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lina对《即将到来的地缘战争》的笔记(8)

即将到来的地缘战争
  • 书名: 即将到来的地缘战争
  • 作者: [美]罗伯特•D.卡普兰(Robert D.Kaplan)
  • 副标题: 无法回避的大国冲突及对地理宿命的抗争
  • 页数: 335页
  • 出版社: 广东人民出版社
  • 出版年: 2013-6
  • 第205页
    但是,中国即使再混乱时期,也将屹立在地缘政治的中心。中国以西式现代性与东方水利文明相结合的方式对麦金德的语言作出了回应,也就是充分利用中央控制的政权,动辄用数以百万计的劳动力建设伟大的水利工程。中国历来政令如山,雷厉风行,而西式民主国家总是欲行又止,在这一点上是不能与之匹敌的。
    但它也的确有非打破现状不可的理由:养活占世界总人口大约五分之一的国民,并保持生活水平不断提高,这需要大量的能源,金属和战略矿产资源。
    为了完成这个任务,中国与邻近地区和资源丰富的遥远地区建立政治关系,以获取其经济发展和增长所需的优势。从这一点来说,中国算得上是一个超级现实主义的大国。他在整个非洲撒哈拉以南的地区悄然无息的发展势力,那里盛产石油和矿产;还将整个南中国海到毗邻的印度洋打通,确保港口准入,把油气资源丰富的阿拉伯和波斯世界与中国沿海地区连接起来。由于在此问题上别无选择,因此北京较少关心与其接触国家的政权类型;他需要稳定,而不是西方设定的判断标准。与中国有经贸关系的一些政权,如缅甸,哈萨克斯坦,伊朗,苏丹和津巴布韦,有么被认为抹黑,要么被视为专制,或兼而有之。而且,中国在全球寻找资源,与美国的传教士角色放生冲突,也与印度和俄罗斯等国家发生冲突:中国正在渐渐侮辱其他大国的势力范围。然而,我们经常忽略一个事实:这些国家,以及东南亚,中亚,中东的其他国家,本来就在中国过去某个王朝的势力范围内;就连苏丹,也离15世纪初明朝将军郑和访问过的红海地区不远。
    中国并未构成现实存在的问题,它和美国之间发生战争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来自中国的军事威胁,即使有也是间接的。中国提出的最基本层面的挑战是地理,其他如债务,贸易和气候变化问题也很关键。
    中国秩序确保其经济发涨的需要,就可以改变东半球的力量平衡,这将引起美国的极大关注。北京凭借在地图上的有利位置以及在地缘政治上的优势,其影响力正呈中亚向俄罗斯远东地区,从南中国海到印度洋逐渐发展。
    2015-07-08 17:02:28 回应
  • 第209页
    现在,俄罗斯和中国可能因地缘政治分歧再次陷入冲突吗?他们目前的联盟,主要是一种战术。美国可以像过去那样坐收渔人之利吗?这一次,因为中国拥有更强大的的力量,美国可能会越罗斯结成战略联盟,对其形成牵制,迫使其注意力从目前的太平洋底一道脸转向陆地边界安全。事实上,为了阻碍中国海军的发展,美国必须从中亚基地向其施加压力,特别是越罗斯保持友好关系。从陆地上施压,可以帮助美国作难中国在海上的力量。
    由于西部和西南部土壤西面还储藏着数十亿吨的石油,天然气,铜,为了确保这些地区的安全,中国几十年来从全国人口中心地带前移了为数众多的汉族军民来作为填充。
    这再次证明,随着中国向麦金德的欧亚大陆腹地延伸,能源的需求将永不满足。
    在所以这一切活动中,中国并不必会奉献,他想尽办法开采世界上最后一部份未开发的铜,铁,金,铀和宝石矿藏。现在,中国已经在喀布尔以南进行铜的开采,器目的是把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作为安全通路和能源管道,把天然资源通过印度洋港口转运过来。中国一直是“异常活跃”的道路建设者,目前正计划连接新疆与吉尔吉斯坦,塔吉克斯坦和阿富汗。在阿富汗,一家名为“中铁十四局集团”的国营铁路公司“置安全于不顾”,在瓦尔达克声称兰公路建设工程。中国正从几个防线改善同完嘎富含的铁路基础设施,在美国出兵击败基地组织和塔利班时,中国正忙着提高其地缘政治地位。确实,军事部署是暂时的,公路,铁路干线,管线则几乎是永久性的。
    争相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一样,青藏高原地区的铜和铁矿石含量占中国境内很大的一部分,因此中国队这些自治区分外重视。如果没有洗澡,将大大减少中国的面积,同时也相当于扩大硬度次大陆面积,这是中国加快青藏道路和铁路项目步伐的一大原因。
    如果说巴基斯坦境内有中国修建的道路和印度洋港口项目,因此可能作为未来大中国区的一员,而缅甸等相对弱小的东南亚国家也是如此的话,那么拥有十多亿人口的印度,将使插入中国势力范围的一根生硬的地理尖刺。
    当然,有人可能会争辩说,这些动荡的边界珲者曰中国李郎,因此地理自身就可以成为阻碍中国发展的一大因素。但是,鉴于中国近几十年来经济的高速发涨,以及时序经济增长的合理前景预期,即使有少数严重的调拨,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的许多陆地边界仍将发挥巨大的作用。中国用他自己的方式开放了这些人口较少地区的活力。
    中国采取分而治之的策略,每个东盟国家分为与中国谈判,而不是作为整体交往。
    2015-07-08 17:37:21 回应
  • 第219页
    中国的武器装备在于劝阻,沿着其海岸线部署大量进攻和防卫力量,未来美国海军就不得不花两三倍的心思,才能打入第一岛链和中国沿海之间。权力的本质就是转变对手的行为,中国人通过其海军,空军,导弹采购,显示出明确的领土观,海洋意义上的大中国因此得以实现。由此我相信,美中关系将不仅取决于双边和全球贸易,债务,气候变化和人权等问题,更取决于中国在亚洲前在势力范围的特定地理环境。
    2015-07-14 13:43:33 回应
  • 第235页
    他撰写了治国经典之作“政事论'或称”国家之书“,讲述一个征服者如何利用各城邦国家之间的关系创造了一个帝国。他说,任何与自己为邻的城邦国家,都应被视为敌人,因为它会在建立帝国过程中被征服,但与敌人接壤的遥远城邦国家应被视为朋友。
    话说 ”远交近攻' 是也。
    考虑到团结如此巨大的次大陆帝国必将困难重重,考底利耶重现联盟网络的建立,并对被征服者施行仁政,热为他们的生活方式应该继续保持不变。
    话说“特别行政区”,“自治区”是也。
    2015-07-14 14:06:36 回应
  • 第248页
    距离的消亡,比文明的分化给印度和中国关系造成的伤害更大。在印度,只有政策精英们对中国心存忌惮,而巴基斯坦问题则给整个国家造成消耗,尤其是印度北部。此外,印度和中国也构成了世界上最有活力的贸易关系,二者可以优势互补。
    话说,中国和巴基斯坦是好哥们,传说中的“命运共同体”。
    保罗 布拉肯的观点,即战争技术和财富的创造互为表里,土地的有限规模越来越成为不稳定的力量,而君是硬件和软件的开发大大压缩了地缘政治地图的面积历程。
    其实,印度在新世纪的大国地位之所以增强,是因为它与中国的政治和军事竞争。这对印度来说,也是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难题。
    从地理局限的程度上讲,印度是一个地区大国,但同时又是一个潜在的全球性大国,势必将冲击它所能超越的所有极限。
    2015-07-14 14:53:01 回应
  • 第257页
    对美国而言,与一个真正民主的墨西哥打交道,比与有效的一党统治的墨西哥交往要难得多。
    像尼泊尔和阿富汗一样,也门从来就没有真正经历过殖民统治,因此没有发展其强大的官僚机构。几年前我强往沙特,路过也门边境地区,只见一辆辆皮卡车满载着全副武装的青年男子呼啸而过,他们终于这个或那个酋长,也门政府的存在简直微不足道。
    虽然伊朗在面积和人口上远不及以上中国和印度以及俄罗斯或欧洲,但因为它处于关键的地理位置,在人口,资源和能源方面也十分重要,因此是地缘政治的根本。
    土库曼斯坦拥有世界第四大天然气储量,并承诺将天然气出口到伊朗,中国,俄罗斯。一个有三大关键鹿泉市离联合起来法对四方民主的欧亚能源轴,可能由此出现。
    2015-07-14 15:51:33 回应
  • 第279页
    <原文开始土耳其控制着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的源头,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地理优势,赋予它控制叙利亚和伊拉克水源命脉的能力。当然,如果土耳其真的切断其水源,就从事实上构成一种战争行为,因此土耳其必须小心使用这一优势。(哈哈哈)为了曼则自身农业发展的需要,土耳其有可能将河流改道或从上游拦截河流,而中下游国家队水流减少的可能性的担心,是土耳其在阿拉萝卜政治局势中拥有相当大的影响力。
    事实上,多年以来,土耳其一直希望加入欧洲联盟,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我曾多次访问该国,土耳其官员明确指出这是他们的既定方向。但从21世纪第一十年的现实看来,土耳其可能永远不会成为欧盟的正式成员,理由看起来很牵强,源于充满腐朽气的地理和文化宿命论:尽管土耳其是一个民主国家,使北约的成员,但它也是穆斯林国家,因此人家欧洲不要。如欧盟悲剧,对土耳其政体是极大的冲击。更重要的是,它早已于其他社会发涨趋势相融合,因此土耳其的历史和地理可能会经历重大调整了。
    在一定意义上,美国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几十年来,美国领导人一直声称民主的土耳其是中东亲以色列的北约堡垒,前提是他们知道土耳其的外交和安全政策掌握在军人手中。然而,再1世纪初土耳其记载政治,经济,文化上实现了真正的民主,土耳其大众的伊斯兰性质得以体现,但结构却是变成了相对发霉,发以色列的势力。
    ></原文结束>
    2015-07-14 16:45:47 1人喜欢 回应
  • 第310页
    在布罗代尔宏大的叙事画卷里,永恒不变的环境力量造就了颜面几十年乃至几个世纪的持久历史局势。因此,如果不就结于具体细节,我们关心的各种政治事件及局部战争仿佛是天注定的。布罗塞尔告诉我们,欧洲北部的森林土壤富饶肥沃,那里的弄明不许费什么力气就能大有收获,因此北欧社会与地中海亚南地区相比更自由,也更有活力;地中海沿岸土地较为贫瘠,农民生活缺乏保障,这也使专制的寡头统治得以实现;此外,被榨干羊粪的贫瘠土壤加上变化不定的气候和频繁的天灾,也促使希腊人和罗马人不断征服探索。我们曾自欺欺人的相信人完全能掌控自己的命运,布罗代尔则告诉我们,越是意识到自己的局限性,就越有动力尽可能的影响事情的结果。
    想到了一句话,李亦非告诉她女儿的,在她女儿因为搞砸了某件事而苦恼时,她说:”想象这件事在你的一生中有算得了什么呢?“
    书里说到,有许多学者从根本上质疑美国自二战以来的外交政策的基本方向,这些学者认为美国应该把精力多放在墨西哥而不是中东。他们从历史的高度,长远的角度批判了这些政策。这个观点其实和”一课经济学“里提到的看问题不仅要顾及眼前利益更要看得长远,着眼于未来。
    外交政策权利的现实主义派,得出的结论是:美国面临三个主要的地缘政治困境:一个是中东混乱的欧亚大陆腹地,一个是崛起而自信的”超级大国“--中国,还有一个是墨西哥面临的失败困境。只要我们在进一步军事介入中东时更加小心谨慎,就可以最有效的应对中国和墨西哥提出的挑战。
    永远不要说事情不可能比现在更差了,他们的确会的。(哈哈哈)
    一些持久的小规模战争可以把我们消耗殆尽,这一点并不奇怪,虽然悲剧已经太多,每隔1/3世纪我们还是会来一次误判。(哈哈哈哈)
    这是罗马的顶峰时期,权利得到深市的形式,按照节约实力的原则运行。灭火能力是现成的,随时可用于任何军事影视作战,这在地中海世界无人不知。因此,每个人人都害怕罗马。这让人联想到罗纳德 里根 任内的美国,大规模的军事件事已经完成,然而国防部长 Caspar Weinberger 按兵不动,威望树立起来了,反倒没有了冒险的必要性。
    传说中的"不战而屈人之兵”。果然古今中外的道理都是相通的。
    对美国而言,要准备好迎接一个名为“美国已经过时了”的新世界,没有什么比这更健康了。这样,他就会有目的的努力,而不只是为享受霸权而维持霸权。
    按照罗马的传统,美国将继续使用移民法挖掘世界上最好和最聪明的人才资源,并进一步促使移民人口多样化,亨廷顿担心的墨西哥化问题有望解决。民族主义力量必然会得到稀释,但不是过分,美国的独特属性不会受到剥夺,其军事力量也不会被削弱。
    2015-07-15 16:10:31 1人喜欢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