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策兰诗选的书评 (19)

Dasha 2010-09-30 12:40:41

装帧不错,赞一个

书中许多是王家新没有译过的,至少这些没译过的,不可能抄王家新,王家新未免太“小气”(但王的指责,孟确实脱不了嫌疑)。书后标明欲弄出全集,有壮志,可惜,翻译得太过意译,贪污了不少原文,挟带了不少私货,汉语太僵化,没有了策兰的那种“后现代”语言锋芒;比对德语原...  (展开)
[已注销] 2013-01-27 15:12:36

读孟明译《保罗·策兰诗选》摘抄

《保罗·策兰诗选》 孟明译 母亲 母亲,悄悄驱邪,就在一旁, 她用暮色朦胧的手指触摸我们, 她使林中空地更舒适,就像为了一群 在呼吸中嗅到晨风气息的狍子。 我们机灵地走进生命之圈, 她应该在那里,像个死神给人消灾, 为我们拖延夜色,还不时 加快我们的旅程...  (展开)
黎遠遠 2009-08-05 11:25:37 傾向2009版

不仅不是最好的中文译本,甚至不及格

对于翻译我是很尊重的,翻译是一项艰苦而不讨好的工作。 但是这个译本,说实话,缺点和硬伤太多: 1.译者似乎有顽固的中国旧式文人情调,经常用一些戏曲对白式的、酸腐书生式的、民间小调式的蹩脚语言用来翻译策兰,给人以不伦不类之感。 2.译者总是尽量把策兰浪漫主义化、...  (展开)
没有|袁玮 2011-01-13 00:04:19

法国之忆 63页

这篇书评可能有关键情节透露

法国之忆(保罗策兰) 跟我回忆吧,巴黎的天空,大秋水仙...... 我们到卖花姑娘那儿买心: 心是蓝色的,在水中绽放。 我们的房间里下起了雨, 邻居莱松先生进来了,一个瘦小男人。 我们玩牌,我输掉了眼珠; 你借给我的头发,也输光了,他打败了我们。 他穿门而去,雨在后面追...  (展开)
2014-03-28 13:19:20

石楠花的食粮

在米拉博桥上走过两个诗人,一个来埋葬过往的爱情,一个来埋葬自己的生命 埋葬爱情的阿波利奈尔,你可曾记得一枝欧石楠的诺言?可曾时时怀想那烂漫春光的原野,那恋人之间永恒的游荡? 我采下这枝欧石楠 秋天过了 请你铭记 我们在世间难再见 时节余香 这枝石楠 请你铭记 我等...  (展开)
妥妥妥妥夫斯基 2014-02-18 21:47:24

我们从未在世 所以我们在花里——策兰前期诗歌读后

如果用一个字形容策兰的诗歌,那也许应该是“涩” 前期他的诗歌苦涩,用生动的充满触感和色彩的意象隐喻着情感,如《数杏仁》中: “我纺了这根秘密的线 线上有你想象的露珠 它落下来掉进罐子 有句找不到人心的谚语在守护它” “那隐约听见的声音撞你心头” 《重...  (展开)
周天 2011-07-31 01:28:39

转:戒指醒来

戒指醒来 那里来了一个寂静,玛格丽特,苏拉密 我们花了68块钱,却没有见到你 于是我们挖,我们挖 那是一本《保罗-策兰诗选》 孟明译,深蓝色的丝绸包装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 哦人,哦无,哦无人,哦你们 没有校对。有时我们找不到诗题 却找到了错别字 想起这些...  (展开)
陈归礼 2015-07-12 23:48:13

沉默与深河——保罗策兰的诗歌困境

每一个时代都是人类史上一个短暂而不可忽视的隐喻,而在其中最熟悉时代的痛感的,除了身处社会底层的劳苦人民,事实上,在曲折的历史长河中,还包括一个更敏感的群体----Der Dicher。作为一个时代最极端化的产物,他在某种意义上超越了经济政治制度所能包含的内在,更为...  (展开)
金弢869 2018-09-13 06:09:51

我译 保罗·策兰 金 弢

我 译 保罗. 策兰 金 弢 保罗. 策兰 简介: 1920年11月23日出生当时位于罗马尼亚(现属乌克兰)的一个城市, 因母亲酷爱德语文学,从小在德语环境中长大,德语作为母语。犹太诗人,德语作家,1938年 在法国学医,1942年父母死于集中营,1943年被德军征为苦力。1970年自...  (展开)
Lautréamont 2018-05-05 21:37:56

对灾异的见证

这篇书评可能有关键情节透露

让我们从一句诗开始,这诗句来自策兰中期诗集《从门槛到门槛》中的《你也说》: 死亡之中!有生命! 谁说到阴影,谁就说了真话。 将它从诗中裁剪而出并非着意于对诗句进行哲学性的分析——倘若我们相信柏拉图在《理想国》第十卷中声称的“诗歌与哲学的古老的争执”,那么这一分...  (展开)
Thinker 2014-03-06 22:13:51

以诗人的天性对抗历史和遗忘

作为继里尔克之后在世界范围内产生最重要、深刻影响的德语诗人, 保罗• 策兰以其独特的表达方式创造了最美的德语诗歌.正是由于他在诗歌创作方面的杰出成就,在德语文坛影响极大的不莱梅文学奖和毕希纳文学奖分别在1958年和1960年接连颁给了这位一生命运多舛的诗人.保罗• ...  (展开)
从从 2010-10-06 22:07:43

这是很富有灵感的一本

诗句是断裂的,这点很难理解……但是正因为难以理解,所以给予人的灵感就非常多!让读者参与诗歌的另一半创作!部分句子很奇特  (展开)
陈谬 2019-03-12 16:46:42

《敲击》

“ 在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野蛮的。” ——西奥多·阿多诺 作为继里尔克之后影响最大的现代德语诗人。保罗策兰所持的“传统诗艺”的风格,已经逐渐的被他一贯晦暗,隐匿的象征语言所剔除。从而促使这种“符号”般的诗句区别于焦虑的时代,以灵光的形式不可断绝的误解。 正如惠...  (展开)
金弢869 2018-09-21 22:32:36

我 译 保罗. 策兰 金 弢

我 译 保罗. 策兰 金 弢 保罗. 策兰 简介: 1920年11月23日出生当时位于罗马尼亚(现属乌克兰)的一个城市, 因母亲酷爱德语文学,从小在德语环境中长大,德语作为母语。犹太诗人,德语作家,1938年 在法国学医,1942年父母死于集中营,1943年被德军征为苦力。1970年自...  (展开)
鲁茫 2016-08-02 14:20:09

低头的人

你看到的几乎所有图片,策兰都微低着头,仿佛是把额头悬在了空中。总觉得这场景充满了怀疑的味道。正是这倾斜的角度,越发使人谨慎靠近、观察,最终是我们阅读到更多的敬畏,和神秘。策兰,异域的芸香。 走近一个陌生的人,除了运气,更需要勇气。这勇气要大过认识这个人所得到...  (展开)
盲河 ╰╮ 2011-04-10 00:01:35

犹太诗人

保罗策兰。 对他最早的认识是在同学的笔记本上看见他的诗句。 让我开始相信石头也会开花。 喜欢《水晶》里 “不要在我的唇上找你的嘴” 他的诗有一种寻找尽头的渴望,然后是没有理由的文字结合,字里行间,让我难想明白,这也正是它的魅力所在。 说起诗,最喜欢的是顾城。 ...  (展开)
凉炉子 2010-10-17 20:01:05

语言没有双胞胎

花了68大洋买了这本书,买到后后悔了,翻译的太离谱了。甚至不如网上的好,主要因为他太流畅了,策兰怎么可能流畅呢。策兰造词,可这位翻译竟然使用中国古文,人家那些字可是锥心刺血出来的,你这可好,快整成二人转了。 最起码王译不敢使用一个熟词,读王译深受震动,读孟译之...  (展开)
evil-spirits 2009-04-18 14:03:16 傾向2009版

我認為目前最好的中文譯本

基本上是我目前讀過的最好的策蘭詩集中文譯本。。。 選詩也比以前的選本更全面。。。 缺點是每首詩先是德文版,再是中文版。。。 德文版 那一半對我來說,基本上沒有太多興趣。。。 由此,導致這書尤其之厚。又貴。 宜收藏,不宜攜帶閱讀。  (展开)
柳星 2011-03-12 11:09:22

翻译太烂了

感觉就是意识流的梨花体。我是看的慕容雪村的推荐来找的策兰,人家推荐的版本的翻译跟这个简直差得太远了。慕容雪村版《狼豆》“在那里,他们杀死了我的父母/什么曾在那里开花/什么还在那里开花/什么样的花,妈妈/曾经使你痛苦……/妈妈,妈妈/我曾握过谁的手/当我带着你的话去...  (展开)

订阅保罗·策兰诗选的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