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MR对《楼下村》的笔记(16)

RMR
RMR (人生没有圆满,但希望永远存在)

读过 楼下村

楼下村
  • 书名: 楼下村
  • 作者: 陈志华
  • 页数: 132
  • 出版社: 清华大学
  • 出版年: 2007-12
  • 第84页
    但是,寺院的住持从海外募化了一大笔钱。于是,弯曲的山麓石板路将要废弃,一条笔直的汽车路将从寺前田间横过,路基已经筑好;贴在路边,一座钢筋水泥的高大的牌楼门矗立起来了,僵硬、粗劣而蠢笨,完全没有狮峰寺木构古建筑的灵秀之气。另一条笔直的水泥汽车路将从远处直奔牌楼门而来,形成庙宇建筑群的大轴线。这样一来,本来和周边山岗融合一体的狮峰寺将成为这个环境中的一个侵入者、一个怪物。我们本来想说服住持,停止这种愚不可及的建设,不料他竟拿出一个什么规划设计图来给我们看,原来,不久的将来,古老的狮峰寺将要全部拆掉,改造成七八座钢筋水泥的大楼。不再有雅致可爱的幽径小院,不再有亲切宜人的曲廊栏杆,一切温馨的风情都将失尽,只有和那座新的牌楼门一样僵硬、粗劣、蠢笨的大楼。住持很得意,压抑不住他的微笑。我们没有话可说,唯一的办法是告诉他,狮峰寺是福安县的文物建筑,受到保护,不能随便改动的。他只觉得我们不懂事,大楼和现代化会是多么好! 寺院山坡上到处频频放炮,叮当的斧凿之声响成一片,那些雄浑庄严的大岩石被开挖出来打碎了造院墙,山坡已经被弄得残破零乱。我们第一次知道原来山坡也会成为废墟的。 在天色微明时分离开寺院,我们唯一的希望是保护好书包里的照相底片。回头看见寺门灯光下,住持圣信师父正望着那座高大的牌楼门,眼光里露出佛门弟子虔诚的神色,也许他望见了西天乐土。
    引自第84页

    网上找到08年的狮峰寺游记http://blog.sina.com.cn/s/blog_56185bfe0100btbo.html

    右下角可见蠢笨的新建牌楼门
    新挖了一个超大放生池,笔直的水泥台阶,左侧有新建的砖楼

    显然圣信主持的现代化规划没有彻底实现,可能因为是当年闽东苏维埃的所在地,狮峰寺这个文保建筑动不得,所以主体建筑群似乎是没有被拆掉。但水泥牌楼、放生池、水泥台阶等等,的确像是一堆丑陋的怪物。现代化当然是好的,从寺院住持的角度,巍峨的牌楼,高大的院墙,宽敞的步道,巨大的放生池,都能增加寺庙的神圣庄严,能吸引更多的信徒来此礼拜参佛。也许效果也确实不错。只是。。。

    2014-08-06 02:55:21 回应
  • 第21页
    近年茶业不景气,外销势头不好,茉莉花跟着降价,一斤鲜花朵儿只卖到6元上下,比猪肉还贱,一斤猪肉还要7元钱呢!
    引自第21页

    虽然书是2007年出版,但调查是在1995年做的。现在一斤猪肉的价格大概是在10块钱。。。比起19年前,也不是太贵嘛。。。 话说,没事就被说自己的肉贱的二师兄真是躺着也中枪,忒凄惨了点。。。 PS:本书执笔者陈志华经本人鉴定,真吃货无疑,基本每一章都有吃吃吃的内容,你真是来搞古建筑的调查滴咩?

    2014-08-06 03:10:37 回应
  • 第22页
    鲤屿是楼下村的案山,风水上至关重要,过去照例都是古木参天,宗祠有严厉的族规不许砍柴割草。20世纪50年代为大炼钢铁砍光了树木,现在为了开采石材,又将在隆隆的爆炸声中被挖平。在经济力量驱使之下,风水迷信不攻自破,可惜生态的破坏毕竟是太大的代价。
    引自第22页

    查了一下,似乎案山是凝聚生气,聚拢财富一类的作用。有“伸手摸着案,富贵过千万”之类的话。这样说,风水迷信所许的富贵愿景,自然是敌不过挖出石材换来真金白银滴现钞啦~ 我觉得所谓风水迷信在经济力量面前不攻自破的理论,恐怕根本站不住脚。事实是,许多人找风水先生,正是为了转财运。风水正如一切的迷信一样,要破除是很困难的。这个话题太大,但值得好好思考的说。 PS:前一页提到当年福建沿海很多地方都开山挖石建石板厂,有条注释,特别说明

    石板大多出口到日本
    引自第22页

    一下让人想起一次性筷子。。。当然,一次性筷子危害环境根本就是个伪命题,与开山采石造成的不可逆的环境损害相比根本不值一提。不过话说回来,要造房子,总是需要石材的,不炸掉几座山,似乎也没地儿取材啊。。。怎么破。。。

    2014-08-06 04:00:30 回应
  • 第22页
    生活比较拮据的人还是有的。我们寄食的一家姓王,是村政府的通讯员。吃了几天素,我们建议他在菜里放点儿肉丝。他说,因为平日吃不起肉,所以不会炒这样的菜。村长安排我们在他家吃饭,恐怕也有照顾他赚几个劳务费的意思。
    引自第22页

    根据本书的说法,楼下村村民的收入似乎尚可,村会计刘圣宝(1944年生)夫妇依靠农业劳作,一年的收入在一万二以上,家里有一台21寸彩电。整个村子大部分人家也已经有了黑白电视。 说起来95年的时候一个人的平均年收入达到6000元似乎很不错了,我刚才查了一下,当年的全国职工年平均工资为5500元。但其实农业劳作的收入有很大的水分,因为必须扣除必要的成本投入。曹锦清在1996年去河南农村田野考察,在《黄河边的中国》一书里就提到,农民基本上每年就是保本,多出来的钱极其有限,所以除非过年过节或者婚丧嫁娶之类的大事,平日家里肯定是没肉的。当然,河南的情况比起南方的福建自然有所不同,情况会差一点,但农业劳作在本质上是不会有大的区别的。楼下村因为种植了许多经济作物(香菇茶叶茉莉花),所以情况会好一点。但真实的纯收入恐怕也有限吧。能买得起彩电的刘圣宝家应该是特例,我记得当年的彩电好贵的说。所以王姓通讯员说不定只是普通人家,也不见得就非常穷,当年的猪肉毕竟也要七块钱一斤嘛。 PS:我说陈志华你们还真是就知道吃啊~哼~

    2014-08-07 05:20:05 回应
  • 第22页
    溪柄乡政府建设办公室的主任,在第一天陪伴我们到楼下村去的路上,告诉我们,闽东一带的农村里现在到处有一些流氓集团横行。那些人不从事生产劳动,练一身武功,每到粮食、芋头、茶叶、茉莉花等收获季节,便在市场上敲诈,逼迫出售产品的农民分一半收入,美其名为“保安费”。这其实是些土匪。
    引自第22页

    这个。。。不能叫土匪吧。又没占山为王。。。其实就是黑社会啦。当然,作者提到土匪,是为了引出闽北、闽东一贯多出盗匪的历史,也是为了之后好暗示楼下村刘姓迁祖是靠当土匪发家的。 说来旧时中国农民在农闲的时候上山当业余土匪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这也算是种打工了。 这里搞笑的就是流氓练武术,还真是谁也挡不住,拿一半啊,忒黑心了,不知道现在还没有这种现象了。不过中国很多地方的农村里都有练武的习俗,想来根本就不是为了强身健体,明显是有实用目的,就是为了干架的。中国这种大一统的集权社会,其实越到底层,中央的约束力越弱,基层农村的权力分配基本上是中央无能为力的事情,只能靠农民自己决定。其实很多时候就是看谁家男丁多,谁家拳头硬了。前段时间有关农村老人自杀的话题,其实也说明传统所谓养儿防老其实根本就是屁话,宗法制度下的农村社会,养老恐怕更多是一个宗族的集体责任,对于儿女来说,很多时候老人只是个累赘而已。生儿子,多生儿子,其实还是为了在将来能有更多的拳头罢了。毕竟耕地也不会因为你多生了儿子就变多,该几个人干活还是几个人干活,多余的男丁也派不上用场嘛。被豆瓣河蟹掉的《妖言水浒》里的阮氏三雄能横行乡里,不也就是因为人多能打嘛~ 参考第40页笔记http://book.douban.com/annotation/32488208/

    2014-08-07 05:45:05 回应
  • 第24页
    居然有两家药店,卖药的懂得一点皮毛医道,能向农民推荐用药。我们中的一位患了感冒,咳嗽,去买药,对症的药的有效期已经过了十年了。我们问老板,这药怎么能治病,他满不在乎地一笑,说:“农民嘛,就这样!”县志有宋人陈宓写的《惠民药局记》,里面说福建:“俗信巫尚鬼,市绝无药,有则低价以贸州之滞腐不售者,贫人利其廉,服不瘳,则淫巫之说益信。于是,有病不药,不夭阏幸矣。诗曰:‘蓝冰秋来八九月,芒花山瘴一齐发。时人信巫纸多烧,病不求医命自活。’呜呼,兽且有医,而忍吾赤子诞于巫、累于贾哉?”现在“低价以贸州之滞腐不售”之药,仍在继续,青牛山上的“五谷仙宫”里还有人烧香摇签求药方。这一千年的岁月悠悠,某些世事却未必有根本的改变。
    引自第24页
    2014-08-08 03:01:18 回应
  • 第36页

    陈志华他们对楼下村刘氏的发家史很感兴趣,在屡次探问后,村会计刘圣宝终于透露说,刘姓的发迹是靠种鸦片

    刘氏买了山背后松萝村一带的山林,在那里种植鸦片。刘家族人从山上挑鸦片下来,箩筐上面盖一层木炭当掩护。
    引自第36页

    对这个说法陈志华依然表示怀疑

    从康熙初年到乾隆前期,大约还不大可能种植鸦片。光绪《福安县志》卷七“物产”说:“洎乎番舶弛禁,贪贾垄断,茶荈罂粟,遍植崖野,以邀利市之三倍。地力且竭,而农事谮夺,脱遇荒歉,民食其曷济哉!”可见种植鸦片,是在“番舶弛禁”之后。
    引自第36页

    个人觉得这个判断有些问题,因为楼下村刘氏看起来是在迁居之后的第五代刘向荣(1765—1855)开始真正发迹,修造大宅的。也就是说楼下村刘氏的发迹应在乾隆末嘉庆初。正是鸦片贸易开始猖獗的时候(乾隆三十八年,英国东印度公司在印度取得鸦片专卖权)。嘉庆元年,清廷从关税表中删去鸦片税项,禁止鸦片进口。四年,禁止国内种植鸦片。在此背景下,刘氏是有可能偷偷种植罂粟熬制鸦片来谋取暴利的。光绪《福安县志》中所描述的罂粟“遍植崖野”的情形,说明鸦片种植已经堂而皇之的公开化了,刘氏又何必偷偷摸摸的在鸦片上盖一层木炭呢。不过,仅靠自己在山林之中偷偷种那么一点鸦片就想发家,到能盖豪宅的地步,大概也有些困难。我感觉刘氏搞鸦片走私的可能更大。 陈志华2006年重访楼下村,又听到刘氏发迹的另一个说法:集资放高利贷。陈志华认为

    清代初年,刘姓初来乍到,人口很少,大概不大可能搞高利贷。晚期倒有可能。
    引自第36页

    这里陈志华还是将刘氏发迹的时间定在清初。不过他认为刘氏是到晚期拥有了一定资本后才可能搞高利贷的,还是有些道理的。很可能刘氏在嘉庆初年通过鸦片积累原始资本后,又干起了放高利贷的营生,甚至可能就是放贷给大烟鬼的。 陈志华对刘氏的发迹显然有自己的看法,在本页特地放了一条注释

    明郑若曾的《筹海图编》载主事唐枢的话:“寇与商同是人也,市通则寇转而为商,市禁则商转而为盗。”“市”指的是海外贸易。可见当时形势很乱。
    引自第36页

    简直是赤果果的指楼下村刘氏迁祖刘秉友为匪寇。这既不厚道,也失之臆测。

    2014-08-08 05:02:41 回应
  • 第40页
    在不少人家,我们看见二楼挂着沙袋、吊环,地板上放着石锁或铸钢哑铃。当地年轻农民喜欢练武,据福安县文化馆编的《福安县民间故事》(1982年出版)说:“清末,福安大兴拳风,到处设拳馆,争相请拳师。”则这种风尚由来已久。可惜的是,现在有一些地痞练了拳去压迫老实的农民,而老实农民练了拳也不能保护自己。①
    引自第40页

    注释

    ①雍正十二年(1734年)上谕:“朕闻闽省漳泉地方,其俗强悍,好勇斗狠,而族大丁繁之家,往往恃其人力众盛,欺压单寒,偶因雀角小故,动辄纠党械斗,酿成大案。”(见乾隆《福建通志》)虽说的是漳泉地区,可以参考。
    引自第40页

    其实我觉得中国许多地方的农村都有练武的风习。一方面可以防土匪,一方面确实也有雍正说的"恃其人力众盛,欺压单寒"。可能某些地方因为资源贫乏,所以导致村与村,族与族之间的冲突比较多,就给人一种民风好勇斗狠的感觉。想来大部分的“纠党械斗”,都不太可能仅为“雀角小故”。农民也不是吃饱了饭没事干,会天天找人干架玩儿的。

    2014-08-08 05:27:15 回应
  • 第46页
    造屋的事,最费工的是雕刻门窗扇,把雕匠师父请到家里来,一般是三位,一住三五年,好吃好喝地招待着,不敢怠慢,这才能有出色漂亮的作品。
    引自第46页

    虽然早就知道以前造家具之类的,都是把木工师傅请到家里干活,包吃包住的,但这里的雕匠为毛一请就是三位啊?有什么讲究么? 话说陈志华对楼下村大宅里精美的门窗槅扇大都遭到损坏的情况,感到痛心疾首,觉得楼下村民对待这些艺术品“冷漠”“粗暴”

    那门窗槅扇,至少并没有妨碍什么,也没有用别的东西去替代它们,如玻璃窗之类。它们的被损坏是为了什么?我们在乡土建筑的考察中,所见的文明退化现象太多又太放肆了
    引自第46页

    已经到了哀叹文明退化的地步了。 其实我觉得吧,主要还是以前如果把门窗槅扇给弄坏了,要修起来不容易,所以就比较珍惜。现在弄坏了,反正可以镶玻璃钉窗纱嘛,方便多了(窗格坏了,盯上塑料窗纱的事情,在这一页就有记录)。只是农村毕竟条件差,也不可能东西没用坏就给换新货,只是不再小心珍惜罢了。而且我怀疑许多门窗槅扇是因为上面的图案看着就像四旧,在特殊年代就被损坏了。当然,不太可能真把门窗给彻底砸了,所以受损的大概就主要是有图案的窗格了。 顺便一提,现在这种有年头的老式木作品,都被当做古董而身价倍增。但是在当年大概还没有这个意识,所以才不加珍惜的。要是知道以后连门窗槅扇都能值钱,大概早就拆下来放仓库里好好供起来了。 这一类精美的雕花门窗,本就属于工艺美术的范畴,是实用为主的器物,上面的图案也以教化和装饰为目的。所谓的艺术性,主要是后人的附会。在生活中实际使用它们的村民是不会在意的。非要将这些门窗槅扇的损毁扣上文明退化的帽子,只能是偏见,甚至可以说是其心可诛了。

    2014-08-08 05:58:45 回应
  • 第52页

    注释

    凡度、量、衡器,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均有神圣的意义,象征公正、明察。升、斗均可为容器,但升太小、且无梁,而斗之大小合适,且有提梁,故于婚丧等礼仪中使用。尺、秤与镜、筛组合,作为辟邪的法物,通常悬于新落成的房屋大门上方,新娘喜轿前檐也悬挂。筛喻“千只眼”,镜喻“照妖镜”,也都是明察鬼妖,使之无所遁形之意。
    引自第52页

    长姿势啊。。。

    2014-08-08 06:12:19 回应
<前页 1 2 后页>

RMR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2488条 )

吃鱼歌
10
书海夜航. 二集
1
黑暗精灵
1
第三时效
3
太阳舞
1
饮膳札记
1
外星族
1
暗夜女子
1
藏书不乐
5
唐代传奇小说论
1
世界名著鉴赏大辞典·小说卷
1
问道录/蠹鱼文丛
1
棒球运动从入门到精通 全彩图解版
1
体育馆之谜
1
行走大唐
3
塞万提斯全集(全8卷)
1
敲响密室之门
3
今日店休
3
书书书
1
别想摆脱书
1
格林童话(上下)
1
找麻烦是我的职业
2
马拉多纳自传:我的世界杯
6
长大之前一定要看的1001本童书
3
密室收藏家
1
京华忆往
1
四时读书乐
4
那些书和那些人
7
欧阳修全集(全6册)
1
一朵桔梗花
1
书海扬舲录
6
威尼斯日记
3
威尼斯日记(精装)
2
威尼斯日记
5
威尼斯日记
5
黑色大丽花
1
BLEACH 境·界20
1
阿加莎的毒药
1
近代欧洲文学史
2
超能力侦探事务所
7
西游记(全三册)
4
施蛰存日记:闲寂日记.昭苏日记
1
宋词纵谈
5
点球成金
3
穆赫兰高地
2
好书之徒
1
文学漂鸟
9
科雷马故事
2
梦幻书店
5
暗算
9
不锈钢老鼠的宇宙冒险:不锈钢老鼠复仇记、不锈钢老鼠拯救世界
2
星空的旋律
2
中国游记
2
解体诸因
4
外交豁免权
3
动机
1
狼与香辛料 02
2
魔法的禁书目录 05
2
为什么?(中文修订版)
4
旧时书坊
16
莎士比亚与书
2
男人的菜市场
1
代号D机关Ⅲ
14
逆天而行
6
联合舰队
2
孙犁书札
1
唐诗百话
4
我们的1970年代
1
狗与剪刀的正确用法 01
25
越缦堂书目笺证
6
海盗法庭
3
新启蒙年代
4
爆漫王。 01
3
谭纳的非洲大冒险
2
我的英雄谭纳
2
近代经学与政治
1
八百万零一种死法
1
书店风景(平装本)
10
买书记历
46
聚书的乐趣
1
黑猫侦探 1:阴影之间
1
伤物语
1
白骨之城
7
纵心所欲
15
回声公园
15
诺贝尔文学奖史话
1
镇魂歌
2
昆恩的静默世界
1
书剑恩仇录
1
有翼之暗
17
器用杂物
1
好兆头
4
书鱼知小
6
如何煮狼
11
书与你
1
写不出的上海话
1
别想摆脱书
28
老虎!老虎!
7
凯尔特的薄暮
10
古书堂事件手帖 01
12
刀剑神域 04
1
刀剑神域 03
1
图解世界战争战法
19
狐狸庵食道乐
2
夜晚的书斋
1
读书与藏书之间(二集)
23
首开纪录
4
妖银杏
8
白蝶怪
11
妖狐传
5
幽灵棚子
5
雷兽与蛇
7
退士闲篇
2
图解世界战争战法
25
鹰的去向
8
蝴蝶合战
9
夜叉神堂
8
幻影城主
33
不夜城
14
刀锋之先
14
刀锋之先
20
英国特工
3
猎书的踪迹
18
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01
1
听水读抄
1
温酒话东邻
22
走向世界丛书(全十册)
1
简明古籍辞典
2
酸甜苦辣咸
1
易碎品
16
风港
1
出卖月亮的人
12
革命时代的私人记忆
6
彩图科幻百科
3
流沙河诗话
14
逝去的风韵
5
烟与镜
1
古今谭概
50
神仙世界
1
太平广记
1
民间纪事
5
编辑这种病
25
棔柿楼杂稿
18
开卷书坊二辑·笔记
9
东西两场访书记
13
二战德国战利品
4
一滴烈酒
1
书房花木
8
拿破仑狂
1
狗与剪刀的正确用法Dog Ears 01
6
耕堂读书记(全2册)
15
疯雅书中事
30
深夜食堂 03
1
TIGER×DRAGON6!
2
TIGER×DRAGON5!
2
故纸寒香
10
猫城记
18
博尔赫斯
7
饔飧集
7
日本谣曲狂言选
7
一战秘史
37
代号D机关Ⅱ
12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Ⅳ
17
拿破仑书信文件集
39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Ⅵ
29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Ⅴ
21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Ⅰ
23
比竹小品
3
贺友直画三百六十行
12
杀人石猜想
7
推理者的游戏
9
耶稣之子
5
艰难一日
13
思辨随笔
8
书林物语
4
谭纳的两只老虎
9
伺机下手的贼
11
八百万种死法
24
谋杀与创造之时
13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Ⅱ
16
代号D机关Ⅰ
11
诗人顾城之死
39
走出中世纪
32
世间的盐
2
我的努力与反省
13
鲤·与书私奔
1
捕鼠器
7
当阅读是一种痴情
3
一滴烈酒
18
古书之美
23
远野物语·日本昔话
5
维特根斯坦
11
古拉格:一部历史
1
贪食纪
16
图书馆里的贼
27
麦田贼手
28
1944:松山战役笔记
34
川菜杂谈
22
真相
1
菊花与锚
11
榆树村杂记
13
水浒人物之最
11
侦探研究
29
歌唱的白骨
3
流浪地球
1
黄河十四走
2
詹宏志私房谋杀
23
书趣
12
爱情和其他魔鬼
1
看图识字
14
儿童读物插图艺术
1
冥海花
6
我想有人赶不上校车了
1
日本海上自卫队全舰艇史
4
妙贼尼克Ⅰ
5
诗经里的那些动物
1
唐史十二讲
2
致命魔术
5
军事近代化与中国革命
21
黑孩儿
4
伊岚翠
2
伙伴们!欢迎来到营地
1
小伙子,我可是超级球星
3
大逃港
5
相约在书店
2
亚洲古兵器图说
2
北山集古录
1
记得青山那一边
1
交易泰德·威廉姆斯的贼
4
自以为是鲍嘉的贼
1
谐铎
2
东方快车
1
说部卮言
5
量子江湖·燕子坞(下)
2
量子江湖·燕子坞(上)
1
世说新语笺疏
1
绝望恸哭的信徒
1
祸枣集
23
航空母舰·1946-2006
3
3001太空漫游
4
2010太空漫游
1
厌魅·附体之物
2
幽巷谋杀案
4
百科全书之恋
2
东写西读
6
经典的真身
11
简氏枪械识别指南
1
航空母舰
1
天上大风
52
失踪者
3
流枫川志
1
说魂儿
6
父亲的战场
3
挂起来的人
7
上海老味道
6
异乡说书
19
模拟刺客
1
听橹小集
2
世界近代战列舰史
6
太平轮一九四九
1
影像中的正义
37
竹久梦二:画与诗
2
脂麻通鉴
23
中国奇幻十人选——捕梦天王·骑桶人
1
三日而亡
1
三百年来诗坛人物评点小传汇录
11
二战数据2-希特勒的秘密武器
2
书与回忆
26
谭纳的十二体操金钗
2
中国旅行计划
2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Ⅲ
21
幸运生涯
5
国家记忆
14
民国时期的土匪
1
托尔金的袍子
7
梅酒香螺嘬嘬菜
3
杜甫的五城
3
希特勒万岁,猪死了!
2
哈!小不列颠
3
福尔摩斯探案手记
10
新编古春风楼琐记 (第贰集)
1
书人行脚
27
1957年的夏季
2
寻常的精致
1
一章木椅
1
二战数据
11
作废的捷克人
3
睡不着的密探
2
大盗贼(卷二)
2
图解世界战争战法/近代早期
1
图解世界战争战法/古代时期
1
去吧,摩西
1
解码西方名画
4
美国诗选
12
温柔的幻影
1
莫迪洛漫画
3
诺贝尔奖的幽灵
3
伪伦敦
1
闲话闲说
22
后厨机密
9
棺材舞者
1
是,首相
2
更多的人死于心碎
9
看书琐记
1
孔雀羽谋杀案
2
初夜权
5
旧书与珍本
9
拿破仑
22
明代小说四大奇书
2
像蒙德里安一样作画的贼
1
古今典籍聚散考
2
岁朝清供
2
玛法达
2
神秘河
3
巨流河
12
东写西读
1
外国连环幽默画
2
佛本生故事选
1
泥土脚印(续编)
1
蒋经国自述
4
不锈钢老鼠的诞生、不锈钢老鼠参军记
2
世界推理小说大观
1
用洗脸盆吃羊肉饭
3
告白
1
图文世界大战史I、II
7
梦苕庵诗话
7
青灯集
1
终朝采绿
4
阿文的魂魄
6
伸脚录
25
认得几个字
4
日知录集释(外七种)
1
文字的故事
1
王先生和小陈
1
坟场之书
1
哈扎尔辞典(阳本)
17
研究斯宾诺莎的贼
2
足球往事
14
时代漫画(全两册)
1
书前书后
1
1
魏晋南北朝史札记
1
毛泽东、斯大林与朝鲜战争
1