝重复这种体验,他就会落入对这一过程的依赖,就像落进对麻醉剂或烈酒的依赖一样。 (查看原文)
    来去匆匆地 2回复 2011-11-02 19:01:10
    —— 引自第4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